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學園物語 第一章 眼之文書與少年 1

學園物語 第一章 眼之文書與少年 1


那一天,無來由地,少年有種生命將就此改變的預感。


當他離鄉背景來到這處被森林及荒野包圍的大型獨立學園,立下重新出發的志向,世界彷彿帶著些許惡意地,在他眼前翻開了處處驚奇的一頁。

站在學園特意修築的林道中,身前身後是秋天樹林過濾的碎光與落葉,再遠處即一片陰涼,充滿著人類視線難以辨識的暗藍色陰影。

白羽撫著手臂不自覺浮起的雞皮疙瘩,眼前看見的景物與自身過去所生活的小鄉村大相逕庭,壯麗的森林,從地圖上入口標註處走了半天還不曾見到建築物蹤影,他不禁深吸了口涼氣,並泛起是否自己走錯路線的不安。

握緊手中的藤編木箱,白羽輕身前往艾傑利學園獨自進行報到註冊手續,這所傳說中不在北或西文明支柱地中,卻又培育了無數新近發明及學者的學術組織,其一千多年校齡,光聽就使人啞口無言。

少年按著高中部制服胸口,嘴角緊繃,上身覆著和秋意抗衡的黑短斗篷,之所以已做好正式裝扮,乃是在半天前,他就已從艾傑利學園邊境搭火車結束兩天旅程,並轉車來到據說接近學園核心區的休息站。沿途柴油發動的壓燃式引擎火車上靜靜地穿越兩旁樹海或荒野毫無人煙的廣大範圍,這些據說都屬於艾傑利學園的校地,但保持野生狀態從未開發。

看見這些的白羽,對於自己下定決心要捨棄過往進入這座學園的決定,很難不出現稍許徬徨,到底該說是先進的環保意識呢……還是怪異,但這所學園似乎是容許許多矛盾並存的自由開明作風。

他本想進入核心區後,應該很快就能找到學生中心,進而結束這種煩人的常規手續,繼續他另一個更加麻煩的落腳處安排問題,白羽並不打算在艾傑利學園中住宿,即使從環境考量上這樣方便許多,但在北邊有處據說能用超快速度將師生帶往最近商業大都會的車站,因此他早已透過函授申請北支柱地傑弗炎斯聯邦留學生身份。

順帶一提,白羽隸屬西支柱地聯合市公民,因兩處文化世界有和平盟約之誼,像他這種離鄉背景到兩大支柱地之間獨立學園的遊子,申請傑弗炎斯留學生資格,不但是必須手續,也是生活上體驗新知的高度期待所致。

白羽早就知道艾傑利學園是純粹的學術組織,否則不會出現這種高度落差的環境,這些土地有許多是七八百年前存在於當時還不稱為學園的幾所古老學院附近,而被曾在這些學院就讀的小王國領袖們一一致贈得來,逐漸包圍著學院擴大,而初代的學者們有志一同決議保留這些土地,讓它們用應有的姿態存在。

再者不知還有什麼原因,除了上述以外,原本在現今被定義入艾傑利廣大校地區域的範圍上還有一些小國家存在,但在千年間皆不斷分裂而衰退,最後人口或往南北進入支柱地或自然消滅,導致漫無人煙,這片土地似乎有自主意志般排斥被人類佔領。

然而,這些神秘歷史卻是白羽所傾慕的特質,他無法不被艾傑利學園的神秘與其締造的輝煌成就吸引,進而試圖一窺堂奧。

原本像他這種十六七歲的年輕人,通常在現代從小就已適應各自文化的普通升學制度,很難一下跳到艾傑利承襲古風的學院作風中,但艾傑利近年適應世情規劃的學部分別有高中及大學制,讓普通人也能在短短三年間接觸艾傑利的學習環境,無須做出投注漫長生命於專門學院的重大決定。

白羽總是想,身為夏族人的自己,同樣具有悠久歷史的記憶,應該會對這座學園懷抱好感,加上久處與封閉環境的童年時代,同時也萌生了不滿足的野望。

惟有實際接觸這些古老存在與權威,能夠在理解了自己的無知之餘,得到更多收穫才是。

這些都是他下定決心並說服家人的理由,但他現在卻有萬一在森林中迷路餓死的動搖感,無論怎麼說這森林也大得太誇張了,他不該小看地圖上的比例,在這種地方就算找不到人問路也欲哭無淚。

