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一章 眼之文書與少年 4

學園物語 第一章 眼之文書與少年 4

坐在椅子上袖子褲管均被摺起上藥,白羽被勒令像個犯人不得亂動。
還沒開學就遭遇血光之災嗎?他無力地想。
眼角餘光掃到那捲羊皮紙還乖乖躺在背包中露出一截,看來他真的把這趟送信任務想得太簡單了,怎麼沒料到咒術學院從建築到學員都很奇怪,但是,如果太正常了就不是能學習魔法技術的地方了,按照這種角度思考,不正常才是真正的正常。

眼鏡毫無預警遭人取下,藻的臉孔逼近,左眼皮隨即被對方撐開,金髮院生審慎地從那清澈的深棕瞳孔中辨識異狀,末了才抽身在一本厚重記事簿上草草刻劃數筆。

「沒被傷到或感染,可以了。」

「請問……那間房裡關的到底是?」白羽感覺心跳還未慢下。

「斐特遺跡發現的怪物,肉體是死了上千年的男性,但附在他身上的東西還存在著,所以按特徵是一種活屍。」

「喔喔!是浪遊上次帶回來的土產,我一直想見識見識,原來被藻學弟你藏起來了。」有院生發出興奮喊聲。

藻一皺眉,冷冷地補充:
「誰叫你們把外人帶到這來,萬一出事這間標本室會被查封,到時誰要負責?」

原來他是擔心這個,白羽和其他人頓時有種唏噓不已的淒涼感。

「反正人沒事就好!話說回來,藻,那玩意腐爛得很厲害,毒性應該沾上一點就足以致命,為何不用更徹底的封印方式?不然乾脆把它淨化掉也好。」

在研究生物上似乎有著怪奇趣味的院生頂了頂金框眼鏡,一本正經道:
「難得保持如此完整的活性,我想多觀察一下。」

想起尚未回答完問題,有人接續回先前話題。
「言歸正傳,浪遊一時間好像不會回來,我們把小學弟從溫公爵那接過來,想說導覽咒術學院,看來白羽很有興趣。」

「要參觀就走吧!別待在我這裡。」

語罷,白羽就被人拉起來往外大步快走,將其他人晾在標本室中。

「怎樣?玲瓏,第一次看見藻這麼熱心,簡直就像是奇蹟。」青年玩味地注視一高一矮兩道背影。

「學院也好久沒新血加入了,妖和藻還有小玲瓏都這麼獨立,學長我們很寂寞嘛!」另一位青年唇角浮笑。

「再這樣稱呼本人我就殺了你們。」少女冷漠地轉身甩髮打算離開,但她腳步略停側臉道:
「去年不是才趕跑六十三個想申請咒術學院的人嗎?」美麗精緻的五官似笑非笑地朝對眾人。

「追根究底都是電腦遊戲玩太多的傻子,以為隨便就能進咒術學院當什麼魔法師之類,連稱呼都搞不清楚的傢伙。」

「這裡可是正統的魔法研究中心,放那些只是想學花招的小鬼進來,萬一在將來任務考驗丟了性命,那也是我們當初沒把關好的過失啊!能不能學下去,到底還是要看資質如何。」

「這一個妳看怎麼樣?」如果挑剔的玲瓏和冷酷的藻都不反對,應該就可以期待。

「勉勉強強吧!反正和我無關,就算要收新人,不行也只是淘汰。最近要閉關準備升級考試,這季節如果還有呆瓜就記你們帳上了。」

所以才主動說要加入嗎?這個小學妹性格也挺壞的,但其他學長倒是感覺這是玲瓏態度最和緩的一次,幾乎僅是旁觀而已,過去她將人弄到住院的事蹟可是相當輝煌。

雖然提議要去看標本室的就是她。

「拿著戒之眼及我們院長授意的文書過來,看樣子像是個不得了的小傢伙哪!」

「對、對,一聽到那兩個名字,身體不經意就自己行動了。」此地還有記恨師長用任務刁難的前輩存在。

這廂還在惋惜太早讓小學弟脫離魔掌,白羽已經不知走到城堡何處,隨藻繼續參觀之旅。

「可是,我怎麼覺得,交給藻會去看的地方應該更危險?」
「畢竟是那個藻……」

除了玲瓏尚有要事外,原本就抱持著考驗目的的學長們,很快追著藻及白羽去向繼續觀察了。

時近午夜,原本棲息在城堡外牆梁托上的有翼鱗獸紛紛朝焦黃色月亮飛去,一人乘風在夜色踏上窗台,原本欲像平日般翻進自己位於塔樓中的寢室,卻發現小偏廳中擠滿了人,當下嘴角一抽。

