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五章 1

死之城 第五章 1

那個女人,居然和別的男人開開心心地抱在一起。
那女人……



他不知自己在氣什麼,就是不爽。

陳永氣沖沖地走到實驗室,還順手抓來黃教榮充當翻譯,他們三人在遇見麗姿前,剛好發病遇難的地方接近,彼此各佔了一小塊地盤,決定互不為敵之後,又一起發現麗姿,如今事關麗姿的話題自然只能在這小圈子裡說。

畢竟只有他們心知肚明,黃教榮怎麼造神,麗姿產下魔嬰,以及她的抗病體質,保持了外表的完整。
現在又多了個來路不明的代表,陳永想來想去就是不痛快。

「金毛仔,那查埔甘捏無啥正常?你咁有動手腳?」

「他問你派來談判的代表人選,你上次連絡時好像說了些多餘的話。」黃教榮沒有聽得很清楚,但肯德勒是感染區內目前僅存的美國人,自然是對方優先聯繫的對象,黃教榮甚至懷疑他們要先接走肯德勒。

「那是我提議的,我認為讓麗姿優先配合我國的微生物和傳染病學專家調查比較好,畢竟她是看來狀況最理想的案例,問題麗姿不肯輕易離開寶寶,而寶寶目前的存在還沒有公開。」
肯德勒整理著數據資料,冷冷地說。

「現在這情況要送走麗姿不容易,也不知道寶寶的存在公開是否適當,但至少派來的代表和麗姿有關係,她會比較容易接受對方,所以我提議後,對方也回應找到人選了,麗姿的丈夫自願擔任代表過來迎接麗姿,也可以看出對方的誠意。這樣要談判也有了。」


「幹,系伊尪,這查埔有種!」陳永聽完黃教榮的翻譯頓時表情複雜,是想到自己的無恥行徑對照裘守義的犧牲精神,感到不是滋味。

「如果麗姿離開W市,這裡的情況馬上會惡化。」黃教榮沉下臉,即便他的表情原本就令人感到不愉快。
「我不贊同你的做法,肯德勒,你的私心太明顯了,現在和當初不一樣,麗姿要自由也好,我也沒興趣當她是女人,但好不容易所有人都一條心的當下,萬一被政府抓到機會,挾持她消滅我們怎麼辦?」

「如果能消滅早就消滅了,你的政府和我的政府不一樣。」肯德勒重重地頓了下紙張邊緣。

「你捨不得精神領袖,這裡的人就永遠沒有機會,這樣下去能撐多久?說不定賭下去還有希望,麗姿為何不被傳染,她身上或許有怪病抗體,需要解析才能發現。」
「那讓那些人進來W市研究啊!」

「在人權團體面前這種說法行不同,那些科學家也要命的,現在連怎麼傳染都搞不清楚,加上他們在這裡又沒有安全保障和實驗資源,你想得太天真了。」

黃教榮說不過肯德勒,不想承認他有道理,但依舊覺得這樣損失對他們而言還是太大。

「我不會先走,美國那邊就無法輕易撤手,我在學術界也有些人脈,如果能請得動那些頂尖專家來台灣,說不定很快就能找出治療方法。」肯德麗熱切地說。
「你說得沒錯,我是有私心,我愛麗姿,但她才能救我們,你也知道的,黃!」

否則一開始,黃教榮的妄想,又怎會潛意識地牽連在麗姿身上,她不可思議的身體,迄今仍會粉碎他的懷疑。

「最早說麗姿能救我們的不就是你嗎?」

「我……好吧!你們別真當我只會自私,我不反對麗姿優先治療,但就算她肯離開寶寶,留下那個小魔鬼我們也拿他沒辦法。」如果能偷偷弄死他黃教榮早就動手了,偏偏那隻妖怪生來就是剋星。

「順其自然吧……都變成這樣了。」肯德勒發出嘆息。

陳永只聽得懂黃教榮的部分,知道他妥協了,他們大概在商量讓麗姿出城的事。
「總之你還想談什麼條件,去找那代表談,不過別和他提到麗姿之前在這裡發生的事,就當作沒發生過,現在大家都在同條船上。」

就黃教榮的想法,讓那小魔星待在這雖然高度危險,但他們這邊也算還掌握一枚有利棋子,至少兒子在W市,麗姿一定會回來,大不了黃教榮弄個堅固的冰櫃或籠子什麼的,將人騙進去先關起來,只要麗姿沒看到,她也管不了,黃教榮早就想這麼做。

