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四章 黑暗電影課 2

學園物語 第四章 黑暗電影課 2

「本次上課參考教材,相信不少人應該有印象,是《噬夜》這部電影……」凱因剛起了話頭,身邊的學院長忽然轉身以未知語言和他對談,不得不暫時停止介紹。


但他所揭露的主題也引起不少院生交相討論,眾人皆認為,鼎鼎大名的館長難得開授課程,應不止看看影片寫心得如此簡單,然而,基於館長難以捉摸的性格,第一堂課也可能平淡無奇地度過。

趁著凱因不知被什麼問題纏身之際,破流轉頭與白羽談論起這部電影作品。

「你怎麼沒反應?《噬夜》很有名啊!」

白羽搖搖頭,表示自己很少看電影,而他家中也無裝設電視,再說他又不是北方人,兩人對有名的標準根本不一樣。

見同伴如此無知,破流只好從頭解釋給他聽。

十年前據聞由真人真事改編的恐怖靈異電影,描述一名小女孩在放學後教室遭受襲擊,但關於兇手的線索毫無進展,屍體也不翼而飛,只留下現場大片血跡,警方追查行動時屢次陷入瓶頸,卻在這時中央星城陸續出現血液被抽乾的詭譎屍體,宛若遭到吸血鬼攻擊般,使得案件更如墮五里霧中。

負責查緝案件的警察,一方面和襲擊自己的吸血怪物對抗,並尋求有能力的驅魔師相助,千辛萬苦破獲事件真相,才發現原來怪物就是屍變的小女孩,而真正的兇手卻是……

講到這處時,破流笑了一下,故意略去不說。

「總之你看了就知道,我小時候印象超深刻的鬼片,那時候大街小巷都在打廣告,而且我爹很欠揍,故意抓著人家看,害我晚上都做惡夢。」但事後玄宗也因為破流落下會夜啼的後遺症讓李晴狠狠地教訓一頓。

「因為我當時和那個小女生差不多大,一直很害怕自己會不會也遇到這種事,聽說還有人覺得學校太可怕了拒絕上學。」

雖然演員都是俊男美女,劇情也適時插入狗血的戀愛場面,但這樣還是鎮壓不住恐怖橋段的陰森感,但也因為《噬夜》讓破流對於世界上存在著壞人和怪物,以及以為安全的場所並不安全這件事得到強大認知,後來或許她漸漸就養成了嫉惡如仇的個性。

在那之後破流興趣轉向習武,其實她和白羽情況相同,很少將時間專注力耗費在聲光享受上,不過人印象最深刻的往往是童年回憶,這也是她現在還能很流利地向白羽介紹的原因。

「而且這部電影會紅,不只是它的商業效果十足而已,最重要的是聽說拍攝時還發生靈異事件,另外『警聯』因為《噬夜》引起廣大迴響才又開啟二十年前的懸案調查,後來真的找到兇手的屍體喔!現在想想它的傳奇性已經凌駕劇情之上了。」

警聯是由西北兩大支柱地所締造的獨立正義組織,擁有按照傑弗炎斯聯邦的『公民法』與西聯市『憲章』所制定的公法及專屬法庭和監獄,一般各地雖有犯罪情形,但茲事體大的案件或是牽連到政府內部犯罪都會移交給警聯,或由警聯的人主動出擊調查。

也因為警聯的活躍,警察這個名詞便被保留作為這個組織相關機構成員特有象徵,一般民間也相當習慣目睹警聯和當地主權所成立之治安勢力合作偵辦刑事案件,破流家中開設道館,曾被借用來作為警聯分局訓練場地,算是打過交道。

「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幾乎可說是靠電影劇本破案,很多當初完全沒發現的證據、人際關係等等,而那個導演也很神秘,聽說有私底下協助警聯的樣子,結果那個事件簡直像是過了二十年後死者的委託終於被完成的感覺。不過那是限制級啦!小孩子本來就不應該看,但是真的太紅了也沒辦法,被剪成很多版本呢。」

「聽起來很有意思。」白羽頜首說,由於不是很感興趣的題材,他並未因破流洩露大量劇情而感到不滿。

「白羽,你怕鬼嗎?」破流圓亮的大眼飄起笑意。

「我倒是覺得人類比較恐怖。」他想了一下又說。
「鬼會可怕應該是像人的部份還是很多吧?」

「唱高調人人都會,等下看到畫面不要發抖就好。」抱持著拖人下水的心情,破流又躺回柔軟舒適的靠背上,在這種比戲院還好的設備中別說是看電影了,睡著都有可能。

這時龍風似乎交代完畢臨時動議,白羽破流以及其他院生目送他配著腰間那柄長劍大步離開視聽室,此時凱因又發話:
「各位,龍風院長有事先行離開,雖然少了他的參與有些遺憾,但不妨礙正事進行。」

