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二章 3

死之城 第二章 3

既確定等待外界救援無望,麗姿悶頭哭了一陣,又將從陳永那聽來的消息說給肯德勒和黃教榮聽,他們也說了些近日所見來自外界的小動作,然而當下所有感染者四散各自藏匿,要整頓起來談何容易,更別提避免爭鬥了。

然而外界會怎麼處置他們這些不人不鬼的感染者,從那名活屍的下場也可看出。
看過電影都知道,他們只有被殲滅的份,問題是如何、何時。

黃教榮想出了一個荒謬的計畫,然而這個計畫卻獲得了肯德勒和陳永的贊同,他們熱烈談論時,小張陰鬱的臉從門縫後一閃而過,現在人人都將他當成僕役使喚,奇怪的是他維持那副枯骨似的瘦小,就沒再改變了。

那個計劃就是……

麗姿鼓起勇氣看著聚集在眼前的七八個活屍,其中有男有女,不少已腐爛得相當嚴重,連臉孔都是模糊,她露出微笑並不說話,而由黃教榮對他們傳述教義,此人說起話來有種巧言令色的魅力,讓她聯想到過去的小張,但腐爛不及臉孔的外表卻要正派許多。

黃教榮首先是告訴他們,外界的情況,當感染者得知政府是如何欺騙民眾隱藏W市的真相時,紛紛露出獠牙憤怒地吼叫,黃教榮又請他們稍安勿躁,接著表示他們得到神的啟示正秘密研究一種解藥,能夠使感染病完全痊癒,就像麗姿那樣。

『神』有時會附在麗姿身上,發出預言指引他們,她是被選出來的代言人,神最早治癒她身上的怪病,正是做為奇蹟的證據。黃教榮說得如此流利,甚至連麗姿都快相信了。

不過也許這個可悲的男人正是將自己的幻想當成真實的深信不疑,他對自己腐爛的部位近乎歇斯底里地敏感,從來都不讓他人看見。他趕製了一份小冊子,讓他們分別抄寫去流傳,不久之後,麗姿所在的公司建築就成了大型的活屍基地,他們每天引頸禮拜祈禱,並催促著新藥的誕生,甚至修好了這裡的發電機,維持了看似正常的活動儀式。

對於群眾如癡如狂的模樣,麗姿開始是感到不適應,但黃教榮甚至反過來說服她,W市只有她一個人復原,不是奇蹟是什麼?他深信必然有某種超自然力量作用在麗姿身上,總有一天他們也會像她一樣恢復,在那一天到來前,他們必定要抵制政府派出來消滅他們的勢力,只有團結能達到這點。

肯德勒花愈來愈多時間泡在研究室裡,負責起研究新藥的部分,到底他做了什麼實驗無人知曉,黃教榮忙著組織他正紅火的宗教事業,陳永則默默注視這一切,他總是喜歡毫無理由地,玩耍似地將小張痛毆一頓,看著他像條老狗般喘氣呻吟,然後走到離麗姿最遠卻是同處一室的角落靜止不動。

麗姿則在這種逐漸高漲的不安氛圍中,提早了三個多月產生劇烈的陣痛,感染者們沒一個敢靠近她,將會議室留給麗姿獨處,她早不指望有醫生助產了,沒想到這個嬰兒真的想來到世界上。

她高興之餘又有著陌生的恐懼,即將為人母,卻是在這座城市中,讓她的寶貝在這種情況誕生,到底是福是禍?

憑著之前學來的知識,她慢慢地走動,卻感覺不出羊水破了的跡象,從身體內部傳出一波波劇痛,就像有頭小野獸在那裏爬抓著想破肚而出,麗姿滿頭大汗,靠著床墊疼得想打滾。

她尖銳地喊起任何記得的名字,麗姿需要有人幫她,她沒想過生孩子這麼痛,痛到她想用力都無法專心。

最先衝進來的是肯德勒,然而他很快將同樣焦急的黃教榮及陳永擋在門外,這座死氣沉沉的城市居然有個產婦要產下新生兒,是他們『擁有』的女人,教這三個男人如何不慌張,別提他們恐怖糜爛的身體,就算只是普通的大男人,面對這陣仗也很難不軟腳退縮。
肯德勒結結巴巴地用中文對他們解釋靠近會有傳染的危險,於是他們像窩老鼠般圍在門口,不再上前一步。

「燒、燒滾水嗎?」陳永語無倫次地說。
黃教榮嗤了一聲,著魔地凝視麗姿在床墊上痛苦翻滾的姿態,兩條白腿兒時而蹬起,時而痛苦地交纏著,這是他想像中救世主的誕生。

「過來──幫我……啊!」麗姿頭髮散亂,五官扭曲,從眼角餘光中看見三人正愣愣地看著這邊,不由得氣到嘶聲尖叫。
「我有抗體!我的寶寶也會有!天殺的我叫你們過來!我要死了,要痛死了……」到最後連聲音也弱了下去,口角因過度叫喊拉裂了血痕。

她支持不下去了,下腹部的體內有活物頑強地蠕動著,麗姿卻沒有足夠的力氣和方法解除雙方的困境,再這樣下去,或許他們都會死。
一了百了是很輕鬆,但她為了什麼才堅持到現在,大顆眼淚滾出麗姿眼角,她仍努力喘息著。

朦朧中麗姿感到手腳似乎被人壓住,她像魚一樣彈起了身體,耳畔似乎有人命令她吸氣吐氣,這種折磨不知過了多久,下體傳出像是絲帛裂開的聲音,同時伴隨著冷濕感一物滑出體外,麗姿感到濃厚的黑暗籠罩下來。

臨昏去前,她想到就是這些人強暴她、保護她,現在還接生了她的孩子,他們像是原始人在目無法紀的暴力與死亡中不得不團結,麗姿發出了似哭又似笑的聲音,失去了意識。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