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賢者的暈眩 第一卷 第二話 白銀之望(下)

賢者的暈眩 第一卷 第二話 白銀之望(下)

起初還支持巫師找出奇怪謎題解答以免夜長夢多的漢克,在同樣被留在巫塔中三天三夜當對照組後,和黑娜爆出一模一樣的哀求,可惜依然不被接受。

漢克抬出再不去軍務處定時報到會遭到通緝的正當理由,從皇家巫師精細繁苛的研究鑑定工作中逃脫,隨即快馬加鞭離開巫師定居的高塔。

看見銀霜城的雄偉入口,青銀騎士差點沒連人帶馬感動跪下。

只要能避免再含一些奇怪的葉子數小時靜止不動,或者接受顏色詭異的藥草浴,就算丟臉地落荒而逃也值得。漢克在心中默默對黑娜抱歉,但是他真的受不了了。

如果漢克早知與海奇亞斯的再見會是如此收場,打從一開始就會死了找巫師求助的這條心。

漢克的確有軍人義務要履行,王都總是特別要求紀律問題,但他這一回城,大家都知道漢克過去三天在白銀賢者家中渡過,人人爭問密辛,導致漢克幾乎把軍務處當成避難所,連皇宮也不安全。

果不其然,又有新任務等著國王麾下的一等傳令兵,漢克習以為常投入緊湊的準備工作,又過了四天,實在擔心小黑娜,加上傳令兵任務裡也有要求助海奇亞斯的部分,漢克這才餘悸猶存再度拜訪白銀賢者。

「海奇亞斯,雖然我才剛回王都,但陛下忽然決定讓我擔任金雀花爵葛拉契夫大人的隨行護衛,拜訪鎮守東方要塞的大貴族,這次我會以皇家騎士的身分同行,你知道我還有其他工作。」漢克揮揮手。

「趁貴族們交際應酬時,我呢則檢視邊境的治安情況。」執行傳令兵任務時漢克的行動必須非常隱密,通常是單獨旅行,但國王有時也會像榨檸檬汁一樣,要能幹的皇家騎士代表國王以及貴族活動,而漢克則是兩種都很好用的人才。

「簡單地說就是當大使保鑣,沿途也會經過幾個軍隊駐紮點,順便交接中央與地方的情報流通。」這種工作沒人比漢克更駕輕就熟,沒點地方軍事人脈與對國土地理的熟悉也做不來。

「原來如此。」海奇亞斯交錯十指枕著下巴。

「這倒是很適合你的差事。」巫師看著漢克的表情,像是對他這些年的活動瞭若指掌,中肯的評議道。

漢克是騎士學院出身的特種軍人,原本就和宮廷關係密切,也理解儀容進退的重要性,是以純血貴族樂於和身為皇家騎士的漢克相處,但是傳令兵又在戰場上真槍實彈打滾過,派駐在外地飽經風霜的兵將也對漢克的本領服氣,不把他的鎧甲武器及頭銜當成裝飾品。

「我相信陛下開始樂意讓你多多露臉了,漢克‧比留斯,或許不久後你會有更多時間留在銀霜城。」白銀賢者用巫師特有的說話方式暗示漢克受到國王重用。

「我倒寧可不去想太多。」漢克搔搔臉頰。

蘇塔國王深諳漢克的重要性,加上漢克還年輕,軍階不高又非正統貴族,正是最好使喚的階段,因此也常常將他調派到王國各地協助不同軍團進行小型軍事任務。

漢克不以為苦,他知道幾年後少不了升遷機會,但現在輾轉征戰在所難免,因此有了「蘇塔的燕子」這個綽號,指他能回銀霜城過冬就是幸運了,但海奇亞斯言下之意是他馬上就會被重用,比漢克的預期還要快,這讓他有些不安。

「這次的任務是到烏爾嗎?」海奇亞斯拿著漢克規劃的路線圖和旅行計畫審視。

「有些遙遠。」巫師沉吟片刻。

「聽說王國東方有許多奇妙傳聞,這次我與葛拉契夫閣下輕裝趕路,不打算攜帶隨從,不知這樣規劃是否足夠安全?如果只是強盜山賊之流我倆都有自保能力,但以防萬一,還是想請問巫師大人是否有助於我等加強防備的方法?」

其實身為軍人誰沒有幾個迷信的幸運物?

