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賢者的暈眩 第一卷 第二話 白銀之望(中)

賢者的暈眩 第一卷 第二話 白銀之望(中)

其實和白銀賢者的高塔比起來,黑娜覺得銀霜城更不可思議,那麼多巨大苛細的華麗建築,五花八門的住民,反觀白銀賢者的高塔就跟小時候聽媽媽說過的巫師故事一樣奇幻神祕,黑娜目不暇給。

雖然很興奮能參觀巫師的住處,黑娜又覺得還是豬牙旅店比較吸引她。

堆放在一起的古書,琳瑯滿目的瓶瓶罐罐,玻璃瓶裡裝著發光的草,還有很多五顏六色的小石頭和卷軸,全被並列在長桌上,有如百寶箱,卻不如預期地要讓黑娜驚奇,因為她不懂那些東西到底有何用處。

黑娜和妹妹也會蒐集一些她們相信有魔力的樹枝或布片,被河水琢磨得渾圓的石子,對小石子許願,當成寶貝珍藏,睡覺也放在口袋或胸口相信可以保平安。

隨著年紀長大,黑娜漸漸不覺得幻想遊戲有趣,現實生活和種種必須煩惱的義務,大女孩開始要分擔的家事雜務牽掛了她的心思,只是黑娜仍會盡量找時間陪米雅玩耍,加上父母也告誡她絕不能獨自到河邊去,兩姊妹可以就在菜園子快活地玩家家酒,怎麼也不會膩。

但是再也沒有會讓她掛念的家,熟悉的面孔對她大笑和生氣了。

黑娜繞著長桌走了好幾圈,又跑到窗戶邊看向遠方,很快感到無聊。

「漢克大人還要和那個巫師談多久呢?」黑娜揪著胸口的衣料喃喃自問。

一個人這樣站著,在巫師的房間裡,彷彿會想起許多恐怖的事情。

吹入高塔的風有些冰冷,銀霜城秋天就已經和幽河的冬天一樣冷了,臨冬節時城裡還會積雪,潑水成冰,到時候還得仰賴白銀賢者和冬精靈談判,請求祂們減緩對銀霜城的侵襲,這是漢克告訴黑娜的王都傳統。

黑娜咬著嘴唇,忽然決定從這種脫離現實的寧靜中逃離。

她發現長桌上有個約人頭大小略呈橢圓的石球,但石球被托在纖細的金架上,感覺是中空的,看上去給人相當輕盈的錯覺。

她好奇地湊近石球,仔細一看石球竟有些微微透明,上頭由奇特的細小凹痕構成複雜花紋,乍看類似灰白雪白交融成的素色彩蛋,黑娜鬼使神差伸出手。

她按住某個剛好容納指尖的小凹洞。

「海奇亞斯,我不認為把黑娜送回幽河是好事,你也清楚那裡靠近邊境,地形開放,又有許多外族蠢蠢欲動。」既然皇家巫師直言無須拘禮,漢克也就本著軍人對王國情勢的掌握直白討論起來。

「對一個孤兒來說,銀霜城不見得比幽河好生存。」巫師冷靜地表態。

「黑娜是個大孩子,她知道的事情足以讓她在幽河生活,但在銀霜城她卻是一個嬰兒,沒有父母帶領她成長。」連通用語都不會說,更別提如何起步學習了。

「所以必須為她找個保護者……」漢克不改初衷,仍然固執己見道。

他想,或許會剛好有一對缺乏兒女的老夫婦願意慈祥地對待黑娜,將她視為己出。

「比留斯,你知道銀霜城的古諺怎麼說嗎?一半……」

「一半的好事招來怨恨。我知道。」騎士搶過巫師的教訓。

「不,取決於你如何定義另一半,找到一戶人家收養黑娜,在你看來事情是結束了。可是,一半的意思也可以代表整個人生,她是個亞儂人,而你將要破壞她與生具來的氣質與力量。」

