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太陽國度 第六章 太陽的告白與之後 (上)

太陽國度 第六章 太陽的告白與之後 (上)


『愛情沒標準~把握每一次的接觸~抓住有感覺的事物~
那就!去吧去吧去吧去~
嗚嗚!他是美男子~他是美男子~啦啦啦~
嗚嗚!他是美男子~他是美男子~啦啦啦啦啦~』


我得很用力才能克制捏碎手機的衝動,伊卡洛斯不是科技無能嗎?給我換這什麼鬼來電答鈴!

回家以後,也只能期待宋先生老實去投案,非親非故的,若非對澤志有一份責任在,我才不想搭理這種人。

這算不算某種道德潔癖呢?

倒在沙發上望著燈光想,自然而然閉上眼,難得聽不到小鬼們的噪音,他們加上貓全跑去浴室玩水了,算了這點水費就給他們浪費吧,只要還我清靜就好。

半晌,手機才接通,我本來就不喜歡這種聯絡方式,總覺得被支配了行動自由,奈何還是屈從於便利性。

「伊卡洛斯?橘有沒有打電話給你?」
『有的。』對方回答。

「我就知道,抱歉,有事拿你擋一下。」

『OK啊!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大表哥嘛。』我實在很不想承認這個才差一歲就騎到我頭頂的遠親,小時候好像還有過不愉快的回憶,玩海盜船遊戲永遠輪不到自己扮船長,有次還被迫當公主的討厭過去,所以後來在大學遇到,我就記得離他的系館遠點。

現在又都住在台北,真是某種孼緣。

『你聽上去沒什麼精神,和家裡的外星人鬧翻了嗎?』

都幾歲人了我會做這種幼稚的事?

把澤志父親的問題告訴他,我爬梳著頭髮。

「還不曉得能不能順利解決。」橘的伊甸園還未合法立案,雖然說國內這種情況並不罕見,但如果家長在兒子玩具裡藏毒還帶到學校來,這所私立幼稚園絕對是會倒閉的,我當初就不太苟同她把老宅院改建成幼稚園。

『哦,你們也真辛苦。』

「你還說什麼風涼話。」

『對了,那些國度居民到你家不是有目的的嗎?你要這樣無上限地收留他們?』

伊卡洛斯冷不防提出我未曾留意的問題,確實,這件事我還未仔細想過,卻是先適應了惡夢和太陽在我家的生活。

「怎麼可能?」我回答,應該是趕也趕不走,我才不想管而已。

「你用推理能力找看看太陽的花是轉世投胎到誰身上啊?」

『如果是你呢?』伊卡洛斯的腦袋猛然製造出一個可怕答案。
「不是!」我想也不想就否定。

『你怎麼確定,又沒證據?』

我能想像出他在手機那頭賊笑。

「我不和你爭這個。」如果是這樣,我就真感到毛骨悚然了,再怎麼說,我也不想收留一個對我有目的的存在,我寧願相信自己的直覺。

『我只是想說,藍,你別以為自己這樣想,就能改變外在事實。非人的存在,用人類標準去看,豈不太膚淺了?』

關機以後,我的心情一下子變糟,連太陽和惡夢從浴室中出來也不想動彈。

聽見他們細細碎碎的活動聲,就和普通的人類小孩沒兩樣,我卻感覺頭開始痛了起來,起身往臥房走去,進了門就往床上倒。

身體很快陷入床舖的柔軟中放鬆,思慮沉甸甸地,進入某種似睡非睡的程度,我並未聽到房門打開,卻感覺有人在摸我的臉。

拍掉那隻作怪的手。

「老師,刮鬍子啦!好像流浪漢唷!」稚嫩的童聲在頭頂響起。

「惡夢,我要睡了,出去。」管這死小鬼要去看Keroro還家庭教師都好,總之今晚我不想管教。

「才八點欸。」
「……」

「你怕被不是人類的東西碰嗎?」惡夢居然敢整個撲上來騎在我身上,真是造反了!

