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一本有翼之書 chapter.6 治安官的鞋釦

一本有翼之書 chapter.6 治安官的鞋釦


拉拉卡撿起麵包球可惜地拍了拍,順著黑色長靴晚上看,一個白衫馬褲的貴族男性正抱著莎露狂吻,男人的臉因角度關係只能看見不到一半,但他身上散發著某種香水味,黑髮後梳紮成小把,繫以昂貴的絲綢緞帶。


他根本無視腳邊還有個飢餓地啃著麵包的小女孩,將豐滿的女人摟在懷裡,恣意地愛撫著,拉拉卡感到有些尷尬,她走也不是,自己被兩人困在角落,除非是貼著牆壁爬出去,否則必會驚擾這對廝纏男女,而縮入角落又不足以藏身。

末了拉拉卡只能無助地偷扯莎露的裙角。

女人微微退開喘口氣,紅唇被吻得像霜凍的玫瑰般鮮豔,因對方高明的挑逗技巧胸口亂跳。

「治安官大人,您今日怎麼回來得這麼早?有人正看著呢!」柔夷按捺在男子胸膛上,被一把握住湊到嘴邊細細啃吻,她哭笑不得地容忍對方的蠻纏,兩人有親密關係已不是一兩日的新聞,巴鐸鎮誰不知這個兩年前從首都被下放到邊境港口擔任治安官的某個浪蕩子,好好的官邸不住,偏偏要租下『龐都達達』二樓面海最好的房間過夜,辦公時間以外就和酒店女侍打情罵俏,但在偏遠的國境地帶,他還是僅次總督權力最高的官員,而海軍在此駐紮也是六個月前的事情而已,之前治安官如何獨大可見一斑。

「哦,這個小孩子莫非是妳的私生女?」他咧開白牙懶洋洋地笑著打量拉拉卡。
「去你的,老娘才二十歲,哪來這麼大的女兒?」莎露正愁沒機會,抓住了話頭推開治安官的騷擾,轉身摟住拉拉卡肩頭。

「她是拉拉卡,我今天在港口路邊撿到的孤兒,模樣生得可憐,和我去世的妹妹肖似。」女人帶著狐媚眼風一掃。
「你可不許欺負她。」

「呵呵。」治安官從喉頭滾出笑聲。
拉拉卡憋緊呼吸,一個字兒也不敢蹦出。

「今天不是海軍總督女兒的生日宴會嗎?您怎麼還在這。」莎露知道男人有許多應酬,今晚應是格外重要也不容耽誤。

「唉,我好不容易訂製的舞鞋,卻傳出裁縫師傅要送來龐都達達路上讓人給偷了,這下整套行頭全不配,我正犯愁呢!」治安官看不出緊張神色,他拍拍酒桶聽著純厚的回聲。

「怎麼回事?」

「憑德克洛那鞋匠的指認,巡佐們逮住一個小偷嫌疑犯正綁在酒店外,我先進來討杯酒喝,免得審問時口渴難耐。」

「你呀!趁早將正經事辦辦也好。」莎露果真倒了杯黑麥酒給他,並將人推出了廚房,免得小拉拉卡已經驚得快喘不過氣。

治安官朗笑著往外走,整間酒店因他走入而頓時沉寂,馬刺踏地喥喥有聲。

拉拉卡眨了下眼睛,初見的震撼還在,她啞口無言。

「那是我們的治安官達希爾大人,別看他不正經的模樣,做的是可比之前的治安官多得多了,劍術也是一流,曾經打敗過襲擊港口的海盜,唉,妳大概沒見過這種無賴男子吧?見多了就知道,要應付這些男人一點都不難。」莎露勾起笑容道。

「不過倒是哪個不長眼的竊賊,敢偷達希爾大人的東西,我也要去看看。」語罷她提著裙襬興沖沖地趕熱鬧去,拉拉卡想留下,考慮一下急忙跟著她出了龐都達達的大門,果然見酒店外一眨眼就聚集了滿滿的人潮圍觀,眾人你言我語地指指指點點那個被當成竊賊抓起的矮個子身影。

那人全身隱藏在有頭罩的灰白長外套中,但那日被怪鳥群攻擊撕破的痕跡還在,被巡佐猛然拉下遮蔽,那臉更是拉拉卡所熟悉的──她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莎露怪異地注視了一眼拉拉卡,當她是第一次看見賊人真面目所致。

