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太陽國度 第六章 太陽的告白與之後 (中)

太陽國度 第六章 太陽的告白與之後 (中)

翌日,當我們出發到伊甸園準備開始上課,太陽在我檢查今天欲使用的教案時進來辦公室,開始我還不曾留意,直到他走到旁邊後才察覺。


「太陽?」通常這對扮演外人眼中兄弟檔的國度居民,只要是跟我到伊甸園上課,總是會直接到教室去,我抬眼看太陽帶著微笑的溫和臉龐,心情不禁跟著變好。

「藍,我有事要和你說。」

「什麼?」

「聽惡夢特使說,你好像很擔心我的花到底找到了沒?」
太陽搔搔臉頰半透明的金黃長髮,似乎是不好意思地說。

「我們習慣自己國度的時間單位,看起來就太溫吞了,不過我已經拼命在找,找了好久總算確定在地球上的這個地方。」

我還來不及說些句子,太陽忽然一鞠躬。

「對不起,考慮到老師的心情,我沒辦法馬上告訴你,不過,看樣子瞞下去也不太好,今天以內我會做一次正式告白。」

「你……不能先告訴我是誰嗎?」我的聲音有點顫抖。

我怎麼會以為能從宇宙中將目標縮小到地球上某個小島幼稚園的太陽,會分辨不出誰才是他的花魂轉生?結果我也是那群被騙的人類?

謀定而後動。就算先前說法是被影兒力量干擾,但在他們和解以後,太陽沒道理找不到他的目標,只是未把結果告知我。

太陽輕輕嘆了口氣。

「本來以為自己計畫了這麼久,應該能鎮定地應付了,可是以前從沒有過這種經驗,還是會緊張,我需要一點時間做心理準備。」

太陽帶著紅撲撲的臉頰,揉著手指逕自走了出去。

現在是怎麼回事?

「王子殿下終於長大了,老臣現在極度地感動啊!」沙啞蒼老的男聲從桌下響起,賽巴斯丁爬了出來,舔了舔牠的貓腳。

「這可是不能馬虎的重要時刻,吾輩儲蓄了許久的力量,這次終於可以變成人形守在殿下身邊了。」

怎麼可能讓你這麼做!
我眼明手快抓住賽巴斯丁的背,往陽台一丟關起紗門。
「大膽!你這人類……」

「賽巴斯丁,警告你,你的主人可是寄宿在我家,按照人類禮儀來說給人家添麻煩非常不敬,太陽那麼乖,如果有不對就是你惹的禍。今天你最好當隻普通的貓!省得給你主人丟臉!」我對這隻笨貓毫無好感,不但把我的車和沙發弄的都是毛,還會亂開冰箱和拿茶具不收好,會養貓的都是受虐狂,我可沒有奉承動物的癖好!

橘冷不防推開門,看我正探出陽台和一隻貓對話。

「喵喵喵喵~」

「聽到了沒有……啊,橘,妳來做什麼?」

「哪來的貓?」她挑眉問。
「我還以為你不會跟動物自言自語了,和小時候一樣還是沒變嘛!」

「妳不在園長辦公室來這做什麼,我要準備上課了。」

「有客人來,我想你最好和我一起過去。」橘露出笑容,硬是拖著我下樓。

直到門打看,看到裡面的一對人影,我才明白她說的意思,連太陽的也是。

「這不是你說的學長的朋友嗎?怎麼看起來你好像不認識?」湊近我耳邊說,我知道她已經在起疑了。

將視線投注回沙發上的人,因為我的出現,復又站起朝我這邊走來。
「我是說,他們應該還在墨西哥,也沒通知我說要回台灣。」

「這不是藍嗎?好久不見。」身材高朓留著一頭金髮的男性握住我的手上下搖晃,這個溫暖感覺是……太陽?

我在混亂之中勉力仔細打量對方外貌,大約三十來歲,和我差不多,五官深刻得像希臘雕像,但眉骨鼻間輪廓又帶著東方的柔和,差不多就是太陽長大後的模樣,說著一口流利中文。

「謙日和學爾這段時間沒給你添麻煩吧?」

「達~令~」大波浪長髮的紫眸美女有意無意地環胸強調胸部,翹著二郎腿露出大片肌膚,似笑非笑地看著我的方向。

「你一下機場就急著搭車到幼稚園看我們的寶貝,也得先謝謝人家呀!」

「呃……不客氣,歡迎你們來。」我起了一陣寒顫。

「Kinich Ahau先生,謙日和學爾現在在大班教室,還是我們先過去看看?」
橘很熱心地想帶路,我卻不知該說什麼才好,事前這兩個完全沒通知我,自行脫軌演出。

「不用了,還是別打擾小朋友上課,我們可以等下課時間再把孩子們接回旅館,我和妻子都有中文名字,請用孟曉稱呼我就好了,她是孟影。在美麗達(Mérida)的研究工作意外終止,我們就回來了。」太陽很流利地交代著。

