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太陽國度 第五章 賽巴斯丁所屬的偵探團 (上)

太陽國度 第五章 賽巴斯丁所屬的偵探團 (上)


繭殼般的黑暗緊緊纏繞著我,原本只是在床上睡著,卻不知因何如此難過,空氣中的氧因不知名緣故顯得稀薄,連抬起手臂都感到困難,只得命令自己想辦法張眼。


該死!是惡夢在做怪嗎?

最近實在太縱容這小鬼了!看了幾部靈異片整天淨想著裝神弄鬼!

沉重陰冷的觸感自鎖骨處攀爬,直到黏上喉頭,即使一直保持思慮澄明的我,心跳也忍不住加快頻率。

半張著幾乎黏合的眼睫,努力讓自己抓回清醒意識。

原來胸口坐著一個七八歲大的小女孩,難怪會氣悶難當。

等等?小女孩!

睡意全給震碎,猛然驚醒之下,一張在月光下雪白的臉孔貼得極近,黑洞似的眼眨也不眨,小手大概為了支撐身體,卻不巧按在我喉嚨上。

「小海!妳做什麼!」
猝然撐起上半身,幼小身體卻似黏在身上,毫無因此動搖。

小海,但本質卻是太陽之影,據說是不見底的淵沉幽暗,此刻卻跑到我的臥房,斗室靜謐無聲,幾乎是處在封閉紙盒內。

她微微咧唇。

「姊姊不在了,我好寂寞。老師不是說要陪我嗎?你不會反悔吧?姊姊說騙人是要下地獄的。」

我調整一下呼吸,那一瞬間只有兩個字閃過腦海,『咒怨』,真是,連自己學生也怕。

「小海,現在是半夜,大家都要睡覺的。」

用耐心化育小孩子的任性,絕對不可以因為自己的情緒而遷怒,因為小孩子不懂事,就算那個小孩子不是人類也一樣,惡夢就是血淋淋的鐵証。

「可是我好難過,你怕我嗎?老師。」

我嘆了口氣,伸出手臂把她抱起來,往客廳走去。
「沒有,我只是有點意外。妳亂跑媽媽會擔心。」

但小海到底怎麼進來?先別提門鎖防不防得了國度居民,先前太陽不是為了抵禦影兒入侵,還有他自個國度的監視,張開了所謂的結界嗎?

「媽媽不知道我出來。」

隨著小海說話我剛好走到客廳,頓時血壓升高。

電視螢幕上攻殼機動隊的人物還在和敵人拳打腳踢,惡夢似乎因沙發太舒服了,縮成一團看似熟睡,客房之門打開縫隙,探出太陽金黃色頭顱。

「藍,我聽到有人在敲門,你們都沒反應就我就讓她進來了。」太陽竟然是親手放人入內的元兇。

「那不是你的影兒嗎?」我無力地確認。

「暫時我們對對方沒興趣,也就談不上威脅了。不過我結界張著,主要是防……」

書房砰然大敞,從裡面竄出一名矮胖老男人,他穿著乳白與淡黃色系制服,看起來聯想到與太陽有關,揮舞著巫師用的金色長杖朝我當頭打下!

更正,目標是小海!從小女孩掌心竄出黑色荊棘狀的物體纏住長杖,兩人僵持起來。

那個長得像巴哈的怪男人忽然扭頭對著太陽悲憤地喊:

「殿下!您快走吧!老臣就算拼死也不會讓影子沾染您的!」

太陽動也不動。

胖男人面對小海,臉色漲成蕃茄,黑荊棘卻慢慢將他推出,站在兩方中間的我,感覺好像抱著超大型盆栽,小海純淨五官煞氣浮現,我又聞到那股荒涼死寂的空氣瀰漫她周身。

對方該不會以為,是太陽被影兒迷惑才讓小海進到結界裡,預備和太陽融合?

我看自己得制止這場鬧劇,這麼晚了還讓不讓人睡?

「全給我住手。」
沉聲制止他們毀了我的客廳,我先是轉向異軍突起的那男人。

「你是來找太陽的國度居民?」

「荒謬!人類小鬼居然敢對吾輩如此不敬!」
他逕自朝對太陽,後者表情平常,惡夢看來還是睡得一塌糊塗。

太陽從頭到尾一直隔岸觀虎鬥,帶著令人不忍苛責的無邪表情,走向暴風圈,同時縮減他和小海的距離,此舉又惹得男人驚叫連連。

「不好意思,我原本就說不需要隨從,他還硬是要跟來。我和影的心牽連在不同人身上,不用擔心我們了。」太陽望向小海的視線,平靜得難以判讀任何意涵,彷彿人類看著鏡影那般,一種單純的注意。