但拉拉卡知道,她分明記得對方是前日救她的有翼少年,他的翅膀呢?此時少年卻像普通人般後背一片平坦,並且讓人以繩索自後綁縛著雙腕。

他看也不看自己,拉拉卡不安地握緊項墜。

此時有副官殷勤地從酒店內搬出了椅子給達希爾坐下,他翹著二郎腿品嘗酒飲,軍隊出身的治安官並不喜愛逮捕審訊裁決的繁文縟節,有時常就地審問,讓書記草草記錄了事,但他厲害之處在於如此行事倒也制服了不少地痞流氓,更常遇到水手喝醉打架鬧事出了人命,真要按表操課,此處監獄設備簡陋是遠不夠用的。

「德克洛,你說,事情經過如何?」

在他漫不經心的命令下,肥胖的鞋匠揮舞著修成短指甲的粗糙手指口沫橫飛開始描述:
「大人,今天下午好不容易趕製好您訂的款式,按照吩咐要送來龐都達達這,誰知在路上,這不知廉恥的小賊衝撞了我,故意將兩人跌作一團,這個是緞帶鬆了鞋盒也開了,等我回過神來,那鞋上的寶石已經不見了!而那小賊還連個道歉都沒有,大搖大擺想攜贓離開。」

「我質問他,他卻理都不理,剛好巡佐經過他還和他們打了起來,最後被擒也是合該有理!」

少年忽然抬頭,口中流洩聲音,是眾人似懂非懂的語言。

「他說,是鞋匠誣賴,他根本沒偷東西。」拉拉卡不自覺翻譯出來,頓時吸引了眾人側目,自然還包括了治安官。

「小女孩,妳也懂伊緒塔語,莫非是首都人?」

拉拉卡猛搖頭,恨不得縮入莎露裙襬後,暗責自己不假思索口快的錯。

「也好,妳就將他的話翻譯給大夥聽聽吧!」達希爾手一揮,兩名手下立刻讓人群退後,拉拉卡只好僵硬地出列走到外套少年旁邊,以期聽得更清楚。

在歷史上,伊緒塔語從更北方的大陸流傳下來,在她們國家中主要是做為文書使用的官方語言,首都學者和貴族也以學習並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為風尚,此外商人也使用做為交涉簽約時的通用語言,但是一般平民已經不太會說標準的伊緒塔語,而在腔調和辭彙上都自成一套習慣,特別巴鐸鎮是異邦人來去港口,更是早渲染了形形色色的方言。

拉拉卡知道,她和少年口音都容易惹人注目,但自己還帶著凡艾克鎮鄉音,反觀少年卻是字正腔圓,首都人才有的發音習慣。

如今被趕鴨子上架,眾人都在盯著,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少年又轉著寒光逼人的眼眸,繼續一字一句發言。

「他只是趕路的旅客,卻在街上被人陷害,對方並未查證就指責他是小偷還意圖攻擊,他只是閃躲不還手,鞋匠自己跌倒後便大叫大嚷吸引巡佐注意。」

「看來雙方各有各的說法,年輕旅人,巴鐸鎮既有我在,就不容許任何胡作非為的犯罪行為發生,既然你自言無辜,又何妨接受搜查證明清白呢?」
達希爾這樣一說引來群眾叫好。

「大人,他說不定早把贓物交給同夥了,他和那些下作的吉普賽小鬼一樣,老是趁人不備還裝出理直氣壯的模樣!」鞋匠忿忿叫罵道。

「我,絕不因自己沒做過的事,容忍他人的侵犯。」驀然,那名少年自己開口,環顧眾人,被他目光掃到的人都不自覺的感到緊張。
「東西失竊的證據在哪?」

「呵呵,看來事情愈來愈有趣了,德克洛,你說我那雙殘廢的舞鞋到底變成怎生模樣?」達希爾眼睛一亮,挺身坐直。

巡佐將鞋盒呈在少年面前,他只飛快地投下一眼,拉拉卡卻是好奇地湊近仔細觀察,卻因此蹭到了少年側身,她低抽了一口氣,卻隨及專注於那雙手工縫製染色的水鹿皮舞鞋,果然從上頭看見上頭只剩一些陪襯的裝飾。

