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四章 黑暗電影課 3

學園物語 第四章 黑暗電影課 3

這次忽然換了個地方,兩人已經不像初次那樣吃驚,到了向日葵花圃邊的泥土徑上,手指還是緊緊交握著。


轉眼成了黃昏,白羽發覺時間感遭到混亂,如果回到過去應該不可能會這樣,那種感覺就像是經過剪接的電影,跳躍著前進的時間軸。

接著又會如何?凱因老師希望他們從這裡出發?
他完全像是在夢裡,害怕雖不至於,但卻找不出什麼具體頭緒。

原本以為是單純電影欣賞,現在也被拖下水的破流,白羽更不知該如何和她說話,是他害她遭遇這種古怪情況。

突然遭遇到這種意外,女孩子應該會很不安吧?

「哇塞!原來咒術學院隨便一堂電影欣賞課也這麼大手筆,一下子就穿越到異世界,凱因老師實在太厲害了!」

不,她看上去非但不害怕,還有種很開心的感覺。

「不是異世界,是《噬夜》裡的地方,應該像是亞空間之類。」白羽自己也搞不清楚。

「和異世界意思不是差不多嗎?」破流皺著鼻子問,這種名詞原本就只是字面上的定義。

「呃,」白羽忽然感覺有點離題,連忙將注意力抓回。
「沒想到妳適應挺快的。」

「娘說這就是我的優點啦!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別計較太多,只要分辨有害無害就好了。」破流就著兩人仍握著的狀態,忽然帶動白羽往某個方向跑。

「等等,妳要去哪裡?都搞不清楚凱因老師打算要我們怎麼做,這種情況下擅自行動太危險了,既然學長他們說是《噬夜》的世界,那麼就有凶手和吸血鬼了,那在具有危險的前提下,我們應該先等待提示然後擬定戰略──」白羽邊跑邊說的狀態下,整段話斷斷續續,上氣不接下氣。

破流腳下驟止,白羽險些因此跌倒,她轉過臉來說:
「戰略早就擬好啦,誰像你那麼慢。而且凱因老師的意思很清楚吧?」

哪裡清楚了?白羽很想這樣問。

「就是讓我們跟著劇情走,然後和故事一起互動。所以我現在要去調查那個小女孩死掉的命案現場,說不定還來得及阻止兇手呢!這有點像犯罪型RPG攻略呢!」

「妳是說我們已經在發生命案的那所學校?」這是小學,白羽大致肯定,但他對破流莽撞想要打探現場的行為不表贊同。

「看場景應該沒錯。」

「那應該等警察來,萬一我們被當成兇手怎麼辦?」

「命案被發現是清晨,現在才黃昏,如果我們過去很有可能能阻止兇手。」破流畢竟看過電影,比白羽知道更多細節。
「現在學長他們也不能使用魔法,我們在立場上差不多,那這樣只要在那名兇手犯案前阻止他,我們的贏面很大。」破流握緊拳頭,

「假使那兇手不是人類呢?」白羽質疑,卻看見破流原先還有笑意的臉孔一瞬褪成冰冷的怒氣。

「你也許會覺得和電影情節生氣很幼稚,可是,那個事件是真的。我小時候看到報導時哭了好久。我很氣自己不能做些什麼阻止過去已發生的事情,兇手是人類,至少殺了小女生的兇手是,他就是被害者的級任老師。」

「為何凱因老師要選擇《噬夜》,為何要把我們帶到這裡,我不明白,可是,也許他想考驗我們面對事物的看法。想著這只是電影啊,不是真的,取巧通過的人,也許真的遇到有人在我們面前被傷害時,那些人也會說著危險呀,能力不夠之類轉過身離開吧?」

「我沒說不去。」白羽掙脫手指,按著破流肩膀往建築物一指。

「只是要想清楚,凱因老師設計這個世界的真意。畢竟這裏絕對不可能是當時的人事物,只是不知為何擁有高度的關聯性而已,雖然知道兇手的身分,但就如此將他逮捕,難道就能結束一切?」