許多騎士都會選擇將家人的手帕或一縷頭髮帶在身邊,只是漢克孤家寡人,倒不知拿何物當寄託,因此選了騎士學院畢業時,院長送給他的小匕首。匕首的象牙柄上鑲嵌著祈求幸運與勝利的黃金紅寶石,不比一個手掌長,鋒利好使又能象徵身分,必要時也能當作信物。

「你的『守護』可否讓我看看?」白銀賢者要求道。

漢克於是將院長贈他的黃金匕首遞出。

「沒沾過血,可以施放較深沉的祝福,你保護的很好,漢克。」海奇亞斯讚美道。

「守護」是蘇塔騎士對幸運物的稱呼,但他們有格外不同的信念,不只相信幸運物可以帶來好運,而是為了讓他們時刻不忘需要守護的對象而變得強大。漢克的「守護」並非親人的祝福,卻是來自對他來說有如父親的騎士院長,漢克也始終不忘當初成為騎士隨從時的誓約。

「我會製作護身符給你們佩帶,路線沒有問題,不過盡量避免在無人活動的森林或河邊露宿,以免冒犯妖精的地盤。」

「如此先謝過了,巫師大人。」漢克停頓片刻,還是忍不住追問黑娜的祕密。

「關於小黑娜的情況……」

「再過兩個月就是臨冬節,比留斯,你能在那之前回來嗎?」海奇亞斯交錯十指冷靜地看著漢克問。

「勉強抓緊時間的話……大概可以。」

「我會和陛下提及,請他勿延長你的任務時間,可以的話在那個日子之前回來。」

「何出此言?」漢克眉頭一皺,敏銳地聯想到巫師的真意。

「難道和黑娜有關?」

「黑娜告訴我,她的生日在冬天接近時,晝夜長短互換的日子,換言之,那是臨冬節的前夕,她又是亞儂人。」

「亞儂人怎麼了?他們是農牧民族,總不會使用魔法吧?」漢克追問。

「但是幽河在古代是『五巫之地』,曾經有五個大巫師在那裡聚會,雖然是千年前的事情了,但影響迄今仍能在該處的土地及生物上顯現。」海奇亞斯從垂落的銀髮中抬起暗紅雙眼,森然望向傳令兵。

「至於巫師們為何會選擇該處聚會,還有更古老的原因,幽河是自然精靈進入蘇塔王國的道路,特別是臨冬節前季節交替之時,有許多古老精神生命會從此通過,冬神、北風、黑暗精靈、雪精、靈狼和更多名字早已失傳的強大妖精……」

「極有可能是其中一個,不知因何緣故在黑娜身上施放祝福,導致她擁有和精靈族一樣的魔法天賦,這是我目前得出最有可能的結論。」

「怎麼會這樣……」漢克頹然靠著椅背。

「儘管說是祝福,但那樣的能力要在人群中生活,跟受到詛咒沒兩樣啊!」他想起小時候聽海奇亞斯說過,身懷異能的男女在人群中被恐懼甚至當成惡魔的種種故事。

「是的,所以無法將黑娜交給普通人家收養,她的能力不知何時會甦醒,而且連她自己也無法控制,屆時必然造成恐慌。她已經超過十五歲了,再晚差不多今年就會徹底蜕變,黑娜無法說出過去的生日記憶就是一個證據。」

