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二章 高中部的一天 1

學園物語 第二章 高中部的一天 1

對白羽來說,在學院古堡中的遭遇儼然夢幻一場,在那之後的一週間,他已打點好留學生在中央星城的落腳處,打算每天花約兩小時來回通勤到艾傑利學園上課,有了超音速的星軌列車真是幫了大忙,白羽在註冊時就有了體悟。


艾傑利學園高科技之匪夷所思超越想像,古典處也充滿歷史感,在生活多樣性與便利度上,也因其是獨立學園的地理位置,因此自成一格,加上學生種族形形色色,更帶出不同文化交流與需求設施,而且從學生中心種種申請書設置說明看來,這裡選擇通勤的師生還不在少數。

總之,白羽做為高中生的第一天總算正式開始了,搭乘星軌列車時少年由衷感到興奮,再轉十五分鐘的接駁車到高中部校舍大樓,他總算能安穩地到達目的地,也就是未來日日在此上課的高中教室。經過許多事,他也必須自己學習獨立過日子了。白羽拿起書包這麼想同時走下接駁車,往一年七班的樓層走去。

這時少年尚未留意到同樣是從接駁車中下來,走在他身後的馬尾女孩,她率性地將書包拎在肩後,雖是穿著制服及膝裙,走起路來卻虎虎生風四處顧盼新奇事物。

兩人都未曾留意僅十數步外的對方,奈何從接駁車群下來通勤上課的數百名學生中,彼此只是混雜在人群中的陌生人。直到人潮漸漸往不同年級及教室分散後,一路走上相同樓梯,停留在相同教室後門,兩個人才交換了一眼,什麼也沒多說地走入第七班。

通勤生到達學部時間,通常是早自習將結束時,星軌列車班次固定只有早晚兩班,因此當他們走入班級時幾乎都坐滿了。

這不是最大的問題,而是鬧哄哄的情況讓白羽根本辨識不出哪些位置是有坐人,哪些沒有,有的同學跑來跑去,有的鬧成一團,白羽為了處理公寓租借手續,新生訓練時請了假,看來這段時間,有的人已經組好小團體了。

馬尾少女習以為常地走入中間偏後一處空位坐下,第一次走入教室見到未來要相處三年同學的白羽,見只有她前方還剩個空位,無想太多便選擇入座,接著用眼角餘光打量環境。

早知道艾傑利是開放學制,申請入學不需要考試,讓落榜好幾次的白羽欣然填寫申請書,反正就算遠了點,偏僻了點,倒不失為好學校,至於文憑可不可靠,並非現在白羽擔心的事情。

但他當下就發現,免試入學果然龍蛇混雜,像咒術學院那樣浩盛的典雅風氣與只能在傳說故事中看見的院生,這裡非但不曾出現同類,毋寧說,學部與學院確實是兩種世界。

在學園裡,白羽忽然又看見他預期會出現的高中景象,普普通通的那一種,頓時有種不真實感。

也許是這裡的大樓設備全然不像普通高中規模,但走進自己的班,明明就是那種普通的高中生,還有點放牛班感覺。

確實,會來這裡讀書的大半不是熱中於升學的好學生,至少他自己就是這樣。

白羽來自普通的夏族商人家庭,家中採放任主義,他悠哉地學畫讀書,養出了略帶懶散的性格,只願意花點時間將學校課業維持在中段程度,除了喜歡的課程願意費點心思外,其餘並無多大興趣。

也可以說,看閒書少年是很在行的,功課就馬馬虎虎帶過。

不過開學第一天,白羽還是有種站立起跑點上的使命感,他將課本攤在桌面一一流覽細目,有點意外地發覺,艾傑利高中部編的課程,比起普通高中偏難偏廣,倘若不論其非考試取向的內容,感覺上不輸出西、北支柱地大城市的一流高中,看來將來要混過成績不能像之前那麼隨便了。

「呵呵,你是好學生嗎?」腦後傳來清脆女聲,白羽本能回頭,他沒想到這麼快就有人對自己說話。

兩手托腮噙笑的女生正定定看著他,那對墨玉色眼睛帶著古靈精怪的光彩,五官與髮型倒是給人英氣勃勃的印象,但白羽卻是留意到她纏了滿手繃帶,乍看有些駭人。

女孩笑得很陽光,白羽感到有點親切,單純因為她的外表,在髮色眸色與輪廓形形色色的同學中,和他一樣是夏族人,也許那對綠眸稍微混過血,但她說的是漢語,出現在一堆咭哩呱啦的通用語言中,白羽難免產生同族之情。

「不,我不是。」他只是自認不好也不壞,來學校就是念點書增加通識知識除此之外不惹麻煩的那種普通學生。

馬尾女孩『哦』了一聲,還是帶著幾分研究意味,白羽被看得有點不自在,不明白他是哪裡被注目了。

「這裡只有你桌子上有書呢,同學,我就想這種不用考試的學校哪裡會有愛念書的好學生來?」

「是嗎?不過基本上還是要唸一點吧?」白羽半轉過身索性與她談起來,在陌生地能有同樣母語的談話對象,饒是不太放得開的少年,也比預定中少了幾分生疏。

「這就看人啦!」少女搧搧手掌,一副早已放棄的模樣,白羽當時還以為她是對功課完全不行的人種,直到後來才知道,原來兩人考試實力與名次都在伯仲之間,只是擅長科目不同而已。

