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幻想商人》第二集試閱

《幻想商人》第二集試閱



──有些事情,在理解的瞬間,就回不到當初的單純。

這次的客人,是一位想找回「純真」的女孩,
身為夢想交易所的金牌(也是唯一)店員,
在哥布林店長的高壓統治下,
阿德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這年頭吃人頭路都不容易啊啊啊!

失去純真的女孩,想要朋友的少女,
他們因為各式機緣來到夢想交易所,
而阿德所能做的,就是盡力完成自己的工作。
只是,他是店員欸,
為什麼有事沒事就把他推出去啊?
混帳哥布林!

本集上架商品《純真》、《緣》、《朋友》,
季節限定商品──《小茶杯》新到貨!



商品目錄‧純真

阿德看著眼前綁著兩條細辮子的小女孩,心情很複雜。

為何繼羅斯奇以後又跑出來國小生客人,他討厭應付小孩子啊!

羅斯奇是第一個阿德成功交易的客人,擁有貴族血統的十歲天才,但他交易的代價卻是母愛,初次達成任務就給了阿德很大的衝擊。

希望這個眉目清秀冷眼看人的外國小女生不會也是個智商一八○的天才,這年頭的天才小鬼為何內心都有缺陷?

「妳好喔,小妹妹,來我們店裡有什麼事情?」

小女孩害怕地後退,阿德連忙舉手投降,表示他什麼也不會做。

「我們這裡是夢想交易所,只要有想要得到的東西,願意為它付出代價的話,我們就可以相談看看。」不知道這麼說她能不能聽懂?阿德又不看東森幼幼台那種節目。

「我想要拿回我的信任。」她驀然大聲開口,阿德被嚇了一跳。

「妳的信任?本店沒有這種東西呀?」又出現了,許願型的客人,阿德背後滾下冷汗。

「我的信任遺失在某個人身上,幫我拿回來!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女孩握緊小小的拳頭用力說。

然後小女孩眼眶發紅,淚水大顆大顆滾下。

「好好好,別哭哦……哥哥幫妳想辦法,先喝點飲料吧。」阿德把小女孩抱到高腳椅上,走進吧檯後假裝調奶茶,其實是蹲在地上狂抓頭髮。

怎麼辦?他最怕看見人哭了。

防禦值一瞬間降到零,店員完全招架不住。

末了,阿德還是把牛奶和濃紅茶倒在一起加入蜂蜜推給小女孩。

「妳的名字呢?,為什麼哭能不能告訴大哥哥?」

「菲。」

「我叫阿德。」

「吶,說嘛,不然我怎麼幫妳找到那個人,把妳的信任拿回來呢?」

阿德暗地伸手捏住大腿肉,擠出奶味十足的鼻音,幼稚園老師真是神的領域。

「你會幫我嗎?」

「一定的。」阿德腦海裡浮現全螢幕的哥布林店長獰笑特寫,背景是納粹的卐字。

阿德絕對會被店長殺掉,這一看就不是輕鬆解決的案子。

「好吧,我和你說,可是你聽了絕對不能反悔。」小女孩篤定地看著阿德,頓時阿德已經想反悔了。

「我很喜歡畫圖,我將來想當很厲害的畫家,老師說那我就得從現在開始畫很多畫才行,所以我把一幅最喜歡的畫送給我的好朋友。」

「嗯嗯,然後呢?」

「她說,她一定會好好珍惜我的畫,等到我們都長大了,我成為畫家以後還要為她畫畫,我們這樣約定了。」菲表情落寞。

「校內畫圖比賽時,我畫過的圖案被人畫去參加比賽然後得獎,可是我卻落選了,我只給她看過我的畫而已啊!」她捧著茶杯眼淚掉個不停。

「我喜歡她,我相信她,我們約好一輩子都會是好朋友,可是她卻把我的畫拿給另一個討厭我的人,讓那個人用來當作得獎的