「在戰場上,能活下來就是奇蹟,誰會去分你我是什麼地方的人?我可不懂這種事情。」漢克搔搔下巴說。

「你該看看小黑娜跟我旅行的樣子,她比一些嬌生慣養的貴族嫩兵還堅忍。」

「我只是問你,難道沒有辦法解決嗎?如果她自己也想留下來,難道我們這些大人沒有能力實現她的願望嗎?」這是青銀騎士的想法。

漢克並非濫發慈悲心,而是和黑娜相處過,著實欣賞這個單純但是絕不柔弱的小女孩。

「這件事……」海奇亞斯剛起了話頭,薄紗珠簾後傳出尖叫聲,兩人立刻從椅上站起,漢克率先奔入巫師的研究室,海奇亞斯隨後跟上。

漢克撩起薄紗立刻傻眼,一頭雙翼滿是暗金雪白交融火焰的凶暴大鷹正繞室拍動翅膀,一會兒撲到天花板,一會兒又降落到桌上,用銳利的鐵爪釘住桌面,燃燒羽毛到處飄散。

「黑娜!妳在哪裡?」漢克本能拔劍應對。

「對不起……漢克大人……」微弱的應聲從桌下飄出來。

「海奇亞斯!你不是說不會出事!」漢克顧不得忌諱巫師的身分,厲聲質問。

「這沒有道理……」海奇亞斯疑惑地呢喃著,卻還是伸出手。

「肅靜!瓦肯禮,回到你的巢穴去。」巫師一臉漠然對那頭裹滿火焰的大鷹下命令,結果那頭奇幻生物化為白金色的液態火焰一下子竄回石球裡了。

「那到底是什麼生物?」漢克望著鬧出大騷動的火鳥和毫髮無傷的房間愕然問,語調還有些發麻。

「北方山脈祕境裡棲息的火之雀,野精的一種,也可說是小隻的元素精靈。」

但巫師的解釋對漢克與黑娜而言有說等於沒說。

「黑娜,妳到底對瓦肯禮做了什麼?」海奇亞斯對著桌子下說話。

少女發抖著爬出來,滿眼淚光。

「對……對對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沒關係,我不怪妳。」

「我不小心摸了一下那顆球。」黑娜心虛的說,巫師明明警告過她不能亂碰東西。

但手指觸到冰涼石球意外感覺很好,凹痕裡並沒留下粗糙的鑿痕,反而像是被人用天鵝絨細心地打磨到光滑無比,黑娜正覺得很好玩時,指頭按住的地方忽然發亮了。

她不懂當時為何毫不緊張,反而順著凹痕用手指描繪整個圖騰,水藍色的幽光也跟著滋長,就像用手指沾著光替石球彩繪,黑娜感到難以言喻的自信飄然。

然後,她就把發光的圖騰完成,火精也飛出來。

「這種事有可能發生嗎?」漢克瞠目結舌。

「你也試看看。」為了驗證問題出在自己或黑娜,巫師很自然轉向青銀騎士如此要求。

「什麼?我可不會半點魔法!」漢克馬上拒絕。他完全不想去摸那詭異的魔法石球。

「我應該加上防護法術了,任何人都無法碰到才是。」巫師一雙紅眼睛深深看著黑娜,他看到的只是個平凡瘦小的灰髮農家女孩,將臉蛋低垂埋在髮絲陰影中躲避著。

「用劍也沒關係。」

「這可是你說的。」漢克半信半疑以雙手握住劍柄,用力朝石球揮砍下去。

「嗡」的一聲,劍鋒在砍上石球前就碰上一層透明無形的硬膜,被強力反彈回來,引發的震動險些連劍身也折斷,毫無心理準備砍上這麼堅硬的東西,漢克虎口一陣疼痛,他驚訝地望著桌上看似無防備的擺設。

「她真的只是被你從強盜手裡救出來的亞儂少女,不是某個巫師的後代嗎?」海奇亞斯走向黑娜,伸手抬起她的臉蛋打量。

「我……我才不是……巫……巫……那個,我們家真的很普通啊!」黑娜被那修長微涼的有力手指托住下巴,半強迫地抬起臉孔與巫師相對,不由得加重呼吸,又聽見海奇亞斯那樣質問著她,立刻泛淚否定。

「確實未感覺到任何特殊魔力。」白銀賢者垂下目光,思考片刻又說。

「黑娜,將長桌上那枚試管拿給我。」

「巫師大人,我做錯了,對不起……我不會再這樣,可不可以走了?漢克大人……」黑娜無助地看著騎士,拚命用眼神哀求他帶自己離開。

「小黑娜,妳身上的確有些奇妙的事發生了,放著不管也不太好,或許海奇亞斯能幫妳處理,起碼要確定那對妳無害呀!」漢克蹲跪在黑娜面前,輕撫著她的頭髮。

「相信白銀賢者,他不會害妳。」

漢克這樣保證了,黑娜才遲疑地照著指示拿起試管交到巫師手中,只是簡單得眨幾次眼睛就結束的過程。

「有感覺到什麼不尋常嗎?」海奇亞斯問。

「沒有。」

「比留斯?」

「我也要嗎?」漢克勉強跟著做,但他仍然在將要碰到物品前就被擋住了。

海奇亞斯站在少女和騎士之間,表情高深莫測,秋風微微吹起他銀白的長髮,使他看來像是雕像般不真實。

「有必要研究一下。」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