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賢者的暈眩 第一卷 第二話 白銀之望(上)

賢者的暈眩 第一卷 第二話 白銀之望(上)


漢克只記得還是巫師學徒時期的海奇亞斯。

巫師學徒和正統的皇家幼年學校學生不同,他們一開始就跟隨自己的老師──自然也是某個巫師學習神祕奧妙的魔法知識,但老巫搞研究都來不及了,當然不會管這種通識教學上的瑣事,於是也把剛收下來還未累積通識學力的小學徒丟到皇家幼年學校去上課。

巫師學徒有他們的專屬服飾,通常是印著其老師的代表徽記,外表也相當好認,連大人都不敢去招惹這些年紀輕輕就已深不可測的小孩子。

「所以我們等等要去見的那位大師,從小就是全國公認的天才,他跟我們不一樣,本來就沒必要上學,所以離開皇家幼年學校後,他就一直在銀霜城外的森林自修,然後外出浪游,直到成為白銀賢者光榮歸國,國王送了他那座隱修塔為止。」漢克對黑娜簡單解釋白銀賢者海奇亞斯的生平,黑娜聽得一愣一愣。

至少黑娜知道,巫師比傳令兵更厲害,他們正要去拜訪這個又強又神祕的巫師老大。

漢克後來考上騎士學院順利畢業,又在軍校深造兩年,被遴選為直屬國王麾下的一等傳令兵,過程雖然艱辛,但和其他人相比又算是順利了,起碼他的努力得到紮實的收穫。

但漢克和海奇亞斯實際相處時間只有皇家幼年學校的短短一年,除了海奇亞斯毋須參加他們的畢業考,就是他只花一年就超越學校教師,造成舉國轟動。

剛好坐在海奇亞斯旁邊的漢克被巫師學徒抓來當小組報告的作業組員,海奇亞斯本身就是個優雅靈敏的少年,漢克也不是腦袋裡只有肌肉的笨蛋,兩人在課業上合作的一年帶給他相當大的收穫。

然後就沒有了。

正常普通到讓這個老練軍人覺得無法厚著臉皮上門關說的幼年同學關係,差不多就是這樣而已,這當然是現在漢克已經看開,懂得對方根本是不同世界的存在,只是小時候還有些較勁的心思而已。

「見面不難,海奇亞斯雖然身分高貴,畢竟是巫師,巫師都喜歡離群索居,所以他單獨住在銀霜城外的台地森林,國王為他搭建的高塔裡,周圍環繞著迷宮庭院,只要走得過去見見他倒是不違法的。」漢克試圖把前景描述得比較理想。

實際情況當然不這麼簡單.只是不知為何漢克覺得只要他願意前往,自然能如願見到海奇亞斯。

也許是以前海奇亞斯比漢克提早離開皇家幼年學校時,親口對漢克許諾,有事可以找他幫忙的印象太深刻,讓漢克知道,原來不是所有巫師都自私冷酷,討厭和人有交集。

但是漢克還是隱隱約約覺得和這種神祕人物深入來往不是好事,也就作為兒時的溫暖回憶銘記在心,不曾刻意親近。

「漢克大人,就是對面山上那座白色的塔嗎?」黑娜的聲音打斷自從走上拜訪首席皇家巫師路途後就不斷陷入回憶沉思的漢克思緒,讓他好不容易組織起來的講稿又四分五裂。

既然是軍人,還是直來直往吧!和一個巫師文謅謅無異自暴其短。

望著黑娜明亮的五官表情,漢克這樣下定決心,面對國王都沒那麼緊張。

「走吧!黑娜!還得爬山呢!」

兩人終於騎馬走完整修得清爽平整鋪上白貝殼沙的山路,抵達綠油油且泛著藍光的美麗庭園,巫師的白塔就聳立在庭園中央,一隻翅膀燃燒著金色火焰的小鳥在綠樹上空盤旋,飛向漢克和黑娜。