「太陽殿下,您要捨棄老臣嗎?嗚嗚嗚嗚!」

看著一個和巴哈神似的男人哭得滿臉鼻涕眼淚,真是感官上的莫大污染,我正受不了打算動手趕人時,一隻小手抬上沙發背,惡夢睡眼惺忪地攀出。

「吵死人了,哪個混帳……噢,是你。」

「惡夢,你認識太陽的隨從?」

「知道啊!他說殿下要去地球,很擔心那個國度有什麼可怕的魔物,到夢之國來和我借一堆人類的夢當參考資料!太陽剛到這時我還問怎麼沒看到他那個卡哇伊的小跟班。」

惡夢小嘴裡又冒出呵欠,他停頓了下繼續說。

「結果太陽不等看得入迷的他自己通過門扉了。」

也就是說,不盡責的跟班捨棄也不要緊。

「我說賽巴斯丁,你怎麼變那麼臭老啊!我記得你出生時也沒比老師晚多久呀!不會看人類的夢看到走火入魔了吧?」

我滿臉黑線地望著那個據說和我差不多大,『可愛』的『小』跟班,至於小海,她已經主動從我懷中溜下地,背對著我。

「再見,老師。」逕自開門走了。

那個名叫賽巴斯丁的國度居民鬧騰一陣後,跟著太陽進入客房,看來似乎要商議些什麼,或許太陽打算讓他打道回府,總之,我坐在沙發上隨手拿本書,這一夜看來是別想安眠了。

因為,我還得教訓惡夢半夜偷看電視的帳。

或許是自知理虧,當我轉到Discovery時,小惡魔很乖巧地看著獵豹趕羚羊。
這小鬼和我言之鑿鑿保證絕對每天只看一單元,我才買Stand Complex Alone回來,沒想到半夜玩這花招。

橘知道,我最討厭不乖又自以為聰明的小孩,沒收!

惡夢乖不到半小時,立刻露出本性。

「吶,老師,我很想知道笑面男的真面目,再讓我看一點好不好?」

客房很安靜,這些國度居民的溝通方式向來不訴諸聲音,因此我有些在意到底談話的結果會如何。

然後太陽偕同那名叫賽巴斯丁的隨從走出,後者如喪考妣地垂著八字眉頹肩而立。

猝不及防,有如翡翠水庫洩洪,八掌溪之氾濫,黃河發凌汛,老男人抱著太陽的小腿嚎哭起來,哀聲如嬰兒,這真是一幅很畢卡索的景象。

「殿下,我不回去,老臣怎能放著您獨自在這危險的落後國度上,萬一被妖魔盯上,萬一人類佔您便宜,老臣如何對全體長老交代!」

「賽巴斯丁……這裡的人都對我很好,你就不用擔心了。」

「老臣怎能不擔心?殿下連下午茶都沒用就通過門扉了,您從來沒這麼匆忙的!不是只是去視察一下嗎?」

「呃,我打算在地球渡個假。」太陽帶著可愛的笑臉,卻毫不遲疑地抽開腳。

「既然如此,請容許老臣留下來伺候您!」巴哈臉的老男人眼中亮起星星光芒。

「不行。」這句話是我說的。

「無禮的生物,退下!」

我和隨從賽巴斯丁槓上,他的主子我都沒在怕了,而且論身高論氣勢哪方面不是我勝?

收留這兩個小鬼已經是極限了,就算外太空再掉顆隕石下來都不能阻止我捍衛私人空間的意念,何況是個聒噪得和寵物狗有得比的神經質臭男人。

「太陽,請告訴這位先生離開我的住處。」

「好的,藍。」太陽隨應隨辦,食指一揮玄關方位。

隨從賽巴斯丁用怨恨的眼神瞪著我,一邊拿出手帕抹著臉,踏上小海的後塵開門走了。

「哇!老師好帥!好有魄力!好Man唷!」惡夢兀自用造作得要命的花腔補上馬後炮。

趕走賽巴斯丁後,太陽拖著幸運草花紋的睡衣衣袖爬上惡夢旁邊的沙發,無限悵然地托著兩腮。

「賽巴斯丁以前很可愛也很乖的,一聽說要來地球有可能需要用人類的外表,還拼命補習呢!」

我倒入單人專屬座,滿腦子只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全部拋棄掉。

「太陽,你也來這裡一週了,對你的花有消息了嗎?既然影兒暫時不成危險,伊甸園的生活你也習慣了,或者你要找的對象根本不在這邊?」

默默地,太陽低著頭,微翹的嘴唇上笑容枯萎了些許,依舊張著寧靜的金色眼睛。

「不用擔心,惡夢會陪你一起努力的!」惡夢貼近太陽,一邊元氣飽滿地鼓勵著他。

偶爾我會覺得,惡夢這種瘋癲的支持方式,簡直是剽竊人類誇張感情,以致我怎麼看都感到不太舒服。

但對象是太陽,不可思議地,我從一開始就不曾產生什麼擔心提防的感覺,或許是照惡夢對太陽的說法,提防也沒有用吧?

「好想像現在一樣,一直過下去就好了。」太陽油然發出喟嘆,嚇了我一跳。
「可惜頂多只能和老師相處一場假期,我們國度對地球日的計算方式,不怎麼長呢!」

我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伸手揉揉太陽的髮旋。

「那樣就足夠了。」

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秋。

但身為人類,在這段生涯裡撈取的鏡花水月,也足以和冥靈大椿者抗衡,那是不同的美,我一直這樣相信著,否則太陽也就不會好奇並找尋了。

「對了,」
眼睛雖然看著字裡行間,我緩慢地開口。

「明天起一個禮拜,我只會準備太陽的點心,就算在幼稚園裡也是一樣,要是你用其他手法偷渡物資,惡夢,東區有家賣和果子的高級點心店,我只帶太陽和葛空去。」

充耳不聞惡夢抗議怪聲,我順手收起CD盒帶回房中,趁著天亮前補個好眠。

心情愉快?是的。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