「唷!浪遊,就差你一個,快來看看。」原本僅是方便三五人休憩的私人會客廳,硬擠了十幾個院生,讓綁著小馬尾的黑髮男子想自然地落地都顯得困難。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眾人讓開一條路,時川浪遊總算看見原本遮掩著的,趴在書桌上睡得不省人事的少年,孵蛋嗎這些傢伙?

「今天下午學院內忽然來了個叫白羽的小鬼,可他拿著凱因和龍風的重要文件說是要找你,還說文書只能親手轉交,好像是最早遇到白羽的妖說他是新人,所以我們就按那個老規矩領他去參觀白夢堡了。」眾人拱出了搞不清楚狀況的黑髮院生,事實上,他應算白羽第二個見到的院生才是。

「沒錯!我在找尋親愛的藻妹妹途中發現的。」妖挺胸承認。

有位灰髮學姊揉著白羽的頭髮,低頭笑著接下去道。

「我是帶他去綠金溫室的人,可愛的少年,不過感覺不出他身上有精靈元素活動的痕跡,否則聽之前的人述說他順利適應的自然表現,還以為是以前畢業的御術師兒子呢!」

老規矩?又是這些人發明的試煉關卡嗎?屢勸不聽的壞習慣,身為領導學生的時川浪遊不知被行政人員叨唸幾回招生不足的老問題,真想將這些無聊過頭的人全用船給載去極東大陸。

「雪右學姊,連妳也……?」時川浪遊抹了抹前額,原以為年資高過他的穩重學姊不會去淌渾水。

「哎呀,時川,你不妨聽聽他們的意見,白羽可是走完全程最後累到睡著喔!」

「要給我的文書在哪?」時川浪遊拿過羊皮紙,盯著上頭已遭破壞的蠟封,口中繼續詢問:
「然後,為何要把人搬到我這裡來?」

「因為我們和那位閣下約定好,若是參觀完白夢堡你還沒回來,就要帶白羽去找你,結果現在人睡著了,也還是帶過來,因為要當面把重要的書件轉交嘛!」先前的院生補充道。
「浪遊,戒之眼送來文書上寫了些什麼?」

時川浪遊舉手示意勿擾,仍持續讀著,末了他捲起羊皮紙負手站立,似乎不打算立即公開內容,選擇了轉換話題。

「那麼關於這個叫白羽的小學弟,你們有什麼意見要說?」

「感覺很有趣,好像很適合放在白夢堡裡。」

「這種說法太主觀了吧?」又不是玩具。

「吶,浪遊,他差點就被你上次帶回來的斐特遺跡活屍給攻擊,事後我們問他的感覺,你猜他怎麼回答?他居然說雖然很害怕,但相信學長們所以參觀也沒問題。」

「該說單純還是遲鈍呢?總之令人感動的反應,好想把更多恐怖的學問介紹給他看。」

「對了,是時候告訴我們白羽的來歷了吧?別說你不知道,處理入院申請是領導學生公務,普通應該幾天前就接到消息才是。」

眾人會群聚此地,自然是為了好好詢問出將來同伴的背景資料。

時川浪遊環胸瞇眼,以視線掃過每張期待臉孔,忽然嘆了口氣。

「這麼說他是獲得你們的認可也完美地通過新人的試煉?」
得到肯定回覆後,咒術學院首席,二十六歲的他現在已邁入處理院務第十年,對整座學院大小脈動無不在指掌中,可以說除了身份以外公信力甚至凌駕不負責任院長的才幹之人,這個孤高院生將指尖移向沉睡少年方向。

