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三章 1

死之城 第三章 1

當麗姿清醒過來時,會議室拉上了百葉窗,並未開燈而格外冷暗,麗姿卻憑著不尋常的視覺發現不遠處有人待著,正是那三個男人,他們沉默不語地或站或坐,黃教榮將頭顱埋入雙膝中,頹喪至極的模樣,而肯德勒貌似抱著一團以布包裹的物體。


她馬上感覺剛剛獲得新生時的輕盈感和力量又回來了,完全沒有剛生產完的虛弱,或許該說,她彷彿發現自己還變得更強壯了些。

麗姿張大在黑暗中發亮的眼睛,那種迸射而出的生命力令三個男人心中滋生出莫名的刺激感,她站起來的動作像是野生貓科動物,轉至肯德勒方向伸出手臂。

「把寶寶給我,肯德勒。」聲音還帶著過度嘶吼的低啞,麗姿急切地索取,那是她豁出一切才換來的寶貝。

「噢,妮絲,maybe you want to see him later…」
肯德勒的聲音中竟有一絲顫抖。

「住口!我要我的寶寶!」麗姿蠻橫地搶過那隱藏在毛巾的赤裸嬰兒,又急咻咻地要他們打開照明以利自己更清楚地審視她剛出生的兒子。

麗姿就在這時快樂地走回床鋪,將嬰兒放在床上解開裹身布,打算親眼注視她期待已久的小身子,電燈在此刻大放光明。

那是遠超乎麗姿期待的模樣,換句話說,在常人眼中不折不扣的怪物。

嬰兒有著比一般正常尺寸再拉長的體型,缺乏毛髮,眼睛是混濁的深紅色,瞳孔不知在哪,但好像看得見東西,朝天鼻下是缺乏唇肉覆蓋的嘴部,兩排尖銳的牙齒上下交錯爆出,一抽一抽吸著氣。

皮膚呈現一種泛白紫綠,泛著花瓣內側似的油光,手指與腳部都像鳥爪彎曲著,令人無法忽略的是,他全身都分布著和那些活屍相同的爛瘡,病灶部分依稀有著生命般蠕動著,令觀者遍體生寒。

當眾人都以為她會尖叫退避時,麗姿伸手撫摸嬰兒圓鼓肚子,唇上彎起奇特的弧度,感覺有人觸摸自己,嬰兒張開駭人牙齒,發出小雞般細碎的鳴聲。

「什麼嘛,不是很可愛嗎?」麗姿自言自語。
指尖還摸到自己的血,連好好洗個澡都還未進行,麗姿含糊地叨念著。
長得不像『食物』真是太好了。
是你吸走了媽媽的毒素嗎?麗姿貼著嬰兒的臉頰,陶醉又悲傷地閉起眼睛,不解其意的男人以為麗姿受創太大崩潰了。

「麗姿,」黃教榮欲言又止,他沒想到她竟生下那麼恐怖的怪物,這下連他們都比不上了,他實在不想離那嬰兒太近。

不久後,他將發現自己此時的直覺,實在正確得無以復加。
這個嬰兒與麗姿,形成某種異端的力量,完全地與他們自身區隔,已經是無法理解的領域了,同樣是怪物,黃教榮卻害怕起來。

「熱水呢?我要幫寶寶洗澡。」麗姿現在只顧著逗弄她的寶貝,對其餘事物一慨失去興趣,其他人見她不顧意見,眼中只有那名嬰兒,遂不理會她暫時離去,僅肯德勒憂心地投去最後一眼,他不自覺地在胸口劃了十字,喃喃念出一段經文。

上帝保佑您的罪人。

※ ※※

麗姿沒用其他名字稱呼嬰兒,而只叫他『寶寶』,大概以此證明嬰兒是她一個人的孩子,寶寶不哭不鬧,張著那雙血紅眼睛也很少眨動,若非麗姿撫摸搖晃他時會略微鬆握拳頭,以及動動牙齒外,外觀著實和個特異趣味的嬰兒蠟像毫無分別。

過了兩天,麗姿發現自己仍然沒有奶水,而寶寶竟然就不吃其他替代食物,不禁有些發慌,陳永甚至給她拎來珍貴的新鮮兔肉,藉此測試寶寶的胃口,麗姿不知該喜該憂的是,他對新鮮血肉毫無興趣。

但這種情況持續下來,麗姿也看不出寶寶是否不舒服,除了那異常的安靜。

這天,各人有各的事忙,儘管她對教團的事不太上心,但依舊知道黃教榮編列了一個游擊隊打算和在封鎖線上監視W市動靜的軍人短兵相接,或者是悄悄越過看守較弱的鐵絲網去襲擊醫療站之類,總之危險挑釁的事兒。