腳下仍不放棄前進,表現在少年臉龐上的表情型態是鎮定,愈是在這種時候,更能觀見少年頑固的信心。

忽然,他在前方路邊草叢中發現了一抹白影,加快速度到達該處,白羽以手指將那個物品從枯枝草葉中拖出,豎在雙眼前打量。

從觸感和紋路判斷是羊皮紙,捲成筒狀並用緞帶繫住加以蠟封,感覺像是某種文書。剛好白羽也走得甚為疲累,於是停在原地仔細研究起拾得物。羊皮紙是某種貴重物,在這個年代本無需要特地使用,如果是抄寫經典白羽還能理解,所以這件文書內容應該很重要,緞帶的繫法也讓人由衷感到高雅,加上蠟封上的圖騰,根本完全是個謎。

封蠟圖案為尖端向下的角錐形圖案中,加畫一枚直直盯著人看的單眼,白羽從未在哪本書上有過印象,他對歷史王朝之類的儀禮也頗感興趣,可並未記得哪個家族的家徽有雷同處。

在這種時候撿到這個對自己也毫無幫助,反而是增加累贅,白羽正想將羊皮紙捲放回原地讓尋找失物的人不至於找不到,天氣出現轉惡跡象,這下子又放不下手,萬一被雨淋溼之類,還不如他一並拿到學生中心給校方處理。

剛剛還陽光充足,一旦烏雲聚集,獨自在森林中徬徨就成了件連自我安慰都是空想的苦差事。

白羽不願逗留選擇立刻啟程,手上自然也拿著那封文書,大約過了一小時後,他總算在路上遇到了兩名正迎面偕行而來的男人,顯然與外界不同的裝扮看來像是學園的人,他心想有救了。

「那個……請問兩位知道學生中心離這還有多遠嗎?」白羽已經走到滿頭大汗,害怕怠慢休息的後果是在天黑的森林中求救無門,他想既然都走了半天,就算走錯路也要先穿過森林再做打算。

兩個男人都莫約三十來歲高朓身材,一個唇間叼著菸腰間配劍,另一位……白羽在打量時不禁多花了點時間,有關於對方如雪般不雜他色的白髮,以及親切地看著自己的眼眸,分別是金紫兩色,屬於白羽過去從未見過的奇妙人種。

「你是新生嗎?」叼著菸的黑髮男性不耐地皺起眉頭,白羽也無見過光明正大將武器帶在身上的人,一時間驚疑不定。

「是,今天打算去高中部註冊報到的白羽。」

「凱因,是學部的小孩子,怎麼辦?」

「呵呵,反正現在又沒別的事,問清楚也無妨。」白髮的凱因微微一笑,相當容易給人好感,帶著某種雍容的威嚴。

「你走錯路了,白羽,到底是依據什麼資料呀?」
白羽七手八腳地翻出地圖遞給好意關切的凱因。

「因為市面上好像沒有販售艾傑利學園的細部資料和導覽,我從書上印下的大概路線介紹。」
「嗯,確實我們有許多不方便公開的設施和研究,這張地圖大致上也正確,是給學部生使用沒錯,但是版本稍稍有點過時了,大部分學部生都是從北面核心區進入的,很少有直接從南方過來,所以不太會誤會。」凱因伸手在地圖某處一點,告訴他接近科技城邦方向交通會比較方便的路線規劃傾向。

「你現在所走旅道大都是騎馬用的便路,五年前入學專用道改成另一條比較寬廣且更近的新道路了,這條雖未廢棄,但屬於非正式路線,徒步的話可能要入夜才到得了學生中心,通常是自己人校內移動使用。」

凱因的話對白羽不啻晴天霹靂,兩人看菜鳥新生一臉慘白的打擊反應,也覺得同情起來。

「總、總是能走到的。」白羽想自己也只有靠毅力克服了。

黑髮男子留意到白羽放在行李箱邊的羊皮紙卷,表情頓時有些微妙。
白羽留意到這點,主動拿了出來。

「這是我在路邊撿到的,請問知道這是什麼嗎?」

凱因接了過來,轉給他的同伴。

「給你的。」

「咦?」白羽僵了下,會不會太湊巧了點?
「由我稍作解釋,白羽,不知你是否知道艾傑利學園除了學院,還有獨立的九個大圖書館,作為專門資料收藏機構?」

白羽點頭,並補充道:
「坦白說,那也是吸引我報名的誘因,聽說裡面收藏了許多新世界初期到現在的珍貴書籍。」

「既然如此就好說了。這封文書是由『連合與禁戒圖書館』,通稱連戒九館的其中一館『戒之眼』發給洛歌斯(Logos)學院的特急件,看,這裡有每個圖書館不同的紋印,為什麼我會知道呢?這真是個好問題。」凱因笑瞇瞇地指著正打開封印閱讀內容的黑髮男子。

