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一章 3

死之城 第一章 3

滿月高懸在天空,發出鬼靈般的清光。


混亂的客廳中,人影拱著背搖晃地在家具間踏著步,儼然困獸。

由於自身可怖變化,麗姿又是個愛美的女性,心理上遭受的衝擊反而比理智要更讓她抗拒讓人見到自己的模樣,承認自己的身分,這輩子就算毀了,還不如乾脆自殺算了。

這些時間的等待,只是讓她認清,無論為什麼,自己真的變成了怪物。

但是本質上,麗姿也有剛強的一面,就算是這樣,她也有絕對不能死的原因,就是肚子裡的小寶寶,一想到可能被人剖開肚子研究,某種怒氣就油然而生。
如果這種怪病會流行的話,就算是被害者,也是被犧牲的可能性居多。
求救還是其次,如果真的有能夠求救的對象。她應該去看看到底怪病是只發作再自己一個人身上,或者感染了其他W市的人,到底一星期來這裡變得如何?

她心想,情況也不會更壞,與其坐以待斃,她應該試著賭上一把。

也許是天生的少根筋,她從昏迷醒來後,先是驚嚇,而後恐慌又逃避地縮在壁櫥裡,想到肚子裡的小孩也是之後的事,再之後滿足於家中的隱蔽,她又想了許多可能性說服自己一步也不要踏出門。

身上的衣服也一直沒換過,反正自己也失去了所有感覺,既不覺得痛,也不覺得臭,更不會想要去看傷口是否腐爛得徹底,日復一日蜷縮在空洞安靜的家裡,反而令人安心。

如果這樣自暴自棄她都沒死的話,孩子應該也活著才對。
「小寶貝,不管你是不是也變成怪物,媽媽都一樣愛你……」麗姿摸著微突的小腹,終於下定決心走出家門,哪怕是被人追打,或者其他她無法預期的危險。

要準備自衛武器,還有……換一套能將自己遮掩起來的衣服。
打定主意後,為了怕自己後悔,麗姿馬上開始行動。
她先從已經和傷口黏在一起的短袖上衣揭起,因全身已無完好皮膚,連包紮她一度也已放棄,造成那些濕了又乾的膿傷和衣物融為一體。

明知強力脫下也不會痛,她還是本能畏懼地放輕動作。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那些她許久不曾注意的血痂發出乾裂聲,只有非常非常微小的涼意,讓麗姿深深吸了口氣,將脫衣動作一口氣進行到底,不用開燈她也能看見衣服裏側黏著樹皮狀的東西,但她仍衝向開關,猛力按壓著,這才發現房子失去了電力。

不夠,她需要其他光源能讓自己看得更清楚!
麗姿衝向窗戶,本想揭開一點縫隙放入月光,卻忽略了自己異變導致的異常力氣,竟將全片窗帘都扯落了,她在暗色背景的襯托下,看見自己相對雪白的胸脯,迎著月光往胸前看,雖然還有些許紅色腫塊分布在表皮上,但確實是人的皮膚,這種柔軟觸感,讓她出神了好一會,在銀輝散漫下全裸,女人難以抑止地發出勝利笑聲。

她興奮地撫摸著身體,自脖頸而腳踝,關節變得比之前略微粗大,穿起高跟鞋不好看了,該惋惜這點。

穿好衣服後,麗姿謹慎地打開門,隔著小小的前院籬笆望去,路上一片漆黑,但不妨礙她看清楚所有東西,街道上岑寂無聲,停在路邊車門大敞的車輛異常地多,但車廂內卻都無人駕駛地閒置著,她不知不覺走了很長一段距離,整座W市像是死了般毫無動靜。

一切顯得如此古怪而荒誕,漸漸地眼中看到的景物變得混亂了,像是新聞曾報導過的國外暴動場景,到處有著焚燒過的痕跡和垃圾碎片,麗姿不曾看到一戶燈光,半淹沒在黑雲中的月亮,配合上她極端清晰的視覺,感覺每樣東西都散發著瑩光。

她走進一間超市,看起來像是被搶劫過,但大多食物及日用品卻被亂扔在地上,玻璃也砸壞了,到底人都去了哪裡?
她謹慎地撿起一罐保久乳和麵包,這是麗姿出生以來頭一遭偷竊行為,她告訴自己這是萬不得已,也找不到老闆可結帳。

又步行許久之後,麗姿總算看見遠處街口搖搖晃晃地走出一道人影,又是害怕又是期待那會是和自己一樣大難不死的倖存者,兩邊都是從長距離外就發現了對方存在,她看見那人朝自己跑了過來,下意識退了幾步。

然後,幸運地看清那是自己認識的臉孔,開發部的小張,之前被她鄙夷,如今衍生某種患難熱情的人,至少對麗姿而言,遇到小張遠比陌生人要好,立刻就可溝通。

這時,她還過於天真,以為災難發生時,人們會拋下嫌隙彼此扶助,共同尋找出路。

「麗姿?」男人灰敗的臉色呈現出驚奇,他親熱地牽起孤獨無依的麗姿雙手,這時候能看見和自己同樣的人,麗姿高興之餘對他的舉動也不計較。

「妳怎麼會在這裡?」
「這個禮拜我重感冒躺在家裡休息,外面到底發生什麼意外了,人呢?」麗姿連忙問他。

小張沉默不語,只是拉著她往某個方向走,直到進入小巷中一間三樓紅漆舊公寓,他才低聲道:「現在外面變得很危險,這邊是我的地盤,待在剛才的地方,什麼時候被襲擊也不知道。」

「到底怎麼了,你快說啊!」麗姿一個勁地追問,男人卻沉默地緊閉薄唇,箝制她手腕的力氣忽然變大,麗姿晃動著手,發現掙脫不開,步伐沒對上,麗姿踉蹌了一下。

她用譴責的眼神瞪視著小張,不解他急切的理由,連停下來兩人好好對話清楚也小氣,到底也無看到其他人,哪來的敵方?