她生下兒子後覺得願望獲得滿足,比起正常情況她一定會被迫與寶寶分開,她犧牲自己拯救母親的心愛孩子會被當成實驗品並做成標本,那還不如一直留在這裡,她無視實際,反而希望W市一直保持如此。

對於麗姿安祥若定的姿態,不僅黃教榮相當滿意,那些日漸枯瘦僵硬的感染者也感受到了心靈上的安慰,唯獨她生下的兒子被妥善地藏匿在教團基地,亦即是原先的公司大樓,在她外出參與祈禱時不曾公開。

麗姿回到房間後鬆了口氣,立刻想到那張被布幔包圍的大床上抱她的寶寶,卻驚見一道黑瘦彎曲的人影縮在陰影中,獰笑著以骨節畢露的手掌舉起了嬰兒。

「張作賓!你幹什麼!」麗姿瞪大眼睛,不敢相信這個人對她的寶貝將要做出的事,而怪病對他的侵蝕竟如此明顯,使得小張像是七旬老人身形塌得不成樣子。

男人露出扭曲的笑容,示意地搖晃了下手中提著的嬰兒,麗姿的心也跟著吊到了喉眼。她不會遺忘,再怎麼狼狽的活屍,要徒手撕裂小動物和嬰兒還是綽綽有餘的。

「麗姿,妳看起來很高興呀!好戲還在後頭呢!恁北很久沒看到妳這種女人了,嘴上裝得很高傲,還不是乖乖張開大腿,當初為何瞎了眼睛看上妳,現在幹條母狗都比較乾淨。」小張口裡說著侮辱麗姿的話語,但他雙目赤紅,瘦到臉上都掉了肉的模樣,這番話反而是在盛怒狀態下回湧燒著自己。

「為何妳對他笑?我看見了,母豬!說啊!我張作賓比不上那死金毛鬼子嗎?」

麗姿先是慌張無措,瞬間彷彿感覺到了什麼,鬆開眉頭,勾勒出譏諷淺笑道:
「你嫉妒?小張,我就是討厭你,討厭到看到你我就想吐,管你愛不愛我,我就當被條狗給咬了,那又怎樣?」

果不其然,小張咬牙發出極恨的嘶聲,正要用力捏碎嬰兒頸骨,卻感到某種劇痛爬上了手腕,像是一根燒紅軟針,順著骨頭一路往上捅,讓小張受到感染且遲鈍的神經瞬間體會到正常時也不可能感覺的痛苦,比較起來陳永和肯德勒的毆打又完全算不上什麼了。

「啪……吱……」順著細小聲音轉過頭去,小張古怪地發現手腕處靠著嬰兒的頭,寶寶正用那口尖牙快速安靜地啃咬著,他的手腕很快只剩下三分之一還連接在原處,之所以沒鬆手,肇因於嬰兒始終死咬不放的緣故。

他還未及轉過眼,一陣強大衝擊就使他升高,麗姿單手掐住他,另一手接住因手骨鬆脫而掉落的嬰兒,寶寶在麗姿懷中,用沾著綠膿的口齒繼續咬著那只手掌,表情竟有若有似無的滿足。

他居然這麼弱……麗姿暗忖,剛開始的暴力和精神都消失了,恐怕也不剩下獵食的力氣,對於小張曾屢次強暴自己的事,麗姿冷漠得不想回憶,然而他挾持寶寶要脅自己這險惡用心,卻讓她非常非常生氣。

氣到會作出什麼事來,麗姿自己也不能肯定。
因為她只是好像捏住螞蟻那樣,感覺不出輕重。

橫臂甩出,小張身體摔到會議室對牆,發出可怕的碰撞聲,然後跌到桌面,又翻落地板,像是拋摔一枚紙人,麗姿感覺不出快感。她抱著寶寶緩步接近,小張果然不會因為這一摔就死掉,他拼死命想用扭折手腳站起,當臉側地面全被陰影籠罩,他張得又圓又大的眼睛依舊帶著不信的狂懼。

麗姿蹲在他身邊,對他的下場既無同情也無喜悅。
她撫摸起小張的臀肉至大腿,末了興致索然地拍了拍,儼然主婦正從肉販攤位上挑撿適宜菜單的部位,卻發現今日陳列的肉類品質差強人意。

她總算聽見寶寶的聲音了,累她擔心這麼久。

「從腳開始,」
寶寶聽見麗姿的話,竟能毫不猶豫地轉頭用紅眼盯著母親。

「寶寶和媽媽想的一樣呢,把最好的保留到最後。」

原來寶寶比她預料得更爭氣,麗姿幾乎要笑出聲音了,她顫抖著手指輕撫寶寶的背,這場怪病現在倒真像肯德勒所言,是神設計的天譴。

以牙還牙,以血還血。

啊,她真想說,自己由衷覺得幸福。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