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一本有翼之書 chapter.1 閣樓裡的拉拉卡

一本有翼之書 chapter.1 閣樓裡的拉拉卡

國境邊緣的某個小鎮裡,有家經營了三十年的舊書攤,它坐落於一排狹窄的巷道中,剛好被古董店和科技機械回收行夾住,四周都是來往行人不多的店家,在難民潮不多的時候,小巷子可謂靜悄悄的極致,甚至從大路走過的人都要忘記裡面有人居住呢!


名為『時間之河』的招牌,是一塊長十一吋,寬約兩個手掌的銅片,被裝在門框邊突出牆壁的鸚鵡銅雕銜著,下方垂著星星月亮太陽的串勢,風一吹便發出聲音,平時鸚鵡則躲藏在玄關陰影裡,偶爾會有跑上階梯來躲雨的小孩子,好玩地猛搖招牌,驚動裡面的小老闆,等她跑出來,人都一哄而散。


「拉拉卡!拉拉卡!真是的,大白天也不看店,我進去囉!」
男孩腋下夾著竹籃,墊著腳尖往玻璃內看去,奈何玻璃積了厚厚灰層,只能依稀看見裡面萬年不變的書堆輪廓,用肩膀頂開木門,嘴巴裡叫喚著。

要是平常早就可以溜出去和湯姆他們踢球了,偏偏被媽媽逮來送東西,小男孩心不甘情不願地扯大嗓門。

門一打開後,乾爽卻夾帶濃厚紙香的空氣便撲面而來。
「切,到底有沒有人住啊!咿呀——」
小男孩抱了抱裝著雞蛋和圓麵包的籃子,鞋子不小心踢中書角,差點整個人擁抱大地,他七手八腳地站穩,有夠倒楣的一天!

陽光照亮了窗戶旁的一塊區域,將一樓室內籠罩在微微的光暈中,窗口邊的玻璃瓶插了滿把深紅色乾燥玫瑰,滿地亂堆的包裹,有些拆開放置原地,小男孩猜大概又是進書做了一半的後果,東顧西盼,沒人?

真是的!真是的!又要往樓上找人!搞得這樣麻煩死了!拉拉卡未免太不負責任了,害他不能趕上去河邊踢球的時間,都是討厭的拉拉卡害的!

二樓是儲書間、廚房和浴室,除書間裡放的都是一般人不會看的艱澀古書,再來就是一些毀損太嚴重需要修復的舊書,走道狹窄又陰暗,男孩嘟著嘴叨叨唸唸,走進儲書間,在某處書架後的空地,拉扯繩垂放下木梯,拈拈竹籃後小心翼翼地爬上去,在大概只有十五平方公尺大的閣樓裡,發現趴在書桌上不醒人事的少女,長長的黑色辮子拖在背後,臉頰下墊著本厚皮書籍,打開了約莫三分之一,左手攤在皺起裙擺邊。


「又這樣了,拉拉卡,快醒醒。」

睫毛動了動,拉拉卡慢慢地伸展僵硬關節,張眼茫然了數秒後,忽然發出驚天動地一聲大叫,差點沒嚇死喚醒她的小男孩。

「幾點?糟糕,我還得去雪點阿姨那拿東西!」
拉拉卡丁地站起,轉身目中無人就要衝下閣樓,才發現某對大眼睛正沒好氣地瞪著她,嬌小的身子,就算站起來也不過剛好高過小男孩一個頭。
「捷克?你來『時間之河』要買課本嗎?待會姊姊再幫你挑,現在我得出門呢!」
拉拉卡笑咪咪地摸摸男孩頭頂,猶未發現自己摸的小男孩已有鬥雞化傾向,整個大竹籃被推入拉拉卡懷中,讓她呆了一晌。

「真是夠了,媽媽已經拜託我幫妳送來啦!再不來買食物妳家要吃什麼?難道是書嗎?快點結帳啦!我還要去踢球!」

慢吞吞的拉拉卡,該不會有蝸牛血統吧?