「妳沒和守義連絡嗎?」小張忽然回頭問,眼中漲起詭魅的光澤。

麗姿以為他關心自己與丈夫的現況,如實搖搖頭,但她是聯絡不上。
「他出差還沒回來,我病到起不來,想打電話卻發現電話壞了。」

「好吧!麗姿,我告訴妳事情真相,大概一星期前這裡的人感染了某種怪病,一下子大家都失控了,那種病會使人變得像飢餓的殭屍,除了活體帶血肉什麼也不想吃,有人先感染變得比較嚴重,有人就這樣死掉,還有沒出現症狀想要逃出W市,妳猜那些人逃出去了沒有?」
小張對著麗姿露出個笑容,她忽然覺得對這個男人的厭惡清晰地回來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那口狼似的白牙,在薄唇下展露某種貪得無厭的印象。

「沒有……?」麗姿後退一步,徒勞無功地以雙手護著胸前。

小張顯得不太對勁,警覺心要她快步離開,然而麗姿已經被拉入了小張的公寓,甚至連身後的門都在他倆進來時被小張上了鎖。

「呵呵,看來妳不是個笨女人嘛!因為出現症狀的人實在太多了,他們擋在路上,把那些看起來正常的人撕著吃了,可惜僧多粥少,搶到後來連爛得比較不那麼厲害的人,也被當成獵物,所以妳看不到人是正常的,他們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對象,所以都到山裡找動物,或是守在離開W市必經公路上,等待漏網之魚。」

「你也吃了嗎?」麗姿聽見自己顫抖的聲音問著。

「欸,不吃就等著被人吃,吃了還能變強,小孩子最好了,不用花什麼力氣捕捉,味道也不像成年人那麼難吃。麗姿,妳想跑嗎?」小張緊握著手裡的女人,那種彈性和白嫩,曾經讓他意淫著一吋吋舔舐過去,過去只能在夜晚自瀆時幻想的高傲蝴蝶,一下子落在手心裡,怎會不想要扯壞牠的翅膀?

「放開我!」麗姿拼命地掙扎,相對地他卻強力地將自己拉進了房間。

「別怕,我不會吃掉妳,這個城市已經沒有女人了呢!那些綠皮殭屍怪物根本不能說是女人,我就算再上火看到那些也倒胃口啊!麗姿,妳還是這麼美……」

他解開褲頭之後,就開始拉扯著麗姿的衣服,布料像紙片般破裂,麗姿驚喘著,無法同時思考小張剛才說的話,還是他現在的行為,只是一轉眼,他就硬掰開麗姿雙腿扶著陰莖頂進來。


「啊!」
麗姿僅能憑視覺理解到他的暴行,以及自己被強暴了,屈辱的心情讓她叫了出來,卻反而變成取悅男人的舉動,只見小張仍穿著衣服,更加瘋狂地在身上搖動。

一點感覺也沒有……
如果閉上眼睛不去看,和自己一個人躺在地上並無分別。

麗姿於是試著這麼做,果然如此。

男人一邊呻吟一邊喃喃自語,說話聲讓麗姿又張開眼睛。

「妳離不……不開這裡了,大家不會容忍那些還有救的人自己逃出去,他們把發電所和能對外求援的地方都破壞掉了,當我的女人吧……麗姿,我比守義更愛妳,讓我保護妳……」
小張喘著氣,撩起上衣,肋骨以下有一大片腐爛凹陷的傷口,甚至能看見白色骨頭,綠膿堆陷在體腔內,傷口附近肌肉乾枯堅硬,放下衣服乍看不出異狀。

「妳看,只要吃新鮮的肉,傷口就會慢慢好了。」

他看著麗姿的眼神除了性慾外,還有一種面對食物的饞意。

「你……不是說不會吃我嗎?」親眼看到外界的瘋狂變化後,麗姿發現自己也產生了古怪的念頭,近乎本能地,為了要適應而生存下去,因此誕生的計畫,而她眼前就有第一個實踐對象。

小張放下正揉捏的兩乳,連甩了自己幾個巴掌,他懇切地看著雙拳緊握瑟瑟發抖的麗姿,沙啞地保證。
「不會的,不會的,我就算死也會保護妳不被那些殭屍碰到,如果餓到受不了,我就自殺,絕對不會傷害妳,妳是我的麗姿!」
他也是因為怪病而瘋狂的人,卻在絕望的谷底找到了安慰,他從未像現在覺得自己擁抱著的女人極度地可愛。

小張想,麗姿果然是需要自己的,只有他才能拯救她。

「我好怕啊……」麗姿哭叫出來,同時微弱地抵抗著男人的侵犯,他更賣力地抽插著,直到自己爆發在麗姿體內,他頹軟地倒在麗姿嬌柔身軀上。

忽然湧出的熱流讓麗姿一顫,瞬間似乎足以將強暴她的男人推開,但麗姿抬起的右手卻在小張看不到的死角緩緩地放下。

她哭得更委屈更大聲,男人興奮地啄吻著她的全身,麗姿卻著實被自己的演技,陶醉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