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幻想商人》五 傷心墳場 5月8日上市 (內附試閱)

《幻想商人》五 傷心墳場 5月8日上市 (內附試閱)



──為什麼人類總排斥異己?為什麼人類總渴望獲得認同?

在名為傷心墳場的社群遊戲中挖著各種墳墓,
夢想交易所的店員認識了同為「異己」的男人。
堪稱阿德少數友人的Deep,竟被捲入炸彈狂的恐怖攻擊中!?
『你要是不聽我的話,我就立刻引爆炸彈!』
剛好,他正在苦惱要用什麼方式自殺比較方便……

被社會排斥的男人想要獲得尊重,
歸宅的大小姐渴望能將夢幻持續到永恆,
基於客人至上的服務守則,阿德被迫在執事咖啡廳反串愛麗絲!?

本集上架商品:《犯罪快感》,
季節限定商品《青春》新到貨!

商品目錄‧犯罪快感


第一話 傷心墳場

「幹,你挖我的墳,我姦你老婆的屍!」

夢想交易所的店員模仿某個曾一度流行的推理漫畫主角,縮起雙腿蹲坐在電腦椅上,帶著濃厚的黑眼圈,拿起放在桌面上的雞排大口撕咬。

正如同所有血統純正的鄉民,阿德用充滿血絲雙眼死盯螢幕,五指不停在鍵盤和滑鼠間蠕動展開激烈廝殺。

一場壯絕的血腥戰役正式在臺灣引發革命。

※※※

「嘿!你的Peacebook帳號是什麼?有玩那個嗎?」某甲說。

「什麼Peacebook?我只知道不辣客(Pluck),上面可以養寵物好好玩喔!」某乙露出天真的笑容,螢幕上秀著他在網路交友社群「不辣客」上面豢養的虛擬寵物。

「你竟然不知道『和平之書』!你還活著嗎?快點!我幫你申請一個帳號!你馬上就知道那個的厲害了!」某甲奪過鍵盤飛快輸入。

「你好討厭喔!把人家的電腦還我啦!」某乙嬌嗔。

「好!授權程式取得用戶資料,開始!」某甲眼中火焰燃燒。

「這是什麼……天啊!你竟然對這個有興趣!」某乙倒抽一口冷氣。

「我要怎麼開始玩?」

「你那塊爛地先別管!去給我申請一個叫『希斯殿下』的玩家好友!反正你有玩不辣客,應該知道申請好友的意思吧?」某甲說。

「嗯嗯,這樣才能看到別人發表的內容。」某乙開始熟悉和平之書的操作界面。

「學長,希斯殿下是你的網名嗎?」某乙好奇的問。

「笨蛋!不是!我也不知道他是誰,但你只要看到他的介面就明白了,希斯殿下是我們的王!」

另一方面,夢想交易所的店員正端坐在電腦螢幕前,一臉專注。

正如讀者諸君已經熟知的,阿德是線上遊戲《魔獸世界》忠實但不誠懇的休閒玩家,因為左手殘疾加上個性隨便的關係,他沒有挑戰公會排名的衝動,一直自我安慰平平都是每月四百五十元,享受地圖風景和遊戲劇情也很快樂。

「不是說獵人很簡單嗎?懶得看小地圖錯了嗎?只有單手控滑鼠和左腳踩鍵盤當然是盯怪呀!去你的為了檸檬的農藥……」玩不好線上遊戲的阿德總有理由自我安慰。

但是,某天震撼臺灣社會的異變風潮終於把阿德從這種自戀兼自卑的矛盾情懷中拯救出來,讓他全身心地投入了真正的玩家熱情中。

那就是國人自行研發並結合全球最大交友社群《Peacebook》「和平之書」的Flash互動小遊戲「傷心墳場」,一瞬席捲六歲到九十六歲的男女老幼芳心,號稱新接龍已死的強勢免費遊戲,雖然最近增加了VIP功能。

阿德原本不屑地認為點來點去的網頁遊戲都很娘娘腔,在正妹網友的要求下還是順勢加入這股流行,本來只是為了讓正妹網友挖他的墓場,趁機和對方打好關係,從此天旋地轉,一發不可收拾。

其實玩物喪志並不是阿德的錯,傷心墳場的魅力甚至曾因系統當機被許多網民在臺灣第一大BBS「PTT十夜坊」中的熱門黑特板洗了上千篇主題,累得三位板主不得不一口氣鎖板刪文才讓暴動的鄉民冷靜下來,最後板主自己黑特了一篇他還在五樓床上就被叫起來管板的長恨文。

每分鐘都有新人被拖入「傷心墳場」的黑暗世界,早已無法自拔的夢想交易所店員正用著呼吸般自然的節奏開始遊戲。

店員渾然不知的是,他的遊戲畫面也正被一對陌生玩家作為示範說明的教材。

「簡單介紹傷心墳場的使用方式和功能介面,現在你已經加入Peacebook的網路會員,不必下載程式檔就能直接點入遊戲,開始建立自己的黑暗莊園,到這裡為止都是免費功能。學弟,到這理有問題嗎?」某甲說。