「那就——多謝你啦!」數了兩枚銅幣放到捷克掌心,拉拉卡道謝。

「那我們一起下去,我還是要出去一趟。」
拉拉卡抽了件披肩穿上,在胸口打個結,再用黃水晶貓頭鷹胸針固定好,拿起一頂帽子,如此就完成外出準備。

兩人到了一樓,拉拉卡讓捷克先出了店門,再翻好休息告示牌,上好門鎖。
一齊走上路面,捷克早耐不住性子,用跑的出了巷口,剩下拉拉卡緩邁著步子,經過了水果攤、花店以及魚販子,馬車載著整箱甘藷噔噔地經過拉拉卡身邊,風吹起一縷稍稍捲曲的瀏海,拉拉卡連忙壓好帽簷,免得被風吹跑。

剎那間,腰背傳來衝擊,一道人影從後方用力地摟住,撞得拉拉卡頭一傾,帽子還是啪地掉落,法蘭絨的材質清理起來可累人了,拉拉卡不抱希望地想。

「拉拉——卡!喲呼!」

「愛麗絲!」拉拉卡認命地揹下重擔。
有著一頭蜂蜜色漩渦金髮的少女,慣常賴在拉拉卡身上。

「拉拉卡,奇怪的名字;拉拉卡,奇怪的衣服;拉拉卡,最奇怪的就是妳這個人了!怎麼有十五歲的少女還穿媽媽的衣服,還有這毫無變化的髮型,瞧瞧!這是老婆婆才有的打扮嘛!」
愛麗絲捧起長辮,對其嘆息道。

「好了,妳今天找我出來不是討論老問題吧?」拉拉卡整理好被愛麗絲擁抱弄亂的披肩,吐了口氣。

「什麼嘛!妳還是這麼無趣,小心老是待在那家舊書店裡,一覺醒來真的變成老婆婆囉!」

「真的是這樣也不要緊。」

「去!開玩笑而已,妳最近收的書裡,有沒有首都的流行雜誌呀?我想要改變造型,參考看看。」
愛麗絲拉起拉拉卡的小手,兩人像小時候結伴去上學那樣前後搖著手,漫步在行人稀少的街道上。

「最近是有進貨,不過我還沒處理完畢,最近妳好像老是在忙頭髮衣服的事情,為什麼?」拉拉卡對愛麗絲拉著她的手玩鬧的動作倒不排斥,由著她去。
反正,兩人一起長大,對於彼此也不知有多熟稔了,所謂的親友,差不多也是只剩沒血緣關係的親密朋友,不過對於愛麗絲很多思想和行為,拉拉卡還是有些捉不著頭緒,不過既然對方也這麼說,她們兩個人還是彼此彼此。

「妳還真是很遲鈍,這個禮拜會有首都來的士兵在郊外紮營,不打扮得漂亮一點,怎麼和他們聊天?我看過來拜訪鎮長的傳令兵,那紅色的制服和帽子好帥喔!」
愛麗絲忽然繞到拉拉卡前面,一本正經地拉住她的手。

「真搞不懂待在舊書店裡哪裡好,換成是我早就長出綠色的霉了,不如妳也打扮打扮,我帶妳去見見世面!」愛麗絲興致衝衝地提議著。

「『時間之河』是爸爸留給我的店,妳知道我不能放著不管嘛!而且學校關閉以後也不能做些什麼事,整理整理店裡的書也很好哇!爸爸去世以前還說過,為南方逃難上來的知識份子保留這個時代的智慧財產,是一件很偉大的工作呢!」
拉拉卡微笑著說。
「我本來就長得不好看,也討厭和人交際,窩在書堆裡反而樂得輕鬆,愛麗絲妳可以看過那些首都來的人以後,再告訴我他們長什麼樣子我就滿足了。」


「也只有你們家會傻呼呼地用糧食和水來交換書,想越過邊境去港口搭船離開的人,本來就不會留下那些佔空間的行李,還有啊!要是妳老是收留來路不明的人過夜,萬一戰爭打到我們這裡來,可是很容易會被當成間諜哦!」

愛麗絲插著腰,得理不饒人地教訓不停。

「好好好,可是那些人都很疲憊了,讓他們在一樓停留一個晚上,也只是舉手之勞,而且他們常常都留下很有趣的書本資料,爸爸常說,要不是非不得已,讓這些從發生戰爭的城市逃出的人攜帶到這裡,都是相當寶貴的知識。」
拉拉卡無辜地笑了一下。

「所以我說妳呀!就是這樣才危險啊!」愛麗絲無奈又誇張地嘆氣。

「反正像我們這種荒涼的小鎮,一時半刻戰火要波及也不容易,只是從士兵派到這裡,或多或少也不安全了,聽說港口的海軍也都開始演習,不曉得敵人會不會用科技來攻擊呢?」
望著茂密森林,愛麗絲皺起眉頭,不滿地說。海全讓小鎮四周山丘給擋住了,不知道的人還會以為他們生活在深山裡,其實這裡已經是離港口最近的小鎮,只是還有好幾天的路程才到港口。