「那樣的孩子被稱做『精靈兒』,因為能力太不穩定,無法透過正規訓練成為巫師,加上當初選中黑娜的自然精靈或許也會再來帶走她,人類不能和神靈為敵。」海奇亞斯淡淡敘述。

「那她會變成什麼樣子?」漢克連忙追問。

「恐怕會從遺忘自己是人類開始,最後變成某種妖精吧?」

漢克握緊拳心,不知該如何應對。

這時從紗幕內響起一連串細碎腳步聲,珠簾破開,跑出來的少女讓漢克目不轉睛。

得知青銀騎士又來了,黑娜臉上洋溢喜悅,漢克也暗自詫異他不在的這幾天,海奇亞斯竟將黑娜照顧得很好。

黑娜長短不一的暖灰色頭髮在腦後紮成一條短短的辮子,露出可愛的心形臉蛋,瀏海也編到一旁用緞帶固定,漢克這才發現黑娜的眼睛不是他以為的草褐色,而是在燭光下相當耀眼的金綠,整個人看起來容光煥發。

他還以為巫師那些研究鐵定會折騰死人呢!

「小黑娜!海奇亞斯這幾天都和妳做些什麼?」

少女臉上泛起紅暈,看了看銀髮巫師後才怯怯解釋。

「巫師大人教我唱歌、畫圖、認草藥,還有我和瓦肯禮很熟了喔!原來牠就是幫我們帶路的那隻金色小鳥!牠還可以變大變小呢!」從少女的語氣聽來,他們不但都在玩,而且玩得很開心。

但海奇亞斯是白銀賢者啊!漢克無論如何都很難想像,他紆尊降貴和一個沒受過教育的小女孩打成一片的畫面。

「看妳過得很好我就安心了,小黑娜。」無論如何,海奇亞斯的能耐還是超乎漢克想像的厲害。

「所以我們可以回去鬍子叔叔的旅館了嗎?」黑娜充滿期待地說。

顯然少女還不知道即將發生在她身上的冷酷命運,海奇亞斯冰冷的判決在漢克心中長出棘刺,即使再同情不忍,但按照海奇亞斯的說法,白銀賢者都無能為力的事,他又能怎麼辦?

「我得離開王都了,最快七天後就要走,因為國王的命令。」漢克在黑娜面前俯身與她平視,按著黑娜肩膀說。

海奇亞斯會告訴她真相嗎?巫師應該會說的,距離臨冬節還有兩個月,假使這就是黑娜作為人類能度過的最後時光,他多希望自己能陪在這個女孩身邊。

果不其然,聽見漢克的話,黑娜眼中的光輝迅速熄滅了,但她仍堅強地露出笑臉。

「這樣子啊……那漢克大人路上千萬要小心,希望你能順利完成任務,平安回來。」

「黑娜呢?」

「我想回家。」既然沒人說她可以留下來,黑娜很自然這麼說。

矮人夫婦雖然對她很熱情,但進入銀霜城後目睹的點點滴滴,黑娜知道這些人和她屬於不同的世界,黑娜不能給對她好的騎士添麻煩,甚至帶給他恥辱。

「海奇亞斯?」漢克問巫師,他是唯一懂得如何應付的人。

「黑娜不可放其回幽河。」巫師斷然道。

「我將收她為見習學徒。」

晴天霹靂的答案,黑娜還似懂非懂,漢克已經驚詫得說不出話來。

不管是貴為首席皇家巫師和白銀賢者的海奇亞斯也好,其他巫師也罷,收徒都是件大事,不像漢克的騎士師傅可以一代代地教育不同學生,巫師和其弟子都是一對一傳承,收了徒弟通常等於讓對方陪伴自己到死或弟子因某種因素離開為止。

這不是可以兒戲的事情,應該是要很嚴肅地進行對吧?