畫面是既陰森又可愛的一棟墓園小屋,加上空蕩蕩陰風慘慘的荒涼墓地,被鐵絲欄杆圍繞著,但這只是新手的起點而已,傷心墳場的遊戲方式主要以增加墳墓數──挖掘墳墓次數累積經驗值的方式來進行。

每個玩家都會領到基本的六塊墓地,和遊戲中的商店購買死亡證明書舉行葬禮後,玩家的墓園裡就會多出一具能夠讓他定期開挖的屍體,每次掘墓後獲得的戰利品可以賣給商店兌換金錢。

「倘若正好挖到剛下葬的帥哥美女,對方還會贈送一些能夠增加魅力值的小禮物。嘿嘿,如果你是超級VIP付費玩家,還可以剝屍體的衣服喔!」某甲發出猥瑣的笑聲。

「學長你金變態!不過這個墳場好豪華!好漂亮!有三百多塊地耶!」跟某乙領到的初心者荒地簡直是完全不同的遊戲。「不玩了啦!要花錢還要花時間升等級才能弄這麼漂亮,好像白痴!我要去玩八國無雙!」

「笨!傷心墳場的重點才不是要你花錢養地!」某甲飛快登入自己的帳號,同樣進入好友名單「希斯殿下」的墳場畫面。

「原來學長的代號叫大GG,你好色哦!」某乙笑。

「閉嘴看清楚!希斯殿下埋的屍體都是高檔貨,我挖給你看!」

如果只是墳場經營難道就能造成這股黑色流行嗎?那可不然,傷心墳場最大的賣點,就是你還能夠挖別人的墳墓。

「嘩!好讚!」

「糟了!被他發現!」某甲切回自己的墳場視窗,果然一片狼藉。

「哼!誰敢動我的地方?不要命了!」店員在螢幕前冷哼。

「這個希斯殿下反應好快!他該不會就坐在電腦前面吧?」某乙揪住衣領害怕。

「你偷挖他的屍體,他會不會生氣踢你好友?」

「咩啦!傷心墳場就是要這樣玩,有人來挖你表示你很紅!而且你也需要被加好友才能去挖別人的屍體升級。」某甲說完,笑笑地整理他的墳場,順便埋入新的屍體,也沒有因為自己被挖生氣。

累積了足夠的金錢和經驗後,不但可以取得墓地的命名權,將每座墳墓加上討厭人的名字,還可以透過商店更換小屋造型,取得更多裝飾物品,進而安心布置內心的隱晦小世界,然後和聯絡名單內的玩家互相挖來挖去攻防一番。

機車的上司、自私的鄰居、第三者、劈腿的愛情騙子、橫刀奪愛的學長,這些人生道路上的絆腳石,所有想像得到的仇家,都將躺在棺木裡任你為所欲為,但是你不用負擔任何刑事責任和道德指責,因為這是只有玩家自身能看見的祕密,這是多麼和平喜樂的可愛小遊戲吶……

「學長好壞喔!你怎麼把我的名字寫在墓碑上!」某乙抗議。

「我示範遊戲功能給你看啊!小笨蛋!你要到三十級還有資產超過一千萬金幣才有命名功能,快點升級吧!很簡單的,趕快去加好友挖他們的墳墓!」某甲興致勃勃的說。

「厚,好過分!人家也要寫你的名字!」某乙不服輸的說。

但傷心墳場為了不讓玩家輕易達到目標,也設計成需要玩家付出心力挑戰才能升級的規則,每次墳墓被挖掘之後,就必須重新到商店買一張嶄新死亡證明書才能封閉墓穴,還需要過一定時間才能重新開挖。

愈昂貴的死亡證明書,屍體就要花更多小時等待才能挖開,但是戰利品也會更好,當然中間如果被人優先挖走就白費心血了,造成許多人晝夜守候,防備自家的墳墓被挖紅了眼的歹徒攻擊。

「挖別人家的墳墓經驗值更高,雖然戰利品沒那麼好,總之,升級要挖別人的墳墓,戰利品要用自己的墳場培養,懂了嗎?」某甲叮嚀道。

「了解!」

傷 心墳場在臺灣愈來愈火後,為了吃下外國人的市場,工作團隊又順勢發表傷心墳場英文版,同時加開VIP功能和Super Reward,後者是懸賞系統,官方推出了必須花錢購買的特殊虛擬貨幣SPIT,許多便利豪華的功能必須使用這種貨幣啟動交易,中文翻譯是「食屍鬼的唾 液」,被華語玩家暱稱「死幣」。

死幣雖然必須用真實貨幣購買,為了嘉惠沒有信用卡或帳戶轉帳的玩家,也開放網路公司向傷心墳場官方購買死幣來懸賞 玩家進行填問卷、下載小遊戲和各種耗時費力的註冊及活動,給予部分免費玩家想要享受付費級的遊戲品質,一個更加具備挑戰性的管道,遊戲官方也能獲得變相的 宣傳收入。

