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太陽國度 第五章 賽巴斯丁所屬的偵探團 (中)

太陽國度 第五章 賽巴斯丁所屬的偵探團 (中)

──吾輩是貓。


大概伊甸園也等同半個家,並不覺得身上帶著星期一症候群,雖然每天總是獨自出門,等走到停車場進了我的黑色馬自達,惡夢才會從硬是賴著太陽一起延遲,哥倆好地用超自然方式出現在車上,屢勸不改。

因此今日我也不曾招呼背後地開門準備迎接嶄新一天。

邁步,離開,尖銳叫聲劃破走廊空氣。

相當淒厲,一瞬間頸背起了雞皮疙瘩,我下意識往外看,同層樓的走道四下無人,連中庭都空空如也。

見鬼嗎?或者是幻聽。

「放開吾輩…吾輩的……喵啊!」

抬起皮鞋,還以為踩到抹布,扭曲沙啞男聲才提醒我,那頭灰色花貓正在說話。
而壓在我鞋底下的是牠的尾巴。

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聖經這句話應該被重新解讀,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賽巴斯丁?」

「渾蛋!你竟敢直呼吾輩名諱!」

花貓拼命爬抓我的褲管,被我捏住頸後皮毛提了起來,本能縮起四肢。

「你不是回去了嗎?」

「要用實體生活在這個自然力沉睡之低級世界,只有太陽殿下和惡夢特使那種能力強大的層級才能辦到,吾輩必須暫時依賴此種四腳有毛生物。」

同理可證,太陽的影子一開始也是寄宿在人類心靈中,後來就算支配了小海的殘缺肉體,追根究底,那還是借用生物軀殼。

不請自來的太陽和惡夢,隨意遊走實體和虛幻的表現,讓我誤以為國度居民皆如此,原來不是所有存在都在地球上活動自如,現在想想,以這兩小鬼的稱號,在其國度身份也是拔尖了。

花貓揮舞著前爪,我不禁皺眉將手臂伸直。

「吾輩誓死追隨太陽殿下,有殿下的地方就有吾賽巴斯丁,你們休想拋下吾輩先走!」

「很抱歉,車內禁止攜帶寵物,清理起來麻煩。」迅雷不及掩耳地把賽巴斯丁往門內一丟鎖上,我快步往停車場走,上班快遲到了,老師遲到成何體統,身為班長的葛空說不定會帶頭玩起來,他只有我也同在伊甸園時,會乖乖像個班長。

「O-su!老師,你怎麼那麼慢啊!」惡夢從駕駛座上探出車窗,他今天倒是難得放棄在後座和太陽咬耳朵的習慣,移師至副駕,我有點擔心等等行車安全。

關上車門,我正要發動好上路時,車外響起了細碎聲音。

探出頭一看,賽巴斯丁正將前爪搭在車門上,我還來不及質疑貓爪破壞性時,惡夢已從我胸前擠了過去。

「讓吾輩上去,否則吾輩就要在此刻上『我愛濱崎步』!」

這個威脅令我啞口無言。

「賽巴斯丁,記得幫我刻中島美嘉唷!最近她也蠻紅的!」

「你們有完沒完!」

好不容易到達工作場所,才剛走進伊甸園外門,立刻感受到氣氛詭異,有些家長還集中在門外,似乎正觀望著,和那些人寒暄幾句,立刻被報以園內遭小偷的消息。

「橘!」

我打開園長辦公室的門,橘和姊夫正相對坐著,姊夫見我進來,迅速鬆開握住橘的手,都結婚那些日子了還害羞什麼?