「旅人,我是貝洛沙國首相派遣的治安官,不管你的年紀大小,只要犯了竊盜罪按法律必須上枷在港口邊的刑場示眾半個月,因此,至少讓我看看贓物不在你身上的證明。如果你害羞,可以進龐都達達裡邊檢查。」

「等等,失竊的是什麼寶石呢?」拉拉卡問。
「小姑娘,妳倒是很好奇,我可以告訴妳,是我從首都一個著名珠寶商訂購的水藍色海寶石,大小約有十五克拉,還有一些祖母綠,藍寶鑲在槿花造型的托座上,為了到時萬一要修改尺寸方便,送來這裡讓我的裁縫裝飾到鞋子上,寶石本身造價就很昂貴,配上珠寶加工更是提升了它的藝術價值,更別說那些一起失竊的祖母綠還是從其他珠寶上拆下,原本是其他貴族世襲卻拿來變賣,有點年紀的骨董了。」

「妳是要替這少年辯解呢?還是發現他有罪?」達希爾饒富興味地問。

「那個……假設是他偷的,」拉拉卡假裝沒看見少年狠狠瞪了自己一眼繼續說下去。
「那他是怎麼辦到的?聽起來那些寶石不只一個,而且應該是牢牢縫在舞鞋上吧?我剛剛看鞋子的情況,也不像被用力拉扯下來,那麼柔軟的舞鞋,想必也不好使力,加上時間那麼短促,所以我不知道有什麼方式能快速地拿走那些寶石呢?」
「所以我說他有同夥!幾個人趁我倒在地上時,大概用剪子快速弄斷固定然後交給一個人帶走,其他人擾亂我的注意!」鞋匠憤怒地揮動手臂,沒想到忽然殺出個拉拉卡。

「可是,不合理呀!」拉拉卡小聲地反駁,讓耳尖的治安官聽見,出聲催促她說下去。

「如果只拿走一個,最大的海寶石那還說得過去,畢竟偷竊與其說拿走全部,不被抓到更重要,而且那些寶石匆匆地放在一起帶走也會彼此磨傷減低價值,拿走寶石的人既然清楚德克洛先生的生意情況和鞋盒裡的商品,就應該清楚寶石價值,還做了這麼精細的監視,就不會隨意搶走變賣,只求一點點報酬。」

「那是他們分散放在同夥身上!」

「那這樣一來就很容易被查出了,當時巡佐在附近不是嗎?」拉拉卡又搖頭。

「德克洛先生給我們看的只是沒有了寶石的鞋子,鞋帶還在,如果是行搶,連鞋帶一起割去,不動其他祖母綠是比較合理的做法。」

「小姑娘說得也有道理,你對偷竊還真是了解透徹。」
「不,不是這樣。」拉拉卡對達希爾的調侃滿臉飛紅拼命搖手。

「其實,我自心裡有數,只是想看看兩方對照情況。旅人,你不主動證明自己的清白,這點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說?」

縛住少年的繩索忽然自行鬆脫,他伸出右手,手背上無端浮出金色光紋,形成一面徽印,治安官見狀變了顏色,立即從座椅上站起,以手按在額前行禮。

「女神在上,讚美錫蘭米亞。」

「女神在上。」少年簡短地回應一句。

「原來是魔法學院的人,難得在邊境見到,是為了任務嗎?」

「抱歉,按規定必須保密,但我不想和官員起衝突,請諒解。」

聽聞這些魔法師有意或已經介入戰爭的傳聞,達希爾神色曖昧地一笑,揮手讓下屬不再為難少年,他欠了欠身後隨即離開。

「好了,德克洛,從現在開始,我晚多久看見那雙舞鞋完成的模樣,就從半個月往上加起,你自己看著辦吧!」

治安官瞥了眼面如苦瓜的裁縫店主,哈哈大笑走回酒店,此時人群也開始散去。

拉拉卡望著少年即將沒入人群的背影,想要追上去,手腕卻被人握住,抬頭,莎露牽著她興奮地說著剛才見聞,一邊讓她身不由己地往龐都達達內移動,一轉眼拉拉卡便失去他的蹤跡。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