他將肯德勒的意見轉述給陳永,後者臉色低鬱含糊著應許。

「現在還有個問題,要怎麼讓麗姿避過那些狂熱信徒的阻撓離開?萬一弄不好我們也會有危險。」肯德勒提出極有可能發生的暴動場面。

「這簡單,除了我們以外,那些感染者的智商都被怪病侵蝕得差不多,只要將他們集中在建築物裡開祈禱會,趁機讓他們搭機離開,事後再說麗姿被神找去傳授新的力量估計就能應付了。」

肯德勒過去是虔誠的教徒,他看天生就該當宗教騙子的這個東方人在他面前津津自喜的模樣,著實有點苦笑衝動,但黃教榮此項建議算是簡單可行。

於是三個男人各懷心思地散會,分頭進行必要的準備工作。

※※※

「離開W市?」麗姿驚訝地反問。

透過視訊會議談判順利進行,黃教榮看見衛生局長也列席稍感安慰,他們對W市的一連串武裝措施先是道歉,接下來給出的保證也很爽快,但前提是W市能維持穩定保守的現狀。敲定接送時間,接著就是讓麗姿離開去配合他們研究怪病,這個環節很重要,萬一弄砸,W市再度陷入暴動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麗姿果然不肯離開寶寶,黃教榮也想好一套說詞騙她,到時會派出兩架直升機讓他們分開搭乘,好說歹說地讓麗姿首肯,畢竟小小的機艙缺乏足夠設備及人員一次應付三個疑似感染者,而在W市出生的寶寶接觸到外界不知有無危險,最好讓他接受麻醉和安全衣,在醫護人員照管下移送。

最後決定午夜時分,藉著夜色掩蔽行動,W市大部分感染者都被集中在二至五樓隨著錄影帶念念有辭祈禱時,這時的七樓會議室,黃教榮和肯德勒也準備護送守義及麗姿從電梯下樓,陳永則沿樓巡視是否有不安分的信徒亂跑。

裘守義提著他裝著通訊設備的筆電,另一手牽著麗姿,兩人正要走入電梯時,麗姿耳中忽然灌入尖細的嘶鳴,某然回頭,長廊外運動衣少年邊撕著沾著屍血綑縛在身上的強化塑膠布,由於不會語言,發出細碎的頻率極高的哀聲呼喚著母親,腳步聲在空洞的大樓中激起回響。

黃教榮心道不妙,怎讓他從肯德勒的實驗室脫逃,感染者們聽力極好,又集體處在房間離此樓不遠,這小魔星整路嚷嚷進來,被這樣一鬧就快瞞不住了。

「寶寶!」麗姿張開手臂。
「沒關係,就讓他跟我們一起吧,我保證他會很乖很乖的!」
麗姿懇求地看著兩人,守義無言握緊她的手,一雙眼看著名為他兒子的存在。


「有關係!」黃教榮粗暴地說。那小鬼是他的籌碼,他的秘密武器,他有把握麗姿哪怕是粉身碎骨都會回來,他怎能讓她們幸福快樂地走,拋下他們整城的怪物等死?

他要麗姿知道自己的小孩就在W市,她也得品嘗心焦的滋味。

黃教榮想著,喉頭忽然一緊,低頭看去,扼住自己的手來自肯德勒。

「你們快進電梯,就這樣離開!」肯德勒努力抓穩黃教榮,口中急急吐出催促。

「肯德勒……」她見肯德勒很快就和黃教榮扭打成一團,寶寶還是垂手站在原地,看似搞不清楚狀況。

電光石火間,黃教榮已甩開肯德勒朝寶寶撲了過去,後者從無判斷能力,一時不懂得還手,他只知和母親有關的人,媽媽不喜歡他碰,就安靜地站著。
麗姿只覺眼前一紅,下一秒她已擋在寶寶前方,裘守義甚至連她如何移動都來不及看清,麗姿憤怒地以雙手掐住黃教榮往前推倒,此時她身上又出現了那日的變化,比活屍們還要猙獰的怪物特徵,他們所沒有的長牙紅眼,簡直像是另一種生物。

這回,連肯德勒也看得清清楚楚,他囁嚅著想要說話,卻只能眼睜睜看著麗姿震怒地騎在黃教榮身上,將他的頭不住往地板上砸,一下又一下,從那第一聲清脆的骨裂之後,就是逐漸變小聲的悶濕水聲,像是大團濕抹布接觸硬物的聲音,血、骨片和腦漿飛濺得很遠。

