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四章 3

死之城 第四章 3

繼初步短兵交接後,W市和林火行動指揮總部遲遲無法談妥正式權利保證書,不外乎後者始終覺得這些感染者太危險所致,然而黃教榮這邊刻板印象中政府總是做事拖拖拉拉,雖是口頭上催得急,實則只是施壓,他不希望外界認為W市民好欺壓罷了。


所幸一來一往的談判也有了新進展,對方答應派出代表進入教團內部──同時也是他們急切的希望,和麗姿談話。

麗姿想了想後沒壞處,於是應可,此時黃教榮只是個代替她對外發聲的顧問,因他還是比麗姿擅長官樣文章,以及和他人打交道,所以麗姿還是給他留了表面上的特權。

麗姿在當時還不知道莊司令派了何人擔任代表前往W市,正如她不明白W市以外的世界變化,然而這點並不能責怪她的無知,導火線的原因絕大多數台灣人和美國人迄今仍被蒙在鼓底。

直升機直接在教團基地前停車場降落,隨即跳下幾個持槍戴有防毒面具的特務,儘管在麗姿明令不得攻擊的前提下,被數百名活屍好奇地包圍,依舊是種恐怖經驗。隨著該名代表走下機艙,特務們戒慎緊張地退回,直升機隨即升空遠颺。

西裝男子年約三十歲,被狂風吹亂的短髮有幾縷蓋在眼上,他不去撥開,兀自站立原地,看似有些迷茫,他並未穿著隔離衣,或任何防護措施,攜帶一銀色外殼的手提箱,腋下夾著公事包,就這樣來到了封閉了近兩個月的W市。

活屍們很快往他身邊靠攏,他臉上明顯閃過懼色,強自鎮定下來,朝大樓入口走,但眼前無路可進,而身邊盡是有意無意朝他伸出的霉綠手指,惡臭撲鼻。

「走開!去!去!要吃的到倉房那找!」陳永粗聲喝著,代表只見一較似人樣的男人轟立在他面前,一把拽住他的手臂,用無法抗拒的暴力往門口拉,於是跌跌撞撞跟著走。

「幹!你沒穿那種衣服不怕得病?」陳永盯著這個外表健康的代表說,刻意撩起衣服露出患處。

男人抬起蒼白的臉,蠕動著嘴唇,過了好半晌陳永才聽見他的回答:
「麗姿在哪裡?」

陳永覺得不對勁,瞇細眼睛質問:
「你認識麗姿?你是誰?」

西裝男人再度不說話,只是低頭喃喃自語。
一股不快透入了陳永胸口,他最後還是忍住殺戮衝動,將這代表送到了會議室。
西裝男人看著熟悉的會議室現在已全然改觀,桌椅遭拆除,移入了一張附有垂幕的大床,床邊腥紅的布料旁,忽然露出一張清秀臉蛋。

「守義?」那音調明顯不敢置信。

「騙人……你真的來了……守義!」
麗姿從床上跳下朝男人飛奔過去,裘守義也放下手上東西朝她跑去,這戲劇性的一幕差點叫陳永嚇掉下巴。

麗姿說不出此刻有多激動,她開心又惶恐,怕眼前只是一場太像真實的惡夢,直到兩人幾乎相貼,麗姿要攬上的雙臂忽然垂下,反而劇退了一步。

「不要碰我!」

「麗姿?」男人不解

「我會……傳染給你……我會害你受傷……」麗姿猛然想起她險些控制不住就盡全力摟住丈夫,以她現在的力氣,裘守義會變得如何不用說也明白,驚險地意識到,忍不住哭了出來。

她好害怕,無助地等著,以為沒有人會來救自己,這輩子到盡頭都是絕望的。

男人隨即抱住麗姿,用力朝她嘴唇親吻下去,低聲道:
「傳染給我吧!我不怕,我是自願來的。」

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滾著,麗姿輕輕勾著男人的肩膀,朦朧視野間,未掩上的門邊不知何時已空無一人,陳永走了。

兩人不知依偎了多久,麗姿拉著守義款款在床邊坐下,彼此都急著詢問對方。

「我本來已經做好最壞打算了,幸好,妳模樣還好好的。」守義眼眶也泛紅,語氣激動地捧著麗姿的臉道。

「你呢?這些日子你過得還好嗎?」

「那些人把我關起來,整天就是健康檢查和問一些話題,後來又放著我不管了,然後我接到他們要聯絡妳的通知就自願來了。」
「為什麼不保護好你自己,你沒看到外面那些人……」麗姿又是氣又是急。
「既然來就不打算走了,如果能治好就一起治好,不能治就一起……」
守義接下來的話尾讓麗姿摀住了,他在手指下苦笑著,她想,他過去從不曾這般甜言蜜語。

「麗姿,麗姿,我愛叫這名字的女人。」守義拉開她的手吻著指尖。
「我在這段時間才知道,有些話不說會來不及說。」

「我也是,守義……」可她已經不乾淨了,身心都是,但她卻捨不得讓丈夫心中的自己消失,欲言又止。
現在的自己只有在丈夫面前才是人類,她要如何說出口?

「我一直都信著你。」她不是相信守義會來救她,而是相信守義沒事。
當W市陷落時,麗姿就徹底對救援死了心,她反而害怕守義冒冒失失闖了來,看見她的醜態,或更悲慘地,她看見他的死狀,她不想自己被欺辱的模樣落在他眼裡,不希望他死得毫無價值。

幸好,他們都通過那段時間的考驗了,儘管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愛呢?妳花心了嗎?老婆?」男人臉色不佳是目睹了W市實景的衝擊,但他仍勉力鎮定開起玩笑。

「你求婚那天,我不是說過了嗎……」麗姿小聲地回答。

我們只要一起平平凡凡,幸福地過日子就好了。
只是這個卑微的願望,為何不能實現呢?

也許麗姿不擇手段也要活下來,只是寄望那微渺的再見一面。然而當奇蹟出現,麗姿卻強烈地不安起來。

「如果我對妳不好就要去花心,這種老婆誰敢不好好捧著?」守義想起兩人過去的戲言,短暫忘憂地牽起嘴角。
「我對妳不好嗎?」

「守義,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記住,我只要你這個男人,不管怎樣你都要相信我!」麗姿不自覺衝口而出,守義來到W市是個變卦,她不知日後還會發生哪些無法預料的事。

走廊上傳來腳步聲,很沉,像是拖著腳後跟走路,然後彎進了門,在帽兜遮掩下低著頭。

「有件事,我知道你可能沒辦法接受,這段日子沒人正常,可是,我一定要告訴你,因為他我才活下來,如果不是這樣,現在也不能再見到你……」麗姿結結巴巴地說。

「那是我們的兒子,他的外表有點奇怪,不過是個善良的好孩子,而且不像其他感染者一樣喜歡吃活人。」

帽兜鬆落到頸後,守義看見了少年的真面目,麗姿以為他會害怕,排斥,或崩潰,然而她卻看見丈夫表情出現濃重的悲傷,男人只這麼說:
「他很像妳。」

麗姿不知,那句意味深長的話,後來變成男人最終選擇的理由。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