「我曾經聽過戰區來的人說過,巨大機器在空中飛行,還丟下殺傷力極大的炸彈,真不可思議,希望不要有一天在這裡看到,嚇都嚇死人了!」

「不過最後還是我們國家會勝利吧!畢竟只有我們國家的海岸條件能夠發展海軍,國王陛下又積極培訓軍隊和魔法師。」愛麗絲自信滿滿地強調,雖然她也只是從文宣和少數旅人口中知道些許戰爭的新聞,對於武器使用和現場的情況並未親自目睹,位於邊境冷僻一角的小鎮居民卻不怎麼感到緊張氛圍。

「那是因為敵國的魔法歷史比我們長,要是他們有能力發動遠距離空戰,第一個轟炸的肯定就是港口了,書上說的空艦要由魔法來發動,大概條件還未足夠,只能在南方交界處試航的樣子。」
拉拉卡若有所思地說。

「咦?妳每天待在書店裡,怎麼知道的比我還多哇!」愛麗絲本來要誇耀自己的消息靈通,沒想到好友卻大出她意料外地清楚。

「這是我猜的,家裡有很多關於科技的書,我看過以前人怎麼使用戰爭工具的,只是現在據說只有首都才能使用科技,然後按照過去設計圖製造出的機械,還要依賴懂魔法的人才能讓那麼龐大的東西飛到天上,不過這一點敵國的研究比我們的進展快了些。」

拉拉卡直視前方,右手彷彿要保護某物地擱置在黃水晶胸針上。
「但是,無論如何我都不喜歡戰爭,戰爭總是破壞太多東西。」

「沒辦法,打仗這種事也不是我們能阻止的,還是不要談論這麼嚴肅的話題了,難得今天天氣這麼好,幫我去帽子店挑一款最新的,然後再改造一下,讓這附近都沒人和我一樣!」
愛麗絲雀躍道。

「放心,妳是這裡最可愛的小姑娘了!」拉拉卡模仿著酒館大叔的語氣,搖頭晃腦地消遣她。

「討厭啦妳!」

※※※


天黑了以後,拉拉卡獨自回到『時間之河』,店裡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半依靠直覺將黃銅鑰匙插入鎖孔,有些生鏽的門鎖總是得花上巧勁才能轉開,摸索著放在檯子上的提燈,拉拉卡送入一朵火焰,煤油燈才燃燒起微弱光輝,朦朦朧朧地,蠟燭要明亮多了。

小心翼翼跨過滿地紊亂,雖然很不習慣亂糟糟的景象,但是每每整理部分就累得要休息的自己也是懶惰代表,拉拉卡暗自發誓明天一定將爸爸的店面回歸以往的整齊乾淨,雖然整整一星期沒有顧客上門來,讓人產生慢點處理完進貨的事也沒問題的錯覺。

新帽子嗎?雖然很可能抵不上首都流行,但在這個小鎮來說已經夠新潮了,難怪愛麗絲那麼高興,自己靠著代筆書信賺的生活費,能買一些食物就算好了,本來爸爸會支持自己升學的,但學校倒了後又沒有繼任的老師來,就算有自己也付不起學費吧?不過能繼續住在這哩,拉拉卡就相當滿足了。

雖然她很懷念過去和爸爸媽媽三個人一起生活的平房小屋,但是為了還清債務和處理爸爸的喪禮,已經賣出去了,剩下的一些款項拉拉卡留起來以備不時之需,作為學費是絕計不夠,但奇異地她卻不像愛麗絲認為這裡沒發展性,老嚷著要去大都市找工作,『時間之河』是還很小時她就整天待著的地方,最後只騰出閣樓能住人,拉拉卡還是甘之如飴。
拿起一個乾淨的鐵鍋燒起開水,順手丟了一枚雞蛋下去,再去轉開浴室的水龍頭,拉拉卡靠著牆壁喘了口氣。

講哲學歷史的書太好看了,害她昨晚不自覺熬夜閱讀,卻因為老是停下來想,連一半都還沒翻完,
例如昨天她就看到一句話,『好的理由使戰爭神聖?錯了,是戰爭讓任何理由神聖!』讓她不禁噗哧笑出,要是讓愛麗絲看見又要說自己犯傻了。

因為她一向都不怎麼尊敬國王陛下,只是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而已。
雨聲劈哩啪拉打在屋瓦和窗戶上,浴室飄出蒸氣,拉拉卡解下披肩,輕吻著胸針。

這就是她的生活了,親愛的爸爸媽媽,請保佑她明日也平靜如昔。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