「冷靜想想,凱因老師說『電影欣賞』,他也許是希望我們觀察到最後,那是不行動就無從得知的部份,還有這不是RPG,我們沒必要代入太深。」

「白羽!」破流微惱地喊了一聲。

「這是我的課程,就算要考驗也是考驗我,而且學長提到需要會武術的同伴,表示的確有危險性存在,如果妳堅持要涉險,先退掉戰略技擊加入我們這邊再說。」
白羽不在乎成績,他只擔心萬一破流有了閃失,他會很麻煩而已。

「……」破流不甘願地瞪向他。

「那你想怎樣啦!」

「先約法三章,行動方針看我,如果妳堅持要亂闖,我只要遇到任何一個學長,就會請他將妳找間旅館關起來,或者,凱因老師應該也不會放任一個不是本院的高中生在這裡胡亂冒險。目前只是妳的臆測,我倒覺得不是考驗。」白羽坦白地說出他的打算。

「那是什麼?」

「無論如何在第一堂課考驗也太誇張了,凱因老師的目的應該只是觀察。」

「觀察?要我們觀察《噬夜》的事情嗎?」

「不,是他觀察我們,如果他想藉某個事件一次看清咒術學院他未來要教學的學生特質,這種推測也很合理吧?可是,這次參加的人除了我們以外都不是普通人,只是面試的話也不夠,但若讓他們以拿手的魔法應付危機,則難以看出個性。」

白羽說完以後,略為看了下四周,不過說幾句話時間已經天黑了,無人校園顯得安靜幽森,飛蛾撞擊上燈罩的沉悶聲音清晰可聞。

「既然比其他人都早要來到這裡,此處應該有凱因希望我們看見的關鍵。」白羽總算願意邁開腳步往校舍走去。

一聲淒厲尖叫劃破靜謐,兩人俱是臉色一變奔跑起來。

「出事了!」
「總之先過去看看,但一定要小心,破流。」白羽神色嚴肅地警告著。

「我知道。」她跑得比白羽快,一下子就超過了他。
「我先去看看!」

「等等!」才剛說過就忘了,這女生是金魚嗎!

白羽的意思可不是要她先過去,他氣急敗壞地追著破流身影消失方向,深怕兩人才剛開始就走散,進了校舍後,幸好腳步聲還很清楚,在整棟建築中引發空洞回聲,看來她已經到了樓上。

白羽暗暗發誓這次事件結束後他要去練個短跑,居然一轉眼就追丟了破流,就算她說自己有在練武這種差距也太誇張。

順著樓梯往上爬,白羽同時豎耳傾聽腳步聲位置,追上了三樓,漆黑走廊上僅存角落逃生方向指示燈的暗綠色光芒,教室也融浸在黑暗中,一陣涼意竄上背脊,方才還很清楚的腳步聲此時卻顯得有些模糊。

「啪噠…啪噠……」
「啪噠……」

方才一直出現在前方的腳步聲,不知何時也從後方響了起來,前後都有人走著,前面的聲音彷彿原地踏步,不曾變大或減弱,相反地,背後腳步卻朝他逐漸逼近。

此時此刻,白羽再勉強自己都很難將那既沉且澀的走動方式當成破流,到底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跟著他的東西是何方神聖?

不能回頭。

某種強烈的預感告訴他,也不能停下來,現在那腳步聲只是跟著自己而已,倘若他出現其他大動作,或許就會從後邊襲擊過來,而前面誘導的聲音,並未好到哪裡去。

該怎麼辦?身上沒有武器,白羽有的只是從咒術學院那填鴨而來的魔法知識,但那些對目前情況似乎也派不上用場,

冷靜下來看清楚那到底是何方神聖。白羽深呼吸憋住氣息,後方存在似乎又拉近了一點距離,再走過一間教室就是廁所,裡面一定有儲放掃除工具,他只要抓準時機衝進去拿到手,或許還能抵抗一陣。

當他慢慢壓制下過快的心跳,打算放手一博時,從他意想不到的側角伸出冰冷的手,迅雷不及掩耳將白羽拖入黑暗之中!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