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死之城 第一章 2

死之城 第一章 2

W市,陰雨綿綿的一天。

街道上今天很安靜,幾乎看不見行人,穿長裙的女人卻多了起來,診所前停了一長排的車輛,護士忙著受理愈來愈多上門求診的病人,醫生遲遲未開始門診,卻無人敢抱怨或對其他人交談,每個人都雙唇緊閉拉長了臉,彷彿信守某個秘密地安靜。

麗姿在皮膚科診所附近徘徊,見到這種情況更加鼓不起勇氣上門看診,生怕遇上熟人。她已經給W市規模最大的醫院門診看過了,卻毫無起色,傷口雖然用紗布緊緊包起來,卻隱約有擴大的感覺,不能被人知道她得了怪病,W市的醫療資源果然不夠,她應該到大都市去找更好的醫生!

打定主意,她立刻回到家裡,開始收拾行李,身體狀況卻不時干擾著她打包動作,使得利姿更加煩悶了,恨不得找個出氣筒狠狠凌虐一番。

癌嗎?還是某種細菌感染?麗姿感到十分疲倦,小睡片刻醒來後左腿已經失去知覺,奇癢卻蔓延到了全身,她開始掙扎著摸索手機,電池沒電了,麗姿爬往客廳,此刻恐慌滿溢到了極點,她必須抓住現在唯一救星對外求救。

連絡外界的救命工具鮮明地浮現於腦海中,麗姿自從一星期前發現自己感染了怪病後,原本就只是一般女性的體力明顯下降,這樣匍伏爬行簡直要了她的命,紗布已經兩天沒換了,麗姿近乎狂亂地逃避再見到那傷口。

應該爛到骨頭了吧?為什麼不會痛呢?

她斷斷續續掠過破碎的疑問,也是這幾天麗姿不斷戳刺搥打著膿瘡附近時喃喃自語的內容,一點若隱若現的霉綠汁液滲出紗布塊表面,不慎沾到指尖時,她衝進浴室神經質地一再洗濯。

即使是現在受到壓迫著並且在和地板摩擦下,有著腐爛傷口的那條腿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啊!可是其餘的地方,卻在衣物摩擦下更癢了,麗姿張著滿是血絲的眼睛,她真恨不得把那些作怪地方的皮全都抓下來!

真的是生病?還是有人對她下降頭?麗姿曾聽說那些有錢太太其中一個曾經請神婆詛咒老公的外遇對象,還對她們這些聽得一愣一愣的女人炫耀,效果好到讓那女人抓爛了臉和陰部發瘋地跳水自殺。

自己什麼壞事也沒做過,她不信有人會暗中害她。
麗姿尚未發現自己等於在原地滑動著僅剩的兩手一腳,姿態滑稽得像隻被踩住殼的烏龜,她認為自己已經快要能勾到電話了。

再一點,再一點點。
她看見自己伸向沙發上電話的右手,忽然慢慢垂下,並且轉回自己的身體,不是那邊,去拿電話叫救護車來啊!

麗姿對手部保養非常注重,她也是法國水晶指甲的愛好者,W市有間彩繪指甲店,她因此擁有長長的美甲。

只要抓了一下,就像敲壞的水龍頭無法阻止,她著迷地看著自己的指甲發揮野獸最古老的功能,原本想要做的事,隱約感到是十分重要的事,卻比不上一下又一下自殘帶來的誘惑。

當她發現自己愈是抓得血淋淋的地方,還能發掘出幾分痛感,那股成就於是讓她高興得連正作響的電話鈴聲都聽不見了。

麗姿又哭又笑地,看著她現在荒唐的舉止,對空氣中並不存在的對象發誓。
「只要再讓我抓五秒,不,十秒好了,我就去找救護車……」


哎呀,她只是真的很癢嘛……

※※※

上海,迦南酒店。

麗姿的丈夫裘守義剛剛又播了一次家中電話,依然無法接通,雖然是下午時間也快五點了,通常麗姿應該會在家才是?他可愛的小妻子總是說外邊不如家中愜意,比起一般愛血拼的女人,宜室宜家多了。

