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三章 2

死之城 第三章 2

最先感覺不對勁的是黃教榮,『他的』信徒好像有點變少。


不過就是這幾天的事情,他是忙了些,但游擊隊也很有成果,他們愈不像人,攻擊力就愈強,吃上幾顆子彈和蒼蠅叮沒兩樣,當那兩個撤退得不夠快的研究人員被抓住,像撥橘子皮那樣打開了防護衣,那驚恐尖叫的樣子實在令人回味無窮,美中不足的是,原本黃教榮是希望保留幾個人質和政府談判,但他的游擊小隊卻迫不及待將俘虜吃掉了。

看來有必要針對行動和野餐的差異再教育,但黃教榮還是匆匆回到了總部,他懸念的是麗姿和魔嬰的事,再者,綠瘡冒到了下顎,他恙怒得很,難不成還要找條圍巾在夏天將自己圍起來?

陳永無意加入黃教榮的游擊隊,逕自單槍匹馬到處遊走。黃教榮走進麗姿住處,這時隱約有股寒意,自從她生下孩子,這裡的氣氛就變了一層,但女人能成什麼事?他撥高了衣領,用手掩著喉頭走入。

見麗姿依舊溫馴地坐在椅子上,偶爾翻著書看,外貌依舊無瑕完整,原本想惡毒地諷刺她生下體無完膚怪嬰的黃教榮,一股氣梗在喉嚨,竟發洩不出有口難言。
這女人不正常。

儘管這城市人人都成了怪物,她還是格外不正常,黃教榮將背挺得更直。
當初竟沒有發現,如今看來,麗姿生得什麼性格,他半分都摸不著邊。

女人,形形色色,總該有點脾性,和別人、和男人不同的地方,這時黃教榮覺得,她反而比男人還沉靜。

「黃教榮,你怎麼一直看我?」麗姿歪了歪頭,寶寶在厚被下睡得很香,她才得以偷空看點書。

「不……沒有。」他和肯德勒及陳永不同,黃教榮知道他們偷偷喜歡麗姿,然而卡在他們相遇時機不對,彼此還處在學習控制階段,無頭蒼蠅似地為了活下來無惡不作,慢慢地那股瘋狂平靜了,才開始想到其他。

難道是因為有這女人,他們才能保持清醒?確實時間一長,他們三人和其他感染者的差異一目瞭然,會有這種情況發生,麗姿身上或許真有某種力量。

話說回來,也有數日不見小張了,黃教榮對這個男人不存好感,僅是不經意想起,但他負責處理一些衛生瑣事,總歸是他們不會想做的事情,看麗姿這總是有條有理,黃教榮只當他完成工作去躲懶了。

「坦白說呀,只是看看我也不會對你怎樣。」麗姿微笑道。
「麗姿,我難道怕妳對我怎樣?」他聽見這句話,頓時冷冷應道。

「是的,你怕。」麗姿輕輕闔上書本,將食指交叉放在封面上,眨了下眼睛後看著他。
「否則你就不會不敢碰我了。」

「笑話,我只是對妳這女人失去興趣而已。」黃教榮冷啐道,麗姿的長相身材雖然不錯,但在他舊有的審美觀中,也只是中間程度,過去他是飢不擇食。

「哎呀,對女人失去興趣,你對男人還有興趣?」
「妳!」這女的何時這麼牙尖舌利?黃教榮燃起一陣怒火。

「呵呵呵,不過W市也沒有所謂的男人女人了,大家還不都一個樣嗎?說起來你的患處好像變嚴重了?」
刺中了黃教榮痛腳,他臉孔泛起青氣,才想動手,顧忌到肯德勒和陳永之間好不容易形成各幹各的平衡,為此和他們鬧翻對自己沒好處才強制按捺。但他畢竟和那兩個沒用的傢伙不同,黃教榮不屑討好麗姿這女人,因為她對他有用才照顧她,畢竟是個外表還能看的崇拜對象。

「也好,總有一天大家就不會爭下去了,這一天不久之後就會到來。」

「妳說什麼瘋話?我可沒教妳背這一句。」黃教榮瞇起眼,今天的麗姿格外叛逆,該不會想將他取而代之?他將右手藏在腰後,暗自警惕著。

「你號召的人數有多少了,W市還有多少人在這場怪病中存活呢?」麗姿像是對這緊張毫無察覺,撩撥完黃教榮隨便就換了話題。
「兩千……不,或許更多,」他考慮到感染者的生命力,同樣問題自己也有想過,應該還有不少躲在城市的各角落或者稍微分散到郊區去,這是他接下來想達成的目標,統一全市。

「目前響應我們號召的大概有一百五十人吧?」

「那不就連十分之一都不到了?」麗姿聲音裡透著失望,但是她很快振作起來。
「那你還是加油囉!我一個婦道人家不想插手這麻煩事,只是外邊政府鬧得這樣兇,我們不團結很快就會遭殃了。」

「才幾天而已這種數字已經不錯了。」黃教榮想要捍衛自己的努力成果,故刻意語氣驕傲。

「也是,這工作還真累人,辛苦你了。」麗姿懶洋洋地,聽來不是那麼用心地說著。

黃教榮不相信麗姿只是想鼓勵他,因她的態度完全不像是示好。
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麗姿知道肯德勒和陳永告訴她,而自己並不知情的消息,其中或許有著重大價值的部分。

但他可不傻,這種算計男人的眼光他還不至於看不出來,這是從前妻身上學得的寶貴經驗。

「哼,妳的寶貝兒子還好嗎?吃東西了?」他其實是想問那可憎的小東西餓死了沒?從麗姿表情看來,該是還好好的。

「吃飽了,正睡著,你想看看他?」
「不了,記住,祈禱時間以外,別和信眾接觸,這樣才能保持神祕感,妳有出去嗎?」黃教榮在各出入口裝了監視眼,先看過錄影帶才過來,麗姿乖乖待在基地裡足不出戶,每天皆如此。

黃教榮感到空氣積滿難以忍受的煩惡,大步往外走,竟忘了追究不出總部的麗姿信徒減少一事,還有她的寶寶到底接受何種食物。
他要去問問肯德勒,是否真能研究出延緩這怪病惡化的特效藥來。
不知何時黃教榮也開始倚重肯德勒的出身和專長了,他始終認為自己不該在這裡結束,無論如何他們會有出路的。

等黃教榮神經質的腳步聲消失於耳畔,麗姿這才從扶手椅上起身,走到床邊先是攏起床幔,而後掀開棉被,映入眼底的是具胸骨被打開的屍體,以及身形約三四歲的幼童側身將臉孔埋入血肉中吸啜著,幾乎沒發出聲音的進食景象。

她的寶寶胃口好到睡夢中嘴巴也停不下來,然而吃下去的東西也沒白費,生長速度快得驚人,麗姿相當好奇他會長大到何種程度,於是自由地提供寶寶食物,反正多得很,不是嗎?

麗姿已經熬過了那些難關,她只剩下寶寶,母子相依為命,除此以外的存在,都是怪物,可以利用也可以毀滅的資源垃圾。


「媽媽的世界一片黑暗,只有寶寶陪著媽媽……」麗姿於是跟著躺下,拍著小怪童的背哼起搖籃曲。

前方到底有沒有路麗姿不知道,但是她會靠自己的手和腳,親自撕出一條路來,就算要這個世界流血她也在所不惜。

她的確是,不太正常。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