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太陽國度 第一章 惡夢降臨 (下)

太陽國度 第一章 惡夢降臨 (下)

兩個大男人在情人節用電話說悄悄話,這個場景真是沒話說的古怪,可悲的是我的朋友只有伊卡洛斯,連選都沒得選,只得把惡夢的事情用最理智的人類語言訴諸伊卡洛斯忠告,雖然他熱中的變態心理學和我期待的專業意見有點差距。


「伊卡洛斯,當有一天你家出現外星人怎麼辦?」
『太好了,哪時才有這等美事!』

我竟然忘記這個人除了是繪本協會會長,還曾跨海郵寄日本飛碟同好會的入會資格表。

「誰問你感想了!我是說實際處理方法。」

『當然是好好相處,表現地球人的胸襟,你可別學前蘇聯的特工和科學家,他們怎麼抓小地底人,又誘騙亞特蘭提斯小人魚,實在太不要臉了!』

「等一下,你真的相信?」我按著太陽穴,那裡正一抽一抽刺痛著。

『相信呀!你提到他把我的白人牙膏當成點心吃掉,這是真的嗎?』

伊卡洛斯常把我家當成躲避編輯催稿的台北區最後陣線,連衣物和盥洗用具都留了一套,平常我收在櫃子裡,就是不希望被橘誤會的糗事再重演,惡夢不知哪來的才能,這樣也翻得出來,想必他是知道廁所的東西不能吃,卻不知櫃子的。

「嗯,我一直懷疑這是不是幻覺,但同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三天了。」
每天有個死小孩扯著你衣服哭餓,想用幻覺逃避都沒辦法。

『沒關係,下回我改買黑人白綠雙星口味。』
伊卡洛斯的幽默感,每每令修養再好的人都油然興起想扁人的衝動。

「喂,說真的,你覺得我這樣是不是不正常?」
我略帶不安地問,雖然惡夢對我私生活打起的波瀾不小,但如他所言我的對外工作交際夠單純,目前除了主動告訴伊卡洛斯,尚無人知道惡夢的存在。

『你不是唯心論、認識論的信仰者嗎?你覺得有就有囉!何況這個社會每天都有亂倫強暴殺害直系血親之類的事件,你的怪談也沒多怪嘛!況且,你什麼時候正常過了?阿藍表弟。』

這傢伙老是仗著一表三千里的關係口頭占我便宜。
彼端傳來搖滾樂吵雜的節奏,可想而知對方又在邊聽音樂翹著腳丫看小說,笑得是快樂無比。

「你對外星生物這麼狂迷,怎麼不想過來親自目睹?」
這點是我懷疑的地方。

『都小學時候的事情,提它作啥?況且你正煩,我再去攪和,豈不是太干擾你了。』
聲音滲入難得的感性,伊卡洛斯放緩了說話速度,嗓音低柔,我不禁有些感動。

『再說,人家現在正溫習幾套舊漫畫,我覺得神劍闖江湖第十二集……』

「噹!」
我冷著臉用力掛上電話,客廳的壁鍾彷彿還留著震動回音。
去找這個人商量真是徹頭徹尾的錯誤,不,應該說這個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大錯誤。

「老師,你臉色很不好,排便不順嗎?」
惡夢含著牙刷從廁所繞出來,經過歷時一小時的教育,他現在已經很清楚什麼是用的,什麼是吃的。

「不是,我只是在思考現實與幻想的意義。」
癱在沙發上翹著腿,我無意識從茶几上拿了條法國麵包抵在臉頰旁,為何現在心底滿是十五十六世紀劍客的幻影呢?還是停止胡思亂想比較好。

「又有新作品?人類沒有我想像中的呆板嘛。我還以為地球人都不相信我們了。」
惡夢轉回廁所吐掉滿口泡沫,整理得整齊舒爽,我才留心打量他每日不同的裝扮,大多是有垂纓曳地的禮服,像個小大人似,風格很明顯的不是和米蘭巴黎前衛的服裝設計藝術那種,或許幻想的卡通漫畫作品還比較貼近,也挺像少數民族的服飾。