來了,終於要播放影片了,雖然此間大多數人都看過《噬夜》,至少也都聽過劇情,但他們期待凱因帶給自己不同的東西。

畢竟電影和咒術學院有何關係?至少也該有個令人信服的答案。

「在我們正式開始前,請各位同學請勿戴上耳機與目鏡。」

凱因此言一出,原本裝置動作都進行到一半的破流差點卡住,其他人也竊竊私語。

「因為我們將用別種較為深入的方式,欣賞《噬夜》。」

語罷,人人感到失去重心,整座視聽室搖晃了起來,但卻不像是地震,而是身體慢慢沉進麵糊般的下陷感,伴隨著封頂的黑暗,白羽情急之下抓住破流的手,兩人同時失去意識。

※※※

毫無半點暈眩,就是這般乾乾淨淨地醒來,發現自己站著,整個過程像是發呆,不知過了多久,發現自己忽然到了全然不同的陌生地方。

白羽推測此刻所停留位置帶接近都市市郊的荒地,遠望可看見高樓林立,週遭不遠處皆可見咒術學院院生,同樣交頭接耳討論著突然的變化,白羽想至少人都在這點聊具安慰。

「怎麼回事?催眠?」對於自己如何移動到現在腳下之處,破流不安地反扣著白羽的手,力道大到讓他有點疼痛。

「不知道。」但白羽隱約可預估這場電影欣賞課不會太正常。

兩人匆匆往時川浪遊所在位置靠近,他與妖藻站在一塊兒,眾人雖不見驚慌反應,但態度也不如先前輕鬆自在。

然而四顧周圍,卻不見凱因老師的身影。

「學長!凱因老師去哪裡了?」

正若有所思望著手心的時川浪遊聽見學弟妹呼喚,抬起頭來,正好看見他們相偕跑來。

「這裡是哪裡?」這句是破流問的,感覺很像是她從小長大的中央星城,但又有哪裡不太對勁,天空是種陰暗的鉛灰色,令人油然感到不愉快,從東北方望去,那在半空中閃爍的銀白群塔撐起的平台『水晶區』的確是中央星城最具代表的風景,難道他們一瞬間就從艾傑利到了中央星城?

「這正是我們目前在討論的,凱因的目的和手法。雖然看樣子像是電影裡的環境,但應該不只是幻覺這麼單純。」時川浪遊道。

「魔法被禁止了。」藻接著說下去,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手腕。

「為何魔法不能用代表現在不是幻覺?」白羽詢問。

「魔法技術完全仰賴個體的精神,除非讓一個御術師『相信』自己從未學過魔法,否則不會有想用卻用不出來的情況,就可能性來說非常低。然而,另一方面,還有別種情況我們無法使用所謂的現象魔法,就是某個地區的自然力太過安靜,無法聚集精靈元素,這種地方通常會發展出尖端繁榮的科技文化,代表的地點就是中央星城,以及以其中心往外擴散的部份區域。」

時川浪遊對兩個仍是普通人的學弟妹進一步解釋:「簡單地說,有些地方魔法會失去效果,最有名的無效地帶就是中央星城。」

「學長的意思是我們真的被傳送到了中央星城?這裡是過去的世界嗎?」

「那倒未必,穿越時空並非人類能輕易涉足的領域,哪怕是館長應該也不會輕易使用,還要看接下來的情況才能判斷。」

時川浪遊狹長的鳳眼微瞟,而後又開口:
「看來不只是把我們都送到《噬夜》裡而已,還有其他考驗。」

妖在一旁也跟著點頭。

「其他人應該都已經發現了。」

跟隨他的提示,白羽和破流開始留意,白羽先察覺了視野中不協調的部份。

「人數變少了。」而且還在逐漸減少中,咒術學院來參加電影欣賞的院生原本就不多,這一消失跡象非常明顯。

「看來不會有讓我們團結應對的機會,否則分組就失去意義了。小學弟和學妹,你們最好靠近點,以免分散就糟糕了,這裡到底是怎樣的世界,我也沒把握。」

「藻妹妹,不要離開我喔,浪遊都這麼說了。」想要靠過去牽藻的手,不怕死的某人發出慘叫聲,感覺像是腳背被狠狠地踩住了。

「學長,難道我們不能跟你們一起嗎?我只是見習生而已。」白羽著急地說,他可不會用什麼魔法攻擊防禦之類。

「既然是課程,相信凱因應該會看情況給予程度不同的考驗,就算私下要同行也無意義的,這裡並非真正的起點,加上我們三個所學其實都以攻擊見長,萬一發生了什麼突然意外,考慮到波及範圍其實你們反而比較危險。」時川浪遊理智地分析道。

聽學長這麼說也有道理,白羽仍感到前途茫茫。

「安心,既然都在《噬夜》環境裡,想必少不了相遇的時機,我們兩組都順著主線走,應該會在現場會面。」藻細想了一下,提出他的見解。

「藻說得沒錯,等等免不了被凱因打散,在中央星城內找機會再碰頭。」

時川浪遊對兩人點了下頭,返身走回妖藻身畔,果不其然下一秒三人身影便從視野中消失無蹤,迅疾得彷彿從未存在。

四周不知從何時起僅剩下白羽與破流這尚待分配的最後一組,中央星城風景輪廓有如海市蜃樓,在模糊如煙的遠方寧靜地聳立。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