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賢者的暈眩 楔子

賢者的暈眩 楔子

冬之牙與寒冷雙翼的掌權者
吾等謹以潔淨之心上告
至汝足跡初履之地
萬物戰慄匍匐
潛藏於深水中的披鱗者沉沒
抓住土壤的樹木足趾也僵硬等待
因您的仁慈而柔順無聲

汝之眼於雨水中
洞察日夜
汝之歌眠於高山荒野
融入獸群之影

雪白的噩夢
風之敵者
無溫的女士
請聽您在地上的兒女訴說

在丘之旁
在河之濱
在空之下

吾等期盼您的到來
以潔白裙襬被覆大地
如樹尖新雪消蝕
帶著年年的希望離去

無瑕的月光
為您足尖所觸
屆臨萬有交易形體
誕生新的綠色孩子

星辰沉睡之時
永恆的風將吹滅一切愚昧虛假
尊貴高潔的人兒
願吾以淚水與榮譽
立足於此得誓

巫師之子不得與您抗衡
伸手探取祕密大鍋的野望靈魂
無時無刻
悉聽吩咐

兩名戰士交刃流血
兩種光明融於毀滅
古老的黑色淑女
黎明將因您的微笑而顫慄

               ──《銀鹿禱文》



楔子


夜幕懸垂在幽河北岸的黑森林上空,似飢腸轆轆的禿鷹,正在趕路的一個家庭被阻攔在道路上,驚慌的喊叫聲伴隨徒勞無功的反抗,一會兒就消失了。

地面還殘留著夕照的微光,景物模糊,影子黏稠。

不遠處有三具死屍,分別是一對中年夫婦,以及才十二歲的灰髮女孩,無辜農民遇上貪婪的盜賊,命運寫下恆常的悲劇。

唯一倖存的少女趴臥在路邊,手臂被扭到背後,粗暴的男人們正用膝蓋壓著她的腿,按住她的頭,並且用繩子捆住她的手。

──黑娜,別東張西望!我們必須在天黑前越過森林。
──可是,爸爸,人家第一次出門嘛!

土裡有顆銳利的石子,陷進她的臉頰,但她卻不覺得痛。

──救命!

死去的妹妹張著眼睛冷冷地看著。

──米雅!米雅!你們放開她!
──姊姊,救我!

死者最後的呼號被烏鴉啄碎了。

少女被拖進森林深處,和惡臭的貨物丟在一起,強盜在火堆旁飲酒唱歌,眼淚染溼前襟,她默默垂著頭。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魔法,她要變成黑色的河蜥,咬住這些殺人凶手的脖子,拖進幽河深處溺死!

一隻手粗魯地拉住她的頭髮,逼黑娜抬起頭。

好痛,原來她還感覺得到痛。

她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強盜頭子,強盜頭子發出淫穢的笑聲,輕柔地撫摸她的臉,然後一把將她推回貨物堆。

嘎嘎。烏鴉鳴叫著,無情的鳥眼閃著火光和饑餓。

四周終於完全變暗,火光將還在活動的人影映成魔鬼。

死亡是什麼感覺?她不想死,她好害怕,但她更痛恨這些殺了人還毫無悔意的惡徒。

她詛咒他們不得好死!

詛咒他們。

群鴉淒叫聲混著火焰,融入森林的語言,山谷深處的神祕吸引力拉扯著黑娜胸口深處的無名字詞,她正要像火星一樣爆開來尖聲喊出詛咒時,火焰變綠了。

惡臭濃煙中浮現鬼魅似的黑衣人,一劍刺穿了強盜首領,並踏著匪首的胸膛抽出劍刃,看也不看劃過身後偷襲者的眼睛。

在男人們憤怒的野獸嘶吼中,少女滾離貨物堆。

逃跑吧!躲進黑暗,林木和影子會保護她!森林這樣說。

但她逃不出三步就被抓住了,忽然闖入營地的黑衣人用斗篷蒙住壯漢,刺傷對手大腿,再用另一柄小刀在頸側給予致命一擊,轉眼間地上多了數具屍體,剩下捉住少女當人質的強盜。

黑娜被挾持著,隔著篝火和那名穿著青銀色鎧甲的路過騎士對峙,雙方緩步繞圈,尋找對方的弱點。

黑娜忽然轉過頭用力咬住強盜的手腕,她被推入火中,騎士擲出小刀,正中逃跑者的背心,最後一個強盜悶哼仆倒。

死亡的黑鳥們大笑,火焰盤繞在她的背和長髮上,忽然間少女被猛力拉起。

救了她的男人將她壓倒在潮溼的泥土上,割斷她的長髮。

火焰,還在燃燒。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