將此解釋為母親容許他用餐訊號的寶寶,發出愉悅的聲音撲上去,趴在麗姿腿邊咬住黃教榮腹側大嚼。

停下來……麗姿,我們見過了地獄,所以還能容忍這些悖德殘忍的景像,因為這裡人人都是踐踏著血肉追逐遙不可及的希望,但現在希望已經在妳面前了,如果妳被力量控制,看不見應該把握的事物……

肯德勒分神看了眼對眼前虐殺畫面震懾化石的裘守義,黃教榮部分膿血濺上她的臉,但他卻連去擦拭都不曾,目不轉睛地注視眼前這對瘋狂的母子。

那時,肯德勒就知道,命運女神已經殘酷地在這家人身上劃下最後一刀。

然而他太疲倦了,連日連夜地研究,除此之外沉迷於描繪他的Madonna,忘了覓食的自己連黃教榮都打不過,但與其遷罪給忘記,不如說是刻意,肯德勒在見到麗姿那時起就心滿意足,啖人的罪惡感,目睹使人崩潰的一切,在這座毀滅城市中完成他最純真的戀情,他也想在此結束一生,無謂的掙扎已經夠了。

他的使命已經結束,麗姿的伴侶終於要接她離開。

所以,肯德勒僅能在暈眩中朝麗姿方向伸出手,想要提醒她時間的可貴。

「麗姿……他們快出來了,你們……」

麗姿狂亂地甩著長髮,終於鬆手,黃教榮雪白的臉浮在血泊中,像是人偶般不寒而慄的呆滯眼神,然而感染後改變的活屍體質,使他竟還未斷氣,斷斷續續發出呻吟,即使是一半頭顱都讓麗姿砸爛的情況,他就像模特假人與面具的組合,古怪地仰躺著。

肯德勒總算再度站起,將發愣的麗姿和緊攀著她不放的寶寶連同裘守義推入電梯,鐵門合攏間,麗姿總算恢復清醒,看見肯德勒身影正在夾合的視野中逐漸被遮蔽。

「Good bye, my dear Madonna…」

男人右臉上方腐爛深入了髮叢,他露出了有些憂鬱的笑容,電梯門嘎然密合。

麗姿靠著鏡面緩緩下滑,想要摀住臉卻看見滿手污穢,她顫抖著看向丈夫,裘守義有著不合理的平靜,寶寶緊緊貼在懷中,麗姿這才意識到方才自已做的事。

她看見守義手裡仍不忘提著那用來與外界聯絡的銀色手提箱,需在箱面鍵入密碼才能開啟的高科技產品,再看見那螢幕上浮現的數字正在倒數著。

「守義?」

女人抬頭的樣子很無辜,她血紅的眼睛,可怕的牙齒,以及她懷裡那個生吃人類的小怪物特徵相似,即使如此裘守義還是覺得,這些都掩不住他注視原本的麗姿。

「當我……」他鼻翼箕張,深深吸口氣,像是要哭泣那樣說著。
「看見那段錄影,我已經做好覺悟,可是,來到這看妳一點都沒變,我以為那些人搞錯了,麗姿,我的老婆怎麼可能是怪物呢?」

「但是,這裡正常的除了妳,其他就找不到了,為何會這樣?」
「沒有救援,政府說那些話都是騙我們的嗎?守義。」麗姿慘然問道。
男人平靜的臉孔,是決心要面對死亡所致。

「美國有個小鎮已經這樣滅亡了,因為我自願當這次談判代表,他們讓我看了美軍的秘密錄影,這是唯一的拯救方法了,我真的不要看見妳們變成那樣,至少,我也要和你們一起,這是我贖罪的機會。」

啊,她相信丈夫,麗姿感覺眼緣下有什麼滴了出來,竟是鮮紅的淚水。

她的血還是紅的嗎?

「寶寶是無辜的……」

「所謂的希望,原本就不存在。」守義發顫著跪下來,隨著不斷下降的電梯將手提箱推到角落,伸出手環抱麗姿。

解剖報告指出,那些感染者的器官早已壞死,也就是說,在聯合國的定義上,他們已經死亡了,比較像是泡在福馬林裡的肉塊,雖然會動但並未具備生理功能,無力回天下,只好選擇銷毀一切證據。

所有會讓世界陷入動盪,導致有心人士藉此操控大局的可能危險,都非得在才剛剛起頭的此時,盡力地抹除不可。

「我們重新開始吧,麗姿。」

白金色的光頓時吞噬了視野,然後是黑暗與高溫的密閉囚牢。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