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二章 高中部的一天 2

學園物語 第二章 高中部的一天 2

「沒錯,就是你。」從窗外透入的自然光在鏡片上形成亮面,導致空野武研社的主將看不見他眼中恐懼的神情,但他想,區區一個弱不禁風的書呆子,想必已經從先前的案例中明白他的用意了。


因此這次社員居然就先把報名表放在白羽桌上,雖然少年看也不看繼續望著講台。

「我也要站起來嗎?」他只是覺得對方既然站那麼久,他坐著有點不好意思。

「好,你也站起來,向大家說說你的經歷。」主將覺得有點不對勁,但他想這個人連自己都想揍,光是看他的模樣就讓人心生不爽,應該稍微嚇嚇就能讓對方吃到骨頭,可別連尿都洩出來了。
他惡意地期待著。

「我以前的學校同學還不錯,有時後交換抄作業啦,不然就是一起補習,我還有個好朋友他現在應該在西聯市念私立高中,不知道他過得怎樣……大致說來有點無聊,總之還蠻順利的。」

廢話!

白羽的發言吸引幾下零落的笑聲,他則不著痕跡地看了下第一個被對方盯上的同學,又回到鎮定望著主將的狀態。
「那過去是這樣,到這裡可能就不一樣了,你不這麼覺得嗎?」主將不懷好意地點醒他。

「嗯,關於你們空空武研社提及的校園霸凌問題,其實我也挺在意的,所以剛剛在學生手冊上留意艾傑利是否有這方面的處理管道。」

「是空野武研社!」講台上的那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抱歉,我剛剛沒聽清楚。」少年報以歉然的微笑,順手翻開厚重的學生手冊其中一頁。

「這裡提到學園成立『風紀會』用來糾察學部與學院學生犯罪的自治組織,其中關於校園霸凌的校規有特別列出,一犯大過,再犯退學喔!而且犯罪情事重大者,還會通知警聯的少年輔導科約定訪談,我覺得這種做法挺不錯。」
白羽淡淡地說。

「再說,現在微物轉移證據檢驗技術發達,另外驗個DNA在學園這裡就可以做了,我們學園裡不是有『醫學院』嗎?雖然說也可以用『輿論』反制那些少數帶頭霸凌的人,來抑止這種放大恐慌的效應,但身為『守法公民』,我們還是應該要求助『公權力』代替群眾暴力比較好你說對不對?艾傑利因為是獨立區,所以是採用警聯公法,所以暴力罪犯十六歲以上就要負全責了。」

「我父母從小就教育我說,被人欺負絕對不能默不吭聲,當然身體健康是很重要,但是獨立判斷的思維也一定要保持。」

「哼,那種麻煩的做法還是留給你去用吧!」那名主將陰狠地說。
「防範於未然,當然我們都不希望有人在這裡被欺負對嗎?」
白羽笑得牲畜無害。

根本就聽得很清楚,而且肯定是故意的!

破流偷偷往白羽耳邊道:「你著重點也用太多了唄!」
「妳聽得懂也別拆穿我。」白羽眨了下眼睛。

「可是,各位一定疏漏了某件事。」碰了白羽這個軟釘子,主將急著要扳回一城,他看見了坐在白羽後方貌似親密與他低聲交談的綠眸少女,一道惡計湧上心頭,大步自台上走向兩人。

「萬一受害的是女學生,女人很多時候吃虧無法彌補,說不定會一輩子身心受創……」主將說到一半,獰笑著伸掌往破流胸部捏去,坐在白羽與破流附近的女同學紛紛發出抽氣聲,對方竟然就直接騷擾女生。

那名主將的手在瞬間撲了個空,他一回神才發現欲下手的對象不知何時閃到了另一側走道上,綁縛繃帶的手指正在掌心輕輕折著,發出喀地一聲。

「哇塞!有天鵝!」

空野武研社的主將被那句忽然反應不過來的漢語驚動,少女已迅捷無比地勾踢椅子狠狠撞上他膝蓋並絆倒對方,在同伴都尚未釐清經過時,充滿朝氣的手刀明快而沉重地削入頸側,頓時那名主將摔倒在原本破流的座位上,發出可怕的碰撞聲。

距離計算得剛剛好,絲毫未波及身邊同學,至多是白羽覺得背後震了一下。

「是的,沒錯,性騷擾是不可原諒的,我爹娘也告訴我,遇到這種事一定要先發制人『永絕後患』才行!」破流目光若有似無地掃過那些社員腰部,人人臉色發白,有一個甚至還不自覺摀住胯下。

「大家好,我是破流,我家在中央星城第九公民區開道館,名字是『翔雲』,雖然是非正式的,不過有時候我也會在裡面代理師範指導訓練。想要學防身術的同學可以私底下來找我,當然是免費傳授囉!」

不,這已經不是囂張就可以形容的態度了,白羽確定自己從某些女同學眼中看見了愛慕。

「對了,麻煩這位學長當我的防身術演練對手,真是辛苦了,其實這招不太適合初學者,我還有些招式雖然缺點是『很容易骨折』,但是實行起來簡單實用,請問有誰能配合示範?」
綠眸笑嘻嘻地詢問,不意外那些人俱是退避三舍。

