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三章 保健室黑貓 1

學園物語 第三章 保健室黑貓 1

星期五很快到來,不知不覺已經在艾傑利當了快兩週的學生,下午固定排出的學院見習課程全班只有白羽因咒術學院要求不必前去報到,而將時間空到明天另有特別活動,白羽於是平白多出了一個空閒下午,然而礙於星軌列車發車時間固定,白羽也只能在學園中晃悠。


由於是午間才得到消息,去遠了會來不及趕回車站,白羽只是在高中部之中獨自逛著,學生都到不同學院去見習,放眼望去無論是所在或他處的大樓都顯得安靜空曠,破流也趕路去了,後來他們都是以馬匹代步到各自見習的學院,只要將學院分配的坐騎寄在離學部最近的驛站就行了,還真是傳統的方式。

先不論學院,高中部本身由於艾傑利學園將高中生全聚集在此處上課,為了容納這些師生與設備,是以五座高樓彼此連接,其下則是大禮堂,並闢出類似空中廣場設計,建築物本身白灰交雜,處處點綴著綠意,因此看上去有種簡潔氛圍,鳥瞰下去的圖形像是一朵梅花,運動場則另闢在側。

隔著一處花園走下坡道之後就是學生宿舍群,高窗斜頂的扇形建築各自聳立,並無白羽當初想像的擁擠,雖然是集體宿舍但也規畫得相當人性化,但他還是習慣獨居。

現在高中部大概只剩他一個學生無所事事,白羽坐在露天石階上出神想著。

飛鳥揮動輕盈翼尖,從一處塔樓尖端掠了過去,無論如何都是那麼悠閒的構圖,藍得刺眼的發亮天空,透進衣服裡的陽光味道,在在讓白羽昏昏欲睡。

假使沒有瑣碎噪音不停騷擾耳朵,恐怕此刻他已經邁入黑甜鄉了。

白羽撐起上半身勾住護欄探出頭去,下方小廣場邊竟有和他一樣沒去上學院課的高中生,然而距離過遠,他聽不清楚那些人正在吵鬧的內容。

原本不想去搭理那陣騷動,但一種不愉快的厭惡感直覺襲來,白羽看見四五個人正彼此拋擲著一個不規則的黑色物體,看上去不像某種運動,等那物體在空中鬆開了四肢,白羽不自覺瞳孔縮細。

生物?

那些高中生正虐待著貓或者狗之類的動物,別告訴他那是布偶,從拋起的質量上看來完全不像,他也不覺得高中男生會特地拿著布偶玩。

「你們在做什麼?」跑下階梯,白羽站在小廣場邊緣問,近觀下更印證他的猜測,他們果然在玩弄一隻奄奄一息的黑色幼貓。

「不關你的事。」裡頭有個滿臉雀斑的學生用尖銳聲音回應。

「那是你們的貓?」

「被我們抓到就是我們的了,你誰啊你!少管閒事!」

「不管那貓是不是你養的,請不要虐待動物。」
白羽瞇細眼睛一看,小貓被另一個亞麻色頭髮的高中生提在手上,但卻癱軟著身子,四肢不自然地抽搐,發出若有似無的哀鳴聲。

怎麼回事?白羽隱約覺得不對勁。

「齁,正義騎士出現了。」有人嘲弄地以鼻音哼笑。
「乖學生了不起啊!小心我們揍死你!有種報上名字來!」

「一年七班,白羽。」

「克勞德大哥,這小子和我們一樣都是一年級的。」
「這死貓竟然敢咬人,我們只是給牠一點教訓而已。」
「大哥,要不要也順便……」

被稱做克勞德的那個最為壯碩的高中生,抬起無精打采的眼睛,注視著單槍匹馬孤立無援的白羽,然後開口:
「算了,麥克,我也沒受傷,堂堂一個人類不應該和小動物計較太多,再說,以多欺少看起來也是我們的錯……你說對嗎?白羽。我們是十九班的,記清楚了。」

「克勞德大哥?」其他人對他出乎意外低聲下氣的口吻難以置信,對方只有弱不禁風的一個人,他們這邊可是有五個呢!大哥該不會是怕了他吧?

「你……」白羽才要開口,克勞德手一鬆,那隻小黑貓掉到地上。

「想要,就還給你好了。」

然而,他卻是抬起皮鞋,惡狠狠地朝傷痕累累的小貓踐踏下去。

「住手!」白羽在他說出那句話之前,心中早已不信任對方而有所提防,在他一有動作時就猛然往前推了克勞德一把,彎腰抱起小貓往前衝去。

跑!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
在這裡和他們敵對太不利了!