死幣最大的關鍵價值,在於它能讓玩家向遊戲系統中的葬儀公會申請增設墓地數,等於逐步累積可挖掘的屍體量,創造更大的收穫和墓園規模,這當然是玩家們夢寐以求的寶物,除此之外還能購買寵物、花草、飾品和多少能防盜墓者的陷阱,在墳墓上種草,或者放捕獸夾等等。

「又 有人來申請好友?好吧!給他過!什麼!這傢伙的墳場空空的,才剛剛加入的菜鳥,算了,就當作好事!」

阿德每個小時都會瀏覽一次交友申請名單,有如擦拭他的 榮譽勳章,同時也擴大可挖取的墓地對象,他的好友名單已經累積了數千人,即將到達系統容許的極限,真是非常可觀的記錄。

店員總是看也不看就通過申請許可,準備等滿額再來踢掉沒用的ID。

阿 德因為懶性作祟,加上他可是時薪一萬的店員,當然是選擇成為臺幣戰士,也因此他的溫馨小墳場一旦被外敵侵犯,店員總是為了不幸被染指的屍體震怒。偏偏他的 墳墓能開挖時部分卡到上班時間,他已經好幾次因為不顧一切地衝回心想事成房間被店長威脅要把他變成和傷心墳場裡一樣的屍體。

就算用尿遁當藉口,飛快巡視二十四小時開機的螢幕畫面,總難免被猖獗的盜墓者得逞,因此阿德下班後除了徹底貫徹守夜原則外,也趁機按照系統給他的通知,看誰在他的墳場裡做壞事,阿德一個個挖回來,告訴對方什麼叫做報應!

是夜,阿德不顧他的素食危機即將再度重演,抓著雞排、珍奶用力死守家園……錯了,是墓園。

成功挖掘他埋葬的屍體後,這幾個小時總算能安心地小睡片刻,阿德正要拖著疲憊的身子去沖澡,發現他剛剛種好的新屍體被人在墳墓上加了草。

這 又是遊戲功能之一的守望相助服務,可以在別人家的墳墓上放草,降低對方盜挖成功的機率,要是對方挖掘失敗,系統就會自動關閉玩家的盜墓功能半小時,導致這 段時間他只能自己挖自己。但是想要得到「草」這個掩蔽道具本身不但要花很多金幣,存在時間也只有短短的兩小時而已,更好的守護道具自然得用死幣購買,但也 算有嚇阻功效了。

阿德一直知道有個默默在他墳墓上放草的玩家「Deep」,很低調,偶爾才會意思意思偷挖阿德墳場中的低等級屍體,禮尚往來阿德也會去他的墳場放些守護道具,卻發現他的墓地雖然都有好好埋著屍體,卻不做任何防守,有如隨時歡迎別人來挖。

阿德故意不動聲色觀察數天後,發現Deep想到了才會去回收屍體增加金幣收入,但他的墳場似乎沒多少聯絡人關注,所以大半時候屍體埋下很久還好好的無人去動,墓地也沒增加,看起來像是新手的荒涼擺設,但等級卻不低了。

大概是真的純消遣的人,不簡單呀!

但對方除了有在玩傷心墳場,Peacebook上的個人網頁毫無更新,甚至不知Deep是男是女,阿德保持戒心更沒有興趣主動認識陌生玩家,也就默默幫他種草回去了事,店員暗想他不掘Deep的屍也就夠了。

因為傷心墳場實在是太紅太紅了,為了衝經驗值、魅力值,不少人往往問也不問就把一堆陌生電子信箱加入聯絡人中,好取得進入對方墳場的串連機會,反正遊戲功能就是這樣,你挖我,我挖你,誰也不認識誰,沒有心理負擔。

阿德身為發燒狂自然也幹這種大開四方門戶的傻事,除了Deep這樣好心的低調玩家外,也有不少真的是很機車的傢伙,比如這個「Fox5566」,ID一看就知道是鄉民,還和阿德槓上了!

阿德為了那個無臉男失眠了好幾天,就是因為對方彷彿螢幕上長了心眼,總是能挖走阿德最昂貴的屍體,成功率近乎八成,那種感覺就像是蛋糕上的草莓在你轉頭的時候被人一口吞下去一樣幹!

「唉……」長時間坐在電腦前,有點頭暈目眩的阿德終於願意離開畫面開始扭曲的螢幕,以免他真的出現幻覺。

店員草率地吐乾淨牙膏泡沫,臉色蒼白趴上床鋪,還有三個小時可以睡,他一定要馬上睡著,否則就爬不起來了。

然而,潛意識過度活躍的結果,阿德還是作了在東瘟疫之地(註)被一群黃澄澄的巨無霸蛆怪追逐的噩夢,因為傷心墳場的視窗太小不夠跑的緣故。

有沒有傷心墳場為什麼這麼紅的八卦?

就這樣,店員正式被診斷為網路成癮症,或者應該說墳場成癮症更恰當。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