我怪異地斜了眼正抓著圖稿和筆低頭猛畫的姊夫。

橘的丈夫叫葛實,當初因為他比我小上一歲,雖然是名義上的姊夫,以前可也沒少刁難過他,畢竟敢要我家的女人,鑑識其覺悟在所難免。

「藍,你今天慢了,還好小露先到,不然你要我同時應付那麼多人啊?」
小露本名曹上露,是橘新聘的幼教老師,負責帶中班,不過除了職務上必要接觸,我們沒什麼往來。

「我進來時沒看到她。」

「連廚房也被弄得一團糟,她和一些小朋友正在整理。」

「到底發生什麼了?」我追問著。

「昨天深夜園裡遭小偷,所有地方都被翻遍了,還好人沒事,剛剛和劉局長談過,晚點葛實會去協助做筆錄。今天早上大概只能先整理環境了吧?」橘挽挽頭髮,一臉的不耐。

「還好昨晚小空和我們睡,歹徒沒闖進臥室來。」

我垂下肩膀,幸虧當初三樓重新裝潢時,除了強調獨立性搭了室外樓梯,對內也在二樓的樓梯口加裝門板封閉起來,看來闖入的竊賊目標在於幼稚園。。

「樓下被翻成這樣,你們沒感覺?」

「換成是你全家開車去墾丁玩兩天一夜再回來,到家都晚上了,洗澡睡覺第二天一早還得上課,你會有感覺?」

這家人已經不知讓我該說什麼了,八成又是橘的主意。

看來橘已應付得差不多,和她一起送走猶不放心的家長,我回到班上,自然又免不了接收學生興奮好奇的連串問題。最激起全班沸騰的是,中班教室外的實驗菜圃損失慘重,我們做了一學期即將結束的觀察日誌沒了結尾,原本小孩子們連菜色都詳細規劃好了,頓時怨念四起。

待午休時間,我脫力地躺入椅背,敲門聲響起,走進來的是惡夢為首的太陽、葛空及小海縱隊,看得出小海毫無意願,小手還被太陽拖曳著。

「老師老師老師老師!」惡夢狂拉著我的手臂。

「幹嘛?」

「真沒意思,這是你對可愛學生的反應嗎?」惡夢嘟著小嘴轉對葛空。

「小舅舅,園內發生這種事,我們不能置之不理,犯人有可能再來,所以最好有因應措施。」班長葛空眉眼有些陰霾,大概他對毫無覺察這事,多少損及自恃甚高的尊嚴。

不過這群小鬼興致似乎高昂得有點異常,據我所知,惡夢和葛空不吵起來就很好了,竟然結盟?

「你們午休不睡覺到底想做什麼?」我按著頭側,一邊猜測惡夢給葛空灌輸了什麼古怪念頭。

「結論來說,我們應該組織偵探團好從蛛絲馬跡中發現真相!」太陽笑瞇瞇地補充:「學爾說的。」

「謙日,你太謙虛了,你的分析能力很不錯啊!」葛空忽然握住太陽的手,兩個幼稚園大班的小鬼頭在辦公室內綻放出惺惺惜惺惺光輝,連一向嚴肅的葛空也……莫非太陽是惡夢用來釣他的餌?

小海從一干男生包圍中擠出,挨近我身邊並警戒地盯著他們,看似對強迫中獎很抗拒,葛空奇怪地望了在班上一向不起眼的小海片刻,自從與影兒開誠布公後,她就不再刻意裝做人類小女孩表現,但就外部行動而言,和過去的小海差不多,依舊是沉默寡言,但我想,憑葛空的敏感應該多少察覺差異。

「卡通看太多了,回去睡覺,葛空,你是班長,把他們都送回和室。」

「可是小舅舅!」葛空一有計畫就非得落實不可的個性,有時也很令我頭疼,雖然平常強調自主性的重要,但我承認有私心,不希望他一個人混在這些國度居民中。

「整件事很可疑啊!」葛空轉頭瞪著我。

「對,不可疑怎麼叫犯罪?所以交給大人來處理吧!這些原本現在的你們就不該接觸。」
我蹲下來按著葛空肩膀,刻意加重力道。

「成人和孩童之間的力量差距,是具備危險性的,你想讓同伴受傷嗎?」

「老師,其實我們每個都……」惡夢從葛空肩上湊過來,正要說些什麼,我眉心一夾煞氣浮現。
「孟學爾,之前你們父母因為工作太忙無法確實照應你們在家情況,這次來台灣特地要我好好『管教』你們,看來謙日還比你明白什麼是紀律和責任。」

「為什麼要對幼稚園的小孩子說這種不通情理的話啦!」惡夢抓亂一頭短髮,煩躁地低叫一聲,眼神卻閃著鬼靈精怪的光采。

最好是聽不懂。

才一晃眼,惡夢就抱住葛空往己方陣營拖,怕失去班長這主心骨?太天真了,這裡到底誰當家還不清楚?