「兩位中文說得真好。」橘滿眼讚賞地望著太陽和惡夢的成年化身,論起外貌也都是國際巨星等級,可惜紅顏白骨,明白真相的我只能靜待其變。

「我們都是混血兒,是在大學的漢學課中認識的。」
「原來是這樣。」橘點頭說著。

「你們接回謙日和學爾後又要回國了嗎?可惜,我們都很喜歡這兩個小朋友呢,我自己的孩子小空難得交到好朋友,卻這麼快就要分開了。」
「喔,有這種事,我也想認識一下這個小空。」

看見惡夢的眼神我就知道他一定想利用現在的外表欺負葛空,在橘看不到的視線死角瞪著他作為警告。

「橘小姐誤會了,我們正打算搬到台灣,讓謙日和學爾接受正統華語教學,之前工作忙得讓小孩子跟我們顛沛流離,又無法好好教養,現在都過了上小學的年紀,實在讓我們夫妻倆放不下心。還好聽朋友說有學弟現在在台灣當幼教老師,又是個好人,所以我們才想先把謙日和學爾寄養在藍的家,還有上幼稚園先習慣當地生活。」

「確實小孩的教育起步很重要,我和實也在煩惱要讓小空上公立小學還是朋友經營的森林小學好,有機會還想向兩位討教國外的情況。」

「實是?」太陽眨了下眼睛,對人名提問。
「唉呀,這個人就是這樣,我老公不喜歡和人交際,都躲在三樓畫他的設計圖,本來還想請他下來大家互相介紹的。」

「那就不好意思勉強了。」

「我帶兩位參觀一下伊甸園,順便介紹這裡的設備師資還有教學特色,讓兩位知道小孩子放在我們這是絕對值得信賴的。」

「那個,可以請藍帶我們參觀嗎?如果不會麻煩的話,我們很想順便談談孩子們這些日子在台灣的情況。」太陽提出要求。
橘沒考慮多久就首肯了,因此情況就變成我帶著這兩個明顯是外國人的存在往外走。

繞過儲藏間,我忽然抓住兩人手腕,將人給拖了進去,按下電燈開關,頓時灰塵飄散。

「討厭,老師你帶我們參觀這個啊!」惡夢嬌嗔完,趴在太陽胸膛上,我懷疑他本來是要用那副模樣撲倒自己,看我已經捏起拳頭警告,才聰明地沒這麼做。

「給我,解釋清楚!」我磨著牙。
變成現在這大人模樣,到底想做什麼?

「藍,請別對惡夢特使生氣,他是為了要幫我告白才出一臂之力,我──現在心情有點亂……」太陽深呼吸,即使換了個外表,那種無邪特質卻依舊強烈。
待他整理好情緒,才正眼看著我,不能不說現在宛若太陽神化身的姿態相當有影響性,其實,本來就是超常存在也談不上譬喻。

「我得正式對她說,要留在她身邊的話,不然,她一直以為我會離開,如果是用小孩子的模樣她一定不會相信的。」

太陽又恢復了那副害羞模樣。

「就是剛才那些?」那他找了半天的花魂不就是……

「嗯。」

聽起來也沒有多出格,我把告白一詞想得太複雜了。

「你的花就是橘?你發現多久了?」這一定要搞清楚,我緊盯著太陽不放。

「第一次見面吧!」太陽又說出爆炸性事實。

「那為何要騙我?」

「惡夢說講清全部實話你一定會生氣,而且會直接把我們兩個趕出去,所以我想讓你認識我,雖然來自與地球全然不同的國度,但我並不想改變現在的地球,哪怕只是我的花當下生命歷程。」

「她可是已婚身分而且葛空雖然不是親生的,但也是她和姊夫的兒子。」

太陽微笑著點頭,我那些話對他完全起不了作用。
「藍擔心我會用人類方式對橘姊姊求偶?」

太陽現在的俊美模樣,別說我看了擔心,就算我相信橘的操守,我那沒用的姊夫說不定還會自己先逃跑。

「對咩!太陽殿下現在的樣子真是帥到連人家都流口水了,老師,你雖然長得還不錯,可是──」
我摀住惡夢喋喋不休的嘴。

「不會的,藍。」太陽看著我時,表情竟有一絲憂鬱。
「畢竟我不是男人。」

「可是,在人類裏性傾向也不是那麼絕對的,唉,我不是鼓勵你。」按著頭側,只是我不相信太陽這種階層的存在觀念會比人類自己還保守。

「說明白點,我對橘姊姊並沒有那種生物衝動,我欠缺也不會有人類的愛情,但我還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表達,也不想去模仿地球上的習慣。」

「藍,模仿人類方式雖然能說服對方,但對我來說,那並沒有意義。」

太陽的話誠懇而直接,理智上,雖然我明知接納他留下,對我所在的世界是種衝擊,但我卻被他給打動了。

「我只是想留在她身邊,希望她不會有需要我的時候。」

「愛的本質是不分人類或異族的。」我摸摸不知何時變回小孩模樣,滿臉淚水的太陽頭頂。

「當感到寂寞時,你就明白了。」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