「反正我本來就不打算尋找傳人,照看這個精靈兒也無妨。」巫師順了順長髮,對少女招手。

黑娜知道不可違背這位高貴賢者,偉大的巫師,所以順從地走近他。

「我可以收留妳,讓妳留在銀霜城,但是從此以後,妳必須稱呼我為老師,為了留在這裡努力學習,妳能辦到嗎?黑娜。」海奇亞斯凝視著少女的眼睛說。

突如其來的變卦,黑娜只能努力理解為,只要答應巫師的話就能留下來,留下來意味著她以後還有機會再見到青銀騎士,還有自己不是一個人,她能繼續活下去。

黑娜點了點頭。

「我會努力的,不管是要我打掃房間、洗衣服、買東西,我會拚命努力去學習的!」

漢克總覺得不祥的陰影正在湧現,不管是巫師的決定,還是黑娜的決心,似乎都遠遠超過他能理解的範疇。

「那好,我們就從學習蘇爾達特語開始,這就是銀霜城的官話,也是大多數人族的通用語言。」巫師非常嫻熟地指定好學習的起點。

不過事情總算是有個好結果了,雖然不可思議,但海奇亞斯都不能照顧好黑娜的話,大概也沒有哪戶人家可以做到,漢克還是安心地拾起長劍。

「那麼,小黑娜,妳就安心地留下來吧!到任務出發前,我會再來看妳,要努力學習,還有聽海奇亞斯的話。」事到如今漢克也只能事事往好處去想,城裡恐怕又要因白銀賢者收了個來自邊荒又半大不小的亞儂少女當學徒的事激動好一陣了。

「我會的!漢克大人!真的很謝謝你!」黑娜緊握著雙手說。

「感謝妳的新老師吧!希望等我再回到銀霜城時,我們就能用另一種語言對話了。」漢克背對著巫師和黑娜策馬小踏步離開,同時舉起手搖了搖。

接下來,漢克也依約盡量從繁忙事務中抽空來探望黑娜以新身分在巫師白塔中學習的適應情況,以海奇亞斯的實力當一名通用語言教師可說不費吹灰之力。

漢克本以為海奇亞斯會像其他巫師一樣,把黑娜送到皇家幼年學校去,巫師學徒都有保送入學的特權,但白銀賢者拒絕這麼做,其實黑娜的年紀也快要不能入學了。

以黑娜的程度,去幼年學校沒有任何幫助,她得從一般學生還在牙牙學語階段的內容重新學起,如何和那些少年菁英競爭?換言之,海奇亞斯打算自己手把手教授黑娜基本知識。

但是漢克覺得,就是這種小地方才能看出海奇亞斯的確有賢者的氣度,對一個白紙般的小女孩,絲毫沒有任何歧視不耐的反應。

「所有語言和魔法的發動,始於聲音,每種語言都有對應的一組聲音的種子,唱誦咒語時若稍有誤差就會失敗,只是學習普通語言的人記住這些規則,也很容易透過旁聽對話而主動吸收新的內容,因此扎實的起點是成功的一半。」

海奇亞斯指著黑板上的音標圖案,對端著石板忙碌描繪同時聽得滿頭大汗的黑娜解釋,亞儂語的詞彙不多,句型也很簡單,因此稍微複雜的描述對黑娜而言就算是母語也聽得相當吃力。

「讓我們從最常見的母音『歐』開始。」

漢克本來還興致盎然地旁觀海奇亞斯像個小學教師般諄諄教誨的表演,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了這對師徒的可怕之處。

「歐。」

「啊喔。」

「歐。」巫師平常地示範。

「啊歐──」少女流下冷汗,但舌頭不聽使喚。

「歐。」

「啊──嗚喔──」差點被口水嗆到。

「多了一個音,試著喉頭用點力。」

「啊嗚!」黑娜很用力地擠出聲音。

這樣一成不變的師徒對話持續到漢克和國王使節離開銀霜城那天還不斷循環,到巫師塔外朝聖的普通市民紛紛傳說白銀賢者在塔裡絭養奇怪的野獸,每天都發出恐怖的嚎叫聲。

「漢克,你怎麼了?緊張嗎?」和漢克並轡而行的青年貴族含笑探頭問。

「是啊,我的胃有點疼。」漢克牛頭不對馬嘴地說。

真的沒有問題嗎?

但是青銀騎士不敢再想下去了,悄悄在內心禱告,希望等他回到銀霜城時,一切已經恢復正常,往後的旅程中,那令人難忘的音標教學還是不時於午夜夢迴盪漾在漢克的腦海。

歐──嗚啊──歐──嗚啊……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