「因為這個叫龍風的人,就是咒術學院最近三年來的新院長,而寫這封文書的就是我了,我是戒之眼圖書館的館長凱因,不過館長通常是名譽性質封號,所以龍風也是其中九位館長其中之一。」

「哦,洛歌斯學院?」白羽喃喃重複那個單字,似乎是某個有印象的單字。
「這是從古時起對學院名稱正統稱呼,比較常見的綽號在學園裡俗稱咒術學院,也就是研究自然魔法的地方。」

「魔法,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呢!」白羽覺得那只是奇幻小說的產物。
那眼前不是院長就是館長的,他遇上學園的大人物了。

「嗯,撇開這個不說,龍風你沒收到也不說一聲,我以為你已經處理好了。」

龍風瞪了明顯不合邏輯的某人,既然沒收到又怎會知道要提問?

「又是發到咒術學院這邊的任務,那個我不管的,煩死了,有人做就好,反正要看的人也不是我。」

羊皮紙被隨意捲回扔給白羽,看來收件人認為那是燙手山芋,白羽這方也不想保留,但現場沒有第四者能夠委託形成了困擾。

「咦,這樣一來浪遊又要抗議太趕……」凱因撫著臉頰,看來也不像是打算收回成命的反應。

「問題是戒之眼的文書必須被送到咒術學院,不然問題解決不了。」

「這裡就有個現成的人選。」龍風陰沉的眼轉到了小羊羔身上。

「說得也是,咒術學院就在這附近而已,白羽,你願不願意跑個腿,幫我們把文書送過去呢?有獎勵呢!」

師長的命令他能說不好嗎?
白羽乖乖點頭。

「小鬼,凱因是為你好,從咒術學院借到馬匹,天黑前就能趕到學部,若你不會騎馬還可以找人幫忙。」

「我會騎術,很樂意幫這個忙。」白羽連忙回答道。
「不過咒術學院實際在哪,我還是不清楚。」

「這你不用煩惱,跟著鳥走,它會引路。」龍風手掌一翻,一隻金色透明的小鳥就飛到白羽肩頭,他目睹神奇的一幕,勉力保持鎮定點頭。

「只要交給那裏的人就好了嗎?」聽上去不算太難。

「穿過庭園從大門口進入主建築,問人領導學生的辦公室位置,如果沒遇到人就是右邊長廊最裡面的房間,務必交到一個叫做時川浪遊的人手上。」
龍風如此命令著,雖然是路上遇到的高一新生,看他使喚的樣子還是很順手。

「如果你能辦到的話,凱因我就送你在本館閱讀的圖書卡。」戒之眼館長帶著無害笑容說。

「這個,我會努力辦到的,獎勵什麼真的不用刻意……」他是那種被人懸之以利反而不自在的性格。

「不不不,雖說是信差的疏失,我也不喜歡欠人情,再說如果以為連戒圖書館是公共設施就錯了,事實上,普通情況下要進入有資格限制,對高中部的學生,似乎是太嚴苛的標準。」

「若你是對未知事物有追逐熱情的人,這也算是圓夢的大好機會,來,努力去完成吧!」凱因無視同伴不以為然的表情,積極鼓吹著白羽。

「如果是這樣,我就更不應該用這種簡單的工作當代價占便宜了。」白羽正色道。
「應該堂堂正正按照規定,否則就算能進入那間圖書館,那也和別人不同啊!」

「原來如此,真是個好孩子,但你對連戒圖書館的理解錯誤,規定是規定,但那只是最基本的一種篩選方法而已,因為我們館長並未有那麼多時間一一面試所有人,真正判斷資格的有無,是由個人特質和各種條件決定。」
凱因為白羽正直的反應,笑意更深。

「反過來說,也有符合資格者,但因為其他因素,不被授予進入資格。再者,倘若你能完成任務再來煩惱接不接受也不遲,或許沒你想像中簡單呢?」凱因想,能在艾傑利擔任信差也都是專業人物,畢竟像龍風這種逃避責任型的領袖還不在少數。

「那樣我可以接受。」白羽點頭。

「給你個忠告,被人質問時不要退卻,但我想你可以處理得很好。」
凱因在白羽肩頭拍了拍給予鼓勵。

「嗯。那麼,我先走了,凱因館長,龍風院長。」白羽鞠躬告別後,遵循著發光小鳥飛行方向前進,內心雖有點不確定,但對這場奇遇多半還是正面感覺。

咒術學院……不,洛歌斯學院,魔法真的存在嗎?或者應該這麼問,什麼能被稱為魔法呢?

對這些毫無瞭解的白羽,就這樣踏上了他在艾傑利學園的求學之路。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