「葛空,小舅舅有騙過你或對你不好嗎?」

葛空低頭不敢看我。

雖然現在已經是一家人,但在橘剛結婚那時,葛空卻是跟著姐夫搬進這個家,那時我和橘在他眼裡都是雖然習慣生活在一起卻沒有血緣關係的幼稚園老師,而他在我眼中則是早熟得過分的天才學生,實話說,最難相處的也是這種類型的小孩子,不易建立權威也不易產生感情。

真正拉近距離的機會,是在葛空主動提出要和我生活,讓新婚夫婦單獨去渡蜜月時。一開始沒人贊成,但葛空意外地堅持,最後以橘將時間縮短為三天並在國內過作為妥協,那三天內我和葛空談了很多。

怕傷害這個敏感的孩子,怕自己的能力無法引導他,嚴格說來最先打破兩人之間藩籬的並不是我,導致後來我對葛空有一種保護的責任感。

在那時,一個才要升上大班的小男孩,從頭到尾都乖巧得人見人愛的葛空,在我面前坦承他希望自己是爸爸唯一的兒子,雖然他希望爸爸幸福,但萬一有了新弟弟,他或許會生氣得想殺了他。

那時的葛空為何會那樣說,其實不難理解,希望被我責罵,好抵銷伴隨這個想法產生的罪惡感,但真正令我不忍的是,他已自己懲罰在先的舉止。

這種頑強不安,也許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沖刷殆盡吧?

所思所想無法獲得週遭理解的孤獨,兒時的我也曾經歷過,因此儘管只有外表相近也好,我放任這些國度居民接近葛空,期冀接近一種更尋常的相處交往,奇異者以奇異調和,就容易彼此認可,即使是競爭都好,但我也不想讓他們真的融洽無間,惡夢他們畢竟不是人。

「今天我會住在這,不過你的房間就要和學爾謙日分享了,說不定那名小偷還會再來,我也不能把他們倆單獨留在公寓。」
家裡會炸翻天。

「真的嗎?老師,我沒帶換洗衣服耶!」惡夢立刻笑開了花,早就知道這提議一定會便宜了惡夢沒事找事的個性,我才不想太快說出口。
「至於小海就……」

「我也要。」小海忽然出聲激起了我的驚訝,原先以為她是讓惡夢他們勉強拉來淌渾水。

「如果家長同意的話。」我依然有但書。

「那個小偷是壞人嗎?」小海抬起白淨的臉蛋問。
「大概。」挑幼稚園下手還把這裏弄得一團糟,就算不是最好也有個完美的理由。剛知道幼稚園被陌生人侵入消息,一瞬間我想到恐怖攻擊,隨後才記起這裏已不是美國,但依舊不能掉以輕心,也許是喪心病狂的戀童癖或者精神病患做出的也不一定。

雖然是作為竊盜報警處理,實際上倒是沒丟了什麼,萬一那陌生入侵者打算再犯,目標就必然是三樓橘一家的生活地點了。

「小海不會放過壞人。」那是影兒的眼神,我放開些許緊張,沉思該如何回答。

「不用想今天早上發生的事,就當偶爾來老師家作客吧!」

「好了,營火會解散。」我拍拍手。

「什麼嘛,還以為會更有趣的。」惡夢又轉頭不甘心地看了我一眼。

開門,沒想到門外還有人候著。

「老師……」

「澤志?想上廁所直接和曹老師說就好了。」

「不是,我想請問老師,那個修好了嗎?」

我想起一件答應過的小事,有點不好意思地面對前來詢問的男孩。

「對不起,老師週末忘記把那個帶回家了,不過我保證,明天就能還給你。」

「嗯,謝謝老師。」

像是小海的男生版,看見辦公室裡不但聚集了班長葛空還有近日在大班和中班都掀起騷動的惡夢和太陽,匆匆落下一句話扭身跑回去了。

「啥東西?」

我一掌壓下惡夢的頭,可以的話,就再補拍一下。

「老師,你真的不想當阿笠博士嗎?」

「……」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