「我該好好沉澱一陣子了。」
除了創作上感覺瓶頸,生活中多出惡夢,我也難以分出太多精神,最重要的是這陣子的疲倦感,已經勝過了平常創作時把持的童心,是該沉澱心緒的時候了。

「沉澱?是長期躺在床上不動嗎?」惡夢眨了眨霧紫大眼,手上捧著一疊日韓劇的盒裝光碟,學我平常姿態半躺在單人沙發上。

「那是癱瘓。」
除了異於其他小孩的美貌,說真的,我看不出惡夢有哪裡和其他地球死小孩不同,耍賴、裝可愛、壓榨大人、佔據電視電腦還有把我的客廳弄得一團糟,差別只會在他會上引哲學下點佛經來頂嘴,滿嘴『不以物傷性』、『道法自然』,接著繼續看著電視把爆米花亂灑。

欠缺、不,根本需要從頭再教育的可惡小鬼!

「老師,你真的不是排便不順嗎?我看你蠻挑食的喔!找個女朋友照顧你比較好,地球人不是都常這樣做的?不過根據我的調查,你和一男一女都走得蠻近的,其他就沒特別往來的人類,那你是少數族群還是多數族群呢?」
講到最後一句,惡夢微微勾起眼角,滲透出曖昧的眼色。

「女的是我姊,男的是孽緣,總之你少想到其他地方。」
當時我還沒注意到和惡夢之間的對話已經超越了一般次元,達到一種我完全不想要的默契狀態,兀自對答著。

「是這樣嗎……」惡夢拉長了意味深遠的尾調,直到接收我的目光後才嘎然而止。

「不是血緣,就是有遠親的名義才認識吧?老師你好像沒有其他朋友,要不要我幫忙你結交一些呢?門扉開在這裡也忒打擾了。」

「哈!」
小鬼竟然會說這種話,打死我也不信。

「你不怕你們世界的秘密被發現就做好了,我可是很喜歡安靜的。」

「這倒也是,至少網路上也來往幾個如何?」

惡夢貌似無辜地建議,可惜我的最愛裡只有『文學』、『歷史』、『考古』、『旅遊』,半個聊天室網址也沒有,至於即時通訊程式的帳號密碼,惡夢則無從知道,儘管如此,聯絡人也只有伊卡洛斯,這還是他央求我多次才安裝的。

我慵懶地咬了口麵包,瞇起眼睛朝對惡夢。

「你別想藉由我這邊來開發人力資源,既然你們世界什麼都決定好了,在地球上的事務也請全部自己好好努力。」

特意加強了『全部』兩字,我如預期地看見惡夢臉上飄著遺憾的烏雲。

「可惜隨便認識人類是很危險的,要是遇上把侵犯他人自由當成朋友義務,把要求別人配合自己的意思叫做道義的朋友,那真的是很麻煩啊!也不曉得對方的包容力如何呢……老師,這點你就比較好。」

惡夢從禮服裡拿出我以出版的繪本,展演似地在我眼前晃晃。

「調查這裡人類的結果,發現很多人都是自私的,要是發現身邊的親人或朋友不是自己以為的正常,馬上就用自己的標準把對方捨棄掉啦!送入醫院或公告社會來放逐啦!完全不會顧忌以前的情分耶!」

「正常情況皆如此,你還想要求什麼?」
如果發現自己女兒搞同性戀,老爸有變裝癖,某個朋友其實不是人類,換成我都想生氣或疏遠逃避,又不是聖母瑪莉亞,會排斥是理所當然。

「這個嘛……總覺得沒必要為了滿足自己的心理需求,就去傷害別人似的。」
惡夢搔搔鬢角捲曲的黑髮。

「可是,在地球上,不管落後或開發地區也好,你要維持部落,國家或家庭,或者民族的秩序,一定得需要法律或傳統,既然有了公認的標準,那麼犯規的人,自然就是錯的人了。」

我不以為然地說,惡夢果然是不同世界的人,或許是不懂人類的事情,才能把這種話說得這麼自然和簡單。

「是的,不過每個時代的每個角落,總是有向社會發出革命的異端者,我們夢之國的住民可是最了解這點的國度。我喜歡老師這本『東方千稜月』的作品,因為老師的作品,我們能夠感覺,至少你不會拋棄你無法認同的存在。」

