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人人人世界 尾聲 隨日而來的章節

人人人世界 尾聲 隨日而來的章節


也許你曾看過這麼一個故事,親愛的讀者,沒有什麼值得拯救的,也不留有哀傷的秘密,經歷了風風雨雨,只為了走到最初起點,扣開世界門扉。

炎熱的台北市,冷氣房是科技最普及的結界,因此人人都愛熬煮自然的快樂。

房間裡,風扇轉著單調催眠旋律,從桌上地面堆積題庫和各版本參考書,還有數張被氣流吹得到處亂飛的考卷,看得出這是個正準備接受七月大考洗禮的學生住處,考卷角落的數字千奇百怪,大致而言,能從俐落答案字跡看出作答者值得羨慕的頭腦,以及放蕩不羈的應答態度。

敲門聲響起,見無得到回應,自行推門而入,看見少年僅著一條平口內褲,躺在床上熟睡著,她抱著綁上緞帶的禮盒躡足而入,對著紊亂處皺眉。

「哥,還睡?被爸看到又要唸你考不上台大了。」
見少年還是無醒過來,她將禮盒隨意放上書桌,走到床邊,凝視難得睡得如此熟的那人。

少年寧靜地任睡眠捕獲,連同那雙誘人為惡的眼睛一併讓睫毛遮掩著,喉頭自鎖骨下陷處有著起伏陰影,她跪下來靠上那片胸膛。

「哥…北流哥哥……」
親吻著略帶鹹味的肌膚,額前削薄碎髮,仿如少年造型,輕刺擠壓著蜜色胸口,儘管如此,他依舊有如被詛咒般地沉睡著。

「今天,有人問我ㄧ個有趣問題,她說……算了,懶得你跟我搶,生日快樂。」
有那麼個瞬間,想拿起美工刀割開這個和她有血緣關係的壞蛋胸腔,不知花了多久時間努力,最後才知道他是個無可救藥的傢伙,隨便了,不陪她玩的哥哥。
她轉身離開。

然後,不知又過了多久。
微暗室內,百葉窗縫隙間透入亮光,北流自床上坐起,他盯著從臉頰滑落,讓手掌接住的冰涼水滴,內心卻充滿無情緒空白。

作夢了嗎?
然而他卻毫不記得夢境內容。
自己應該是沒什麼會感動到哭的回憶,所以是和海龜一樣,淚腺的自然分泌吧?

一手探入褲襠裡搔著,北流頹背走向書桌,拿起有些份量的長型禮盒,上面附了張小卡。

「生日快樂?這傢伙,我是天蠍座的啊!」

一定又是無聊亂送東西,北流伸伸懶腰,開始拆起緞帶。明知家裡有考生,Pandora還養那種吵死人的寵物,還好今天耳根子清靜多了,不自覺賴著床好睡過癮。

側拿著掰開紙盒,一不留神,內容物灑了開來,剪碎的孔雀尾羽讓電風扇強力氣流吹颳起來,襯著噴薄染入的夕陽餘暉,其中幾朵眼狀圖案部分飄近北流眼前,彷彿有無數色素聚集其上堆擠暴動,閃著萬花筒般的亮暗。

摘下蓋住眼睛的鳥羽,北流仍仰著頭。

魔術般的瞬間已經通過,他彷彿是有,又無取得某些斷簡殘篇的影像。

倏地拉起百葉窗,天空已變成紫色了,陰影到處滋長,床底下,參考書邊,以及自身。

北流伸出手,慢慢地探向天空,羽毛邊緣被風吹出鋸齒狀波浪,然後他張開手指,任其飄飛。

如同每個故事都有個偶然的開始。

正面往北,背面往南。

他還不知道答案。


【全文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