「漢克‧比留斯,黑娜,隨我來。」火焰小鳥用悅耳清脆的聲音以及標準的亞儂語呼喚道。

黑娜驚訝地瞪大眼睛,漢克則是因為已經有心理準備,倒是十足冷靜,還能反過來對黑娜小開玩笑:「如何,我說過巫師都是些神奇人物。」

「他居然知道我們要來,還知道我們的名字!」黑娜也興奮地回應。

借助火焰小鳥的導引,漢克和黑娜很快穿越迷宮,儘管漢克覺得皇家巫師對這種小事不感興趣,但無所不知的海奇亞斯應該也能給出一些不同答案才是。

白塔入口站著一個人,黑娜不得不揉揉眼睛,原來不是那人會發光,而是他有一頭直垂到大腿上的銀白長髮,身上白袍也是閃閃發亮的高級絲織品,加上膚色白皙,深刻而明亮的紅眸宛若寶石,巫師散發著高貴嫻雅的絕塵氣質,黑娜下意識停住腳步。

好美的一個人,像是霜雪和透明河水塑造成的精靈。

「海奇……巫師大人。」漢克差點直呼其名,將多年後再見的震驚吞入腹中。

「直呼其名亦可,漢克。」巫師歪了下頭,談不上親切,但也毫無架子地說。

銀髮巫師讓漢克想起印象中少年時期的海奇亞斯,那樣理所當然,不將彼此的身分差異放在心上,不冷不熱的模樣。

「很高興你還記得我。」青銀騎士說。

「怎會忘記?你讓我印象深刻。」巫師挑了下眉,這個玩世不恭的小動作在他做來竟無任何違和感。

「都是過去的誤會了,別在小孩子面前說這件事。」彼此都是三十歲的大男人,漢克尷尬地陪笑。

「好久不見,本來不想麻煩你,關於黑娜的事情,我想找個人收容她,讓她能留在銀霜城。」和皇家巫師相對,不知為何更加頭皮發麻的漢克趕緊將黑娜一把抓到身前來介紹,太久沒實際會面,忽略白銀賢者的外表本身就極具攻擊性。

「進來說。」海奇亞斯一揮長袖,原本陰暗的塔內立刻亮起點點幽光,漢克和黑娜跟著走入巫師居住的高塔中。

一樓空空如也,地上畫著奇妙的圖騰,巫師直接引他們走過螺旋狀通向上層的狹窄斜坡,路面鋪著天青色毛織地毯,挑高的梯道導出強烈的上升感,令人有些暈眩,進入被薄紗與珠簾分成兩區塊的二樓,奇妙的是,從外面絕無法想像塔內空間如此寬敞。

「小女孩,妳可以去我的研究室玩,只要不碰任何東西。」海亞奇斯頭一句話出乎意料是對著黑娜給建議。

「咦?」黑娜立刻手足無措。

「這樣不會有問題吧?」漢克趕緊介入詢問。

「只有不入流的巫師才無法控制好自己的財產,害怕被人窺探。」海奇亞斯自負地表示。

「還是你喜歡讓一個孤兒站著親眼看人大剌剌地分配自己的命運?她會一生都記得這個場景,你是要她感激你?還是要她因服從恐懼以至於不敢表示意見?」

漢克想起這幾天他正是這樣做,有些羞愧地轉移視線,但巫師直接而冷酷的話,不禁讓漢克從頭涼到腳。

果然一點都沒變,天才海奇亞斯的毒舌功力。漢克在心中歎氣。

巫師對騎士說話時倒是換回了通用語,還是老樣子,特別在語言和援例反應上聰慧得令人毛骨悚然的存在。

一直以來,海亞奇斯在洞悉人心上擁有神祕的才能,而他會被稱為白銀賢者,正是他把這種才能做出公平廣博的無私運用,對國王和養牛農夫都使用相同態度,這也是海奇亞斯讓人難懂的地方。

「既然海奇亞斯大人都這麼慷慨了,去玩吧,小黑娜。」漢克轉頭一笑。

黑娜從語氣和二人表情猜出那是嚴肅的話題,雖然當面說她也聽不懂,但這是第一次黑娜被驅離漢克身邊。她不知道是聽不懂漢克常說的語言,還是他們不想讓她在場,哪種距離要更大些?

黑娜溫順地走向藍紫薄紗的另一邊,每走幾步總控制不住回望漢克,騎士一直保持笑容,她才沒入了薄紗後的世界。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