閉著眼睛把臭小鬼往外摔,反正國度居民是不會虧待自己的,特別是這死小鬼。
但我卻聽到一陣碰撞聲,連忙張開眼睛去看他摔了哪裡,惡夢趴在衣架下動也不動。

「惡夢?」我叫他的名字,臭小鬼卻毫無動靜。

我連忙把他從衣服堆中抱起來,輕放在剛才自己躺的位置。

他仍是雙眼緊閉,小臉皺成包子。

「對不起,我不該丟你。」回想起來的確是我的錯。

「丟?是丟欸!把人家當用過的衛生紙還是籃球,我是好心關心你,你知不知道啊!」惡夢忽然張開大眼,直接拉住我的領口往下扯,一連串話就從嘴裡爆出來。

「我們感覺得到哦,懷疑。」惡夢癟著嘴。

「本來老師的實境是沒有人類,很乾淨又很漂亮的,而且你也相信我們,為什麼你現在變得和那些人類一樣了?這樣選你做門扉的我很丟臉耶!」

最後一句讓我直接敲了下去,這小鬼,好話也不說到最後。

「我只是累了想睡,你來搗亂作什麼?」

「伊甸園的事啦!我是偵探團的代表,我們討論的結果是,因為大家都很喜歡那裡,而且還是葛空的家,雖然他這次沒份參加。如果有外力想要讓幼稚園無法繼續營業下去,我們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惡夢說到這精神就來了,眉飛色舞到讓我感到很不安。

「不管發生什麼事,伊甸園都不會消失的,以我爺爺的名義保證,哪怕是戰爭,就算殲滅一兩個國家也在所不惜,諸國會議的主席太陽也都答應了,反正人類比較沒關係。」

「等一下,太陽說什麼?」我抓住了惡夢的語尾追問。

「就他說人口太多,如果人類活動會影響到伊甸園的成立,可以重點式地清理一下,就算整個台灣陷入危機,我們也會讓幼稚園屹立不搖,喔嗚!不然就少了可以去玩的地方了。」

這些國度居民根本不考慮常識問題。

我又一次地頭痛起來。

「可是老師啊,所謂的真相不就是這樣嗎?每個人能夠活動存在的空間,就是那麼一點點,為什麼人類都喜歡把那些自己無法解決的危機掛在嘴邊呢?」惡夢手扠腰理直氣壯地說。

「如果大家都按照自己的習性生活就不會有問題啦!可是如果聽口號去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雖然是會因此變得偉大啦,可是這樣不就愈搞愈亂了?本來喜歡打仗,喜歡殺人,在人類社會裡只是極少的一份子,可是說些愛國啦神聖啦正義啦不是故意的啦!大家都卯起來做一樣的事情,還忙著指責不跟上來的人是不合群,人類也和旅鼠一樣,在做某種殺戮式的節育吧?這個時候還衝到前面就是死最快的笨蛋,優秀的基因才能渡過環境變遷。」

「你扯到哪去了?」

「啊,既然都是自尋死路,我們出手幫忙還比較乾脆。」惡夢雙手交扣夢幻地說。
「我們有想過,如果讓伊甸園變成真的『伊甸』也不錯呢~反正只要留一些人類品種在地球上就好了,可是太陽殿下又希望保持我們剛來這裡的野生狀態。」

「把你的妄想給我收回去!」我打斷惡夢愈說愈出格的內容。

「所以只是小小島國自己訂爽的遊戲規則,連人類公認的真理都談不上,老師就別為這個窮緊張啦!」

惡夢的霧紫瞳孔在小夜燈下閃著,就像某種貓科野獸。

「夏蟲不可語冰,人類的話是這麼說的吧?因為這邊太落後了,也沒有通路,不然來幾個異世界的魔王支配一下,人類就知道謙虛點,不過說起來,也太麻煩了,就像人類也沒有企圖征服酵母菌,有格調的國度居民也懶得拿這種小東西玩。」

「哦,這種小東西製作的食物,有格調的國度居民應該也不會喜歡吃吧?」我輕聲地說,惡夢立刻猛搖頭。

「這些都是大自然的一份子啊!我們應該要胸懷大愛,這點惡夢我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那個眼冒綠光看著我手中海苔捲餅的小鬼,也就這種程度而已。

我打開門,把餅乾扔到客廳的沙發上,惡夢果然追出去,把門關上,我就著枕頭想著太陽和花的事,不知不覺眼皮真的重了。

伊卡洛斯說的話也有道理,繪本的無邪人物,只能是藝術的濾鏡嗎?
那我們這些作者和整個歌頌善良的世界,也都只是在泡沫上築城的徒勞?

馬克思曾說,每種制度都有引起『矛盾』的內在力量,只有新的社會制度才能解決這些矛盾。

歷史其實也正是如此,自由經濟取代了封建制度,那麼前者難道不會又被某種社會價值或者宗教信仰打擊嗎?就連惡夢剛才說的亂七八糟那些,說穿了也是某種支配的方式。

不過那也表示了,虛幻也是擁有動搖現實的力量吧?

我願意這樣辯證,總有一天,眼中的矛盾也會轉變,橘和我的理想,也會作為另一種紀錄而存在。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