越是真誠不掩飾的人,就像擁有一千個稜角的月亮,無法彼此接近,希望沒有任何艱難就能撫摸到本體的他人,也不能隨意地碰觸,因此認為太過麻煩或困難而離去。

無意用交際面具呈現出任人撫摸的圓滑,為了不在人群中刺傷他人,只好停留在遙遠的天空,留下光芒和夢想給世界。

很久以前的作品了,似乎是高中時期,使用藍紫色系的水彩創作,當時我還曾想過要報考美術系,挺認真地準備推甄備審作品集,其中之一的舊作。

後來,準備的資料當然是用不上了,在家庭要求下順勢決定了國立大學但是和美術沒相干的科系。

「你怎麼會有這本書?」
所以我說是孽緣,若不是在伊卡洛斯死皮賴臉索討下,也不會為了增加繪本協會的成果名單而自費重新出版,發行量自然是少數,只有同好才彼此交換作品。

「這並不奇怪,夢之國當然是收藏了世界上所有的夢想,讀物、畫作更是方便搬動的形式,我就是喜歡老師你這種長滿尖刺的溫柔,總覺得充滿了趣味性。」
惡夢揮動著小手,只要我不開口,便忘形地吹捧著自己的國度。
這可以解釋成,想看好戲的意思嗎?

「很多時候,人不是溫柔,只是孤芳自賞而已。不是不願傷害別人,而是那個『別人』就像廚餘一樣,引不起喜歡的心情,更別說費心思去鬥爭。」結果,人都是重視自己,孤芳自賞是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的習慣,只是差別在,能做得有多徹底。

我曾相信只要努力,就能改變我的世界。
所以我親手得到了一個寧靜的世界。

「如果你要住在這裡,就別想企圖改變我,現在,好好睡。」
拂過惡夢的瀏海,單手用力將惡夢壓倒,看他四肢像青蛙一樣滑動掙扎,我開心地笑了。
「我是惡夢,還需要睡嗎?」惡夢不甘願地用兩手抓著我的手臂,昂首叛逆地壞笑。

「睡覺不好嗎?」我也愛睡飽吃吃飽睡的生活,覺得沒什麼不好。

「我和人類不同,我的睡眠只有一片空白。」惡夢解釋道。

「空白不好嗎?」我像是抬槓般重複反問,多加一隻手捏起惡夢肚皮,冷眼看他笑得喘不過氣,鄉下老家的外甥姪女都喚我邪惡的叔叔。

「哪…哪裡好了?豬頭!快住手──嗚哈哈……」

「如果你老是想探我八卦和開電視,不如睡了這裡好安靜些。」

改捏為戳,除了手上動作外,我整個人悠閒得可以泡壺香片,其實若不是在幼稚園裡得維持老師的莊嚴,和別人家的小孩不好動手,最快制服一個小皮蛋的手法絕對不會是孔子派的諄諄善誘,教育學家都說言教不如身教了。

「房間的床長螞蟻,不能睡……你放開我!」
「床不會長螞蟻。」我好心地糾正惡夢的說法。

管教小孩第一步,絕不當孝子,惡夢自己打翻的可樂,棉被床單就自己洗。

「那今天晚上?」充滿期待的口吻。

「客廳有沙發,靠枕。」我拉下束髮的黑繩,甩了下頭髮逕自往寢室走去,順便用腳帶上門,隔絕惡夢的抗議聲。

習慣性地切了所有燈源,直接仰倒在棉被上,我看著月光從百葉窗的縫隙間透入,在高舉的手背上塗染霜冷的銀白。

我真的長大了嗎?
心中時間彷彿仍是少年的延長,這十多年來,沒有嶄新進境,為了創造靜謐的空間,我幾乎把一切干擾的可能性都排除了。

知道自己並不是全然世故,也回不到童年的純真了,在這個夾縫領域中,我選擇了最無心理負擔的職業,而且全是和小孩有關的工作內容。

這種沒有生機的寧靜,卻依然令我心歡喜……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