某種火熱的憤怒從胸臆中竄出,冷靜下來,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出一口氣,而是保護他想保護的東西才對。

打定主意,白羽往空中廣場出口盡全力狂奔,然而卻在十數步外被攔了下來,打倒在地上,再被人提住領子舉了起來。

「你是白癡嗎?以為惹了我們還能沒事?」
克勞德哼笑著,手指縮得更緊。

「艾傑利真是個好地方啊,又空曠老師也不多,沒人的時候想做什麼都不會被發現,當初來這真是來對了,以後三年還要多多指教囉,白羽。」

他往白羽的腹部送去一拳,見少年倔強地咬牙忍下,又將他用力甩到地上,白羽在劇痛中感覺雙手空無一物,努力咬牙從模糊不清的視野,以及雨點般落下的拳腳下尋找小貓的去處,卻赫然發現牠就在克勞德手上。

「喂喂,不要把人打太重了,萬一他哭著回去找爸爸媽媽,把事情鬧大,以後我們找誰拿零用錢呢?」亞麻色頭髮的高中生走到廣場邊緣,竟將小貓懸空拎在護欄外。

「還有啊,你們擋住位置了,他看不到好戲,我就白白浪費這機會啦!」

「克勞德大哥,這小子真的讓人看不順眼,我還沒讓他求饒咧!」
但是他們懾於領頭者的威脅,還是暫停對白羽的攻擊。

「放手囉,我要放手囉?快看嘛!你站那麼遠看得到嗎?唉呀,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爬過來也沒關係,我可以等你,我剛剛說過,不會和小動物計較太多。」

按著左臂,白羽眨著流進眼睛裡的血滴,他有好好地保護了要害,多虧以前朋友告訴他打架防守的要訣,而他不還手除了打不過對方之外,還有其他考量。

拖著步伐,一步步接近克勞德,看見小黑貓在風中微微顫動著。
死了嗎?白羽分不出來,可是從七樓高差掉下去,肯定會血肉模糊。
「看清楚了沒?我要放手了。」克勞德又是惡意地嘻笑著。

「如果……你把貓還給我,我以名譽發誓,你們的學號名字,所作所為我不會告訴學園,也不會追究,以後要衝著我來也悉聽尊便。」

「以名譽發誓,好偉大,好恐怖哦!幹!誰管你啊!」
克勞德搖晃著小貓身體,像是拎著一團破布。

「否則,除非你在這邊殺了我,在這裡滅屍,前提是躲過艾傑利的調查,我發誓一定會盡我所能讓你們不得安寧,退學嘛,那是基本的,你們走到哪裡,都休想有人會正面看你。」白羽喘著氣,一字一句說清楚。

「順帶一提,高中部全天候是在學園的電腦核心控管監視下,我一次也沒還手,所以要用受害者的立場對你們提出告訴,完全不是問題,考慮你的身家有沒有和法律做對的本錢吧!SA19W2114、SA19W2106、 SA19W2135、SA19W2131,還有你,克勞德。」

那名亞麻頭髮高中生嘟了下嘴,看似非常厭倦的表情。

「大哥,那個人是不是神經病?只是為了一隻小貓……」其他人湊上克勞德耳邊說。

「麻煩,可是又有意思。」克勞德走了過去,抓住白羽後領往地上摜,以腳踩在他頭上按壓。

「一年七班的白羽是吧?好,我也記住了,你高興替那隻臭貓出頭,就留給你好了,反正搞不好早就死了,你就準備為一個畜生,付出將來三年的美好生活,我們會好好『照顧』你。」

頭側物體落地的聲音,但仍因前額撞上地面而耳鳴暈眩不止的白羽只能透過觸覺摸索著小黑貓位置,滑柔的毛皮,探到腹部附近,再往上摸索著,還有微弱的心跳,白羽總算放下心來。

他也說不出自己為何如此激動,也許是想起了往事,無論如何也要保護住的心情,然而受傷終究能養好,這隻小貓如果就這樣死去,白羽也許一輩子都會耿耿於懷,對於已經看見了,同情了,卻又退卻的自己,要避免這種麻煩的回憶,果然還是只有挺身而出。

順著顫抖的前腿摸索到爪間,白羽碰到奇怪硬物,尖銳細長像是針之類觸感,密密麻麻的印象傳回白羽,他勉力以手肘撐起自己,抹了抹腫脹眼皮。不行,視覺還是沒有恢復,看什麼東西都朦朦朧朧。

抱起小貓搖搖晃晃走了幾步,撿回眼鏡走到最近教室大樓,隨便找了處洗手台用水潑濕了頭臉,再次戴上眼鏡更仔細觀察小黑貓無法理解的肉掌硬刺,這次白羽咬緊牙根忍住一聲咒罵,立刻往保健室跑去。

那是金屬,絕不可能自行長出的硬刺,卻只是微微凸出了表面,那些渾蛋用一整盒大頭針插進幼貓腳掌裡。

「假使你會說話,應該是說很痛吧……」

令人作嘔的惡意,到哪裡都避免不了,過去在臨安,現在的艾傑利都一樣。

人類的世界,怎麼可能會有例外呢?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