他這次到上海出差將近一個月,但夫妻感情不錯,每天總是要煲足了電話粥,但最近一星期老婆的聲音聽起來心不在焉,他雖然不是很在意,還是下意識地增加了撥號次數,但麗姿在對話結束時頻頻催他快點回來的語調又是那麼急切,讓裘守義想她應該不是瞞著自己幹壞事。

也許真的出門了吧?
裘守義放棄再等待空洞的答鈴,對於家中情況一無所知,繼續工作下去。

三天後,W市。

現在麗姿家裡一片死寂,電燈也不曾切亮,黑暗像頑強的黏菌到處吞噬,窗帘緊密地閉合,使得原本整齊美觀帶著中產階級設計感的住宅,頓時變成野獸棲息的地穴,陰暗潮濕之餘更瀰漫著惡臭。

伸手不見十指的漆黑中,隱約有活物緩慢移動著,牠拖著腳步接近窗邊,顫抖地將窗帘揭開一條縫隙,霎時刺眼金光從縫隙中射入,原來只是夕落時分,那躲藏在黑暗裡的生物猛然閃避,光射進了客廳旁的鏡子,閃動了一下隨著黑暗的回歸熄滅了。

牠過了好ㄧ會兒才重新張開被殘照驚嚇的眼睛,口裏模糊不清地嗚咽著,邁着蹣跚腳步走到鏡子前,此時在常人眼中,缺乏照明的環境什麼也看不見,但牠散著綠光的眼睛,卻透過鏡面清楚地反射了影像,並且異常清晰地為自己所捕獲。

像是一隻雙腳站立的蜥蜴,頂著滿頭枯黃的亂髮。

牠伸出有着大塊暗色結痂,部份裂口仍持續流出膿液的斑駁手臂,慢慢地前傾,姿態竟像個畫好妝仍不滿意想找出瑕疵的女人,直到臉部即將抵上鏡子,忽然用力地搥打著鏡面,兩三下穿衣鏡就散了架。

「嗚…啊呀……」牠沙啞地嚎哭著,像是害怕引起注意,卻又只是一種細細碎碎的聲音。

麗姿看著如今比鬼還恐怖的自己,當她清醒以後,全身的抓傷都轉變為和怪病同樣的症狀,不知從身體內部哪裡流出的大量綠膿,無論她怎麼拼命擦拭都間歇地湧出傷口,就像肌肉全變成了膿,只剩一層皮裹著,她看著自己的身形快速地乾癟下來,已經不癢了,身體就像石頭般毫無知覺,要不是意識還很清醒,她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到底是……怎麼會這樣?

「我不是怪物,我是人!我是人!」她衝進房裡從行李中找她的皮夾,明明房間不亮,她卻能清楚地看見任何一件物品的位置和形狀,一把就抓到了她要找的東西。

麗姿抓著印有自己清秀照片的身份證劇烈顫抖著。

三天來她無數次想要打開門出去外面求救,看見自己猙獰可怕的模樣卻萌生怯意,她為何全身都腐爛了不吃不喝還未死?甚至比三天前昏倒時更有精神,更有力氣?

如果不是被當成怪物打死,就是被送去研究,誰會相信她說的話?

還有,她足不出戶的這幾天,為什麼沒人來問自己怎麼了?難道她那些手帕交也出事了嗎?

麗姿一再看著身份證,慢慢地,總算恢復了一點理智,不管現在變成什麼鬼樣子,她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應該要想辦法做些事。

抓起電話想要播給任何她記得的號碼,但是已經變得非常靈敏的耳朵,卻不曾聽見話筒待機聲,簡直就像她手裡拿著的,只是一件玩具。

她乾裂蒼白的嘴唇顫抖著,在糾結成塊的黑髮後,猛然溢出尖銳的哭嚎。

「守義,你在哪裡,我好害怕,快來救我,求求你……」

抱著頭將自己縮成一小團,麗姿既茫然又痛苦,一次又一次呼喊,一次又一次的落空,黑暗好比厚繭,毫無慈悲地將她綑縛。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