「怎麼了,七班這麼熱鬧?」教室前門踏入一高大人影,其後又走入讓全班眼睛一亮的美人。

兩人穿著皆是刺有花紋的長袍,差別在黑髮男子是鹰紋且與其相襯的深黑,而有著一頭流光金泉似飄柔長髮的那人,穿著則是天白色,兩人站在一起,有種惡魔與天使的對比。

當然,以上描述純粹只是表象予人的衝擊。

以女性的角度看,黑衣者無疑是極品,對荳蔻年華的懷春少女,更帶有一種危險魅力,但她們被撩撥起來的甜蜜恐慌,注意到另一人冰雪似無瑕的美麗,又有種被洗滌的震撼,天白服裝的長髮美人有著雌雄莫辨的氣質,說他的美是陰柔絕對錯誤,因為他光是視線就讓人心生膽顫,且永難忘記。

這兩人忽然走入教室,帶來的是另一波風暴。

這時白羽又聽見『不管他們是什麼社團我一定要加入』、『我也要!』、『我想知道那個長髮學姊的名字!』、『不對,他是男生吧……』、『兩個都好帥!』等等竊竊私語。

原來感到咒術學院院生超乎尋常的不是只有自己,大家都這麼覺得,白羽對之前他不算大驚小怪的想法感到安慰。

「發生什麼事?」藻開口問,他左手臂上有著風紀會的臂章,表示他是來自學院的風紀委員,按照規定風紀會由學部代表和各院代表組成,咒術學院的代表,就是素來有阿奴比斯之稱嫉惡如仇的藻擔任。

光是從他願意在熱中研究與繁重功課中抽出時間從事公務,就可明白這位風紀委員盡責的性格。

「打架?」

「沒有沒有,我們在示範防身術。」破流彎起笑容。

「這位空空武研社的人來宣傳社團時,對我襲胸然後本人很自然地表現遇到這種事如何反應的方法。」她不忘將攻擊順序再描述一次,藻邊聽著同時微微點頭。

「她說的正確嗎?」
面對風紀委員的詢問,還完好的空野武研社眾人忙不迭地點頭。

「那好,下次示範最好找男性,而且點到為止,你們的臉和學號我記住了,現在是學部第一節課,宣傳社團不能違反時間規定。」

藻一說完話,其他社員連忙扶起頭昏腦脹的主將匆忙撤退。

「學部一年七班,現在傳達學生中心臨時變動,早上一二節課自習。」

「白羽,你隨我們出來,有事交代。」轉告完學生中心委託轉達的事務後,時川浪遊看向白羽,後者離座跟著兩人出到走廊。

不知院生來意為何,白羽安步當車地等著。

時川浪遊拿出一枚以金繩繫著的袋子交給白羽。
「這是戒之眼館長轉告,約定好要交給你的東西。」

「謝謝。」白羽打開後從中拿出一枚薄如紙片,但觸感溫潤如玉,在中央雕刻了鏤空獨眼的木卡。

「好好保存,當初我要拿到入館證明可是費了一番氣力才通過學級考驗。」

「是。」白羽感到兩人看著自己的目光有點變質,起因都是因為這張借書證。

戒之眼圖書館的進入資格真的有這麼特別?

倘若白羽知道時川浪遊正透過曾經由凱因直接授予戒之眼館木卡的前車之鑑,來衡量眼前這個新生的價值,他或許會立刻退回這張卡並且發誓他和那些怪人毫無關係。

但當下少年只覺得幸運地多了個能看書的地方。

「對了,你學院見習課的申請目標決定了嗎?」開口詢問的人是藻。

「還有一週可以考慮,不過我應該會去大學院的美術部。」白羽毫無心機地告知兩位學長他的預定計劃。

不過提到大學院時,白羽敏感地發覺眼前兩人的感覺有了微妙變化。

大學院也是古典時期就存在的老建築,如今的定位像是學園裡的獨立大學,它於其他學院有別的是,在教學方針上採用傳統內容,考試方法和畢業規定,也無其他學院的任務制度,是最有學校樣子的院築。

其中所著重的各部門學科,現在都各自有了規模較大的學院,但大學院內容較接近普通人就業選擇,順帶一提,也是大學部所在位置,但就讀率一向不高,屬於綜合性強的學府,在裡面讀書的教職學生數約五百人,多為高中部直升。

開放高中部見習的眾學科中,白羽選擇了美術,這也是他的優勢,這樣一來可免去增加課業壓力,多少也有這種考量,最大好處就是離學部近,走路或搭車都很方便。

除此之外,其他學院多數是和高中部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距離,也無專車接送,以約有四十個學院和高中部囊括在內的核心區範圍,已經可算是一座相當大的城市,而其中還有森林和山丘阻斷道路,那次咒術學院給白羽的深刻印象就是,交通方式絕對會成為問題點。

「怎麼了?」

「沒事,只是我們院裡有人在問你會不會來洛歌斯,真是煩人的一群。」都跑去出任務了還寫信回來問,時川浪遊看完全塞到抽屜裡。

「我想自己應該不適合學魔法吧?」白羽微笑。

「我只是個普通人,姑且不論學不學得會,也沒有能用的場合呀!」

「只是,如果不會給貴學院帶來麻煩,以後我會找時間常常去拜訪的,溫大人說要借我古書,而且那座城堡也很有趣。」

時川浪遊點點頭。

「你能這樣想倒也不錯,既然沒事,我們要回院了,再見。」

「學長再見。」白羽恭敬地告別,他看見藻回頭望了自己一眼。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