「如果像你這種進學院前就習得法術的天才另當別論,但這小子感覺不出會魔法跡象卻如此適應白夢堡,這裡到處是前代設置結界、魔法陣、封印和因不斷使用魔法而充滿變化無法安定的環境。縱使一無所知而前來觀光的普通人,光是停留就會難受而想離開,這完全是生物性的正常反應,和膽子大小是否信仰宗教無關。」有院生提出客觀情況。

「妖,該不會白羽和你一樣也有非人血統?」

「能騙過我的種族目前還沒遇過,我倒是覺得小學弟是人類這點沒有疑問。」夏族院生拖著青衫蹲在地上注視著白羽,篤定地回答。

「連妖都這麼說了,浪遊,十分難得的新人種類呢!如何?」

「你們這麼關心學院的事是很好,不過今年並未接到任何入學申請,我們洛歌斯。」去年似乎是由玲瓏帶頭試煉一口氣杜絕了好奇者的嘗試行動。

「咦?」聽得出有好幾道聲音共同合成。

時川浪遊表情帶著隱忍,他指了白羽半晌正是要眾人作夢之前先認清現實。

「據說藻也看過白羽了,那擔任學園風紀會委員的他應該知道,難道沒告訴你們那是高中部的制服嗎?哪個白痴說他是即將進入咒術學院的新人!」

妖委屈地低頭。
「學園這麼大,沒事我們又不會遇到稀有的學部生,我連高中部在哪都沒印象哩!再說真的遇到也是非上課時間便服居多,這種沒特色西裝樣式別學院的人也有穿啊!那個音樂學院……」

無視他的辯解理由,妖還是立刻被眾人以拳頭制裁。
時川浪遊望著他的小會客廳一片喧鬧,眉心刻紋深陷,若非在此地召喚火龍吃虧的是自己,時川浪遊早就出手了。

女性柔軟手掌按上時川浪遊寬肩,安撫式地輕拍。

「別太計較了,時川,本來會留院教學的正式御術師就相當稀少,師資也不好找,慎選新生確實有必要,不過加入不難,能留下來才是。」

「於公於私,我都希望有才能的新血能減輕目前學院人力不足負擔,這樣大夥也能專心在各自研究上。」時川浪遊罕有感嘆,僅是面對這位學姊偶爾評論。

「然而,為了維繫學院的聲望和傳統,對於外界求助無門找上艾傑利時,我們必須守護自己宣誓的榮譽而伸出援手,好了,連貓手都想借用的我需要各位的手,接過這張過期三天的『緊急』任務通知書。」
領導學生低沉卻相當具有存在感的聲音迴盪在小會客廳中,眾人頓時轉頭看他同時陷入寂靜。

有較為膽大的院生開口:
「浪遊,學長我趕了半個月路程昨天才剛回到白夢堡,人家想要多汲取家的溫暖──」

「不行。」

人人傳閱著羊皮紙,臉色愈來愈苦,又是遠渡重洋大型聯合任務,不耗費幾個月無法解決的那種,當著領導學生的面接過任務書,想裝作沒看到也不行。

白羽在人聲吵雜中逐漸恢復意識,終究在陌生地方難以放心睡眠,腦袋雖然能夠思考,但身體還沉浸在睡眠狀態,勉強張眼看去盡是人影晃動,時隱時現的燭光光暈不斷放大。

機智敏捷的句子,豐富多彩的辭彙,還夾雜著大量白羽無法理解的異國語言,這就是咒術學院……不可思議的地方。

有幾句他聽得清楚,能夠組織起來了。

「唉……又是戰爭。」

「由於這次變因太多,基本上不列詳細計劃,你們先趕到港口和參與行動的其他學院會合,船票就是艾傑利學生證,這次委託者有私人船隊。記得,到當地後先私下調查情況發展,確認委託方描述無誤後,就盡快促使和約訂立,避免軍隊劫掠情況發生。」

「這區歷史緣故我聽前輩說過,棘手是真的,倘若要中止戰爭勢必要促發政變,這一來任務時間又會拉長。」

「這些是你們要調查的部份,除了雪右學姊和妖,在場其他人都歸入這次任務成員名單,以上是戒之眼方送來文書,本院應對方式。」

白羽又閉上眼睛,這疲倦的一天,已經將他完全打敗。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