「學生手冊上不是有寫,高中部有低標開除制度嗎?如果沒修到一定學分,就念不了二三年級了。」

「呃,有嗎?」少女手一滑,忽然睜大眼睛。那本兩吋厚的學生手冊早被她看也不看地扔進衣櫥裡了。

「有的。」
難不成妳以為艾傑利是三年由你混的高中嗎?白羽看著少女的表情反應,他猜想她應該產生這種錯覺,還信以為真得很嚴重。

「唔……」她搔著長瀏海陷入困惱中。
「為何那麼厚的學生手冊你看得完啊!」

「反正在星軌列車上無事可做就順便看完了。」白羽回答道。

「普通人會那麼認真看那種東西嗎?」少女義憤填膺地提出質問。

就是看完了還能怎樣?
白羽不知該說些什麼於是保持沉默。

「喂,你是夏族對吧?哪裡人?」她興致勃勃地換了話題。

「臨安。」
「臨安?哪裡?哪一郡?」她以為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

「不是傑弗炎斯,是西聯市的城市,在西支柱地偏東北的地區。」

「那還真的有點遠吶,外國學生。我娘說,中央星城的夏族人很少。」
「應該是吧!」白羽對中央星城這個地方只是久仰,不清楚真實情況。

「你好像是通勤吧?那就是住在中央星城了?」
「沒錯。想順便看看傳聞中科技城的模樣。」

「我是覺得沒甚麼好看啦,熱鬧是熱鬧,可是我比較喜歡樹木多,野生荒涼的感覺,艾傑利學園的自然環境棒透了!」

這是從小看慣的人才會有的想法,白羽也不點破她,自己就是住在森林裡,他也喜歡森林,但不像對方那麼熱中,大抵也是習慣了。

「妳叫什麼名字?」白羽問。
「破流,頭破血流的破流,很好記吧?」

是不難忘記,但話說回來一個女孩子會這樣自我介紹嗎?

「白羽,寫作白色羽翼。」
白羽見對方嚴肅地點點頭,算是聽見了。

就在此時教室走入四五個人,膘肥體壯,帶著肅殺表情,白羽眼角餘光一瞟,總覺得對方來意非善。

「破流,那是同班的人嗎?」他小聲詢問馬尾女孩,後者努努嘴,聳肩答道:
「你沒參加新生訓練,大概不知道開學幾天內早自習是開放給社團到各班級廣告的事。」

「社團?」看來不像。

「唉,那一團從新訓就來過了,麻煩。」破流抱臂斜去一眼,語調轉冷。

白羽只見他們其中帶頭的走上講台,其餘一排排地發給簡介,不知為何剛剛仍熱鬧的畫面,一下子全靜了下來,人人臉上笑容也少了。

「各位一年級的同學,我們空野武研社正需要新血加入,讀書之餘鍛鍊體魄,培養強悍精神。」
站在講台上的那人眼角有道小疤,瞇眼看人時格外兇狠,他大手一比,指向七班某處。

「你,就是你,站起來。」

一個瘦弱的眼鏡學生東張西望半天,見被指名的是自己,低頭畏縮著避開視線,但仍不敵空野武研社的社員拉拽,半被迫地從座位上站起,見全班注意齊刷刷地轉到自己身上,雙手緊貼身體發起抖來,半晌吐不出一個字。

「戴眼鏡的,我問你,你以前被人欺負過嗎?」那名男主將逼問。

「唔…這個…我……」

「有沒有快點說!」他咄咄逼人質問著。
「有……」男學生被激得眼角含淚低下頭來恥辱地承認。

「那是怎樣?講給大家聽。」

「……以前國中的時候,有幾個人說他們很窮沒錢買午餐,要我每天給他們一萬炎索幫助同學,如果真的湊不出來時,他們就打我。」

「他們怎麼打你?」那名主將又問。
「用手,還有掃把。」

「你有還手嗎?」
「我打不過他們……」男學生伸手抹著眼淚,當眾被迫吐露過去,讓自尊再次受創,他以為來到一個偏遠並且不有名的學園高中部念書就能逃離過去陰影,他以為……

「男人流眼淚,可恥!你知道你的問題出在哪裡?我知道你連一次都不敢握起拳頭,為什麼?因為你弱!你是不折不扣的膽小鬼!現在你有機會變強了,俗話說,給一個人魚吃不如教他釣魚,我們空野武研社一個月連同教學和雜支出的社費才十萬炎索,花三分之一的代價,就可以蛻變成真正的男子漢!」
伴隨著主將的話,那名男同學手中多了一份報名表,兩個人站在他身後,眼鏡學生抖嗦著瀏覽上頭內容。

「而且,我們整個社團上下一心,絕不容許社員在外受委屈,你還想被人欺負,像條狗一樣賤踏嗎?你不想變得更強向那些人報復嗎?回答我!」

「我……我想變強……」他無奈地說。
「很好,那就快點報名吧!趁現在還有名額時,你可以優先卡位。」

一名社員壓著眼鏡學生的肩膀,他坐下以後一直低著頭,用頭髮遮著表情,拿著筆在報名表上塗寫著,其他人大都收回目光,好意裝作沒看見他顫動的肩膀,保持凝固似的沉默。

空野武研社的主將見威嚇策略成功,不自覺露出一抹笑意,繼續物色下一個獵物,很快,他發現竟有一個人低頭看書,論體型不比先前的眼鏡學生好上多少,又是個戴眼鏡的。

「你,第六排第五個。」隨著他發話同時,那些社員也往主將所指的下個位置移動。

「……」
「……」全班的人默默為那個不幸成為目標的人緊張。

「白羽,人家在叫你啦!」替他覺得尷尬的破流碰了下明顯不在狀況內的少年後肩,他這才回過神來。

「叫我嗎?」白羽頂了頂因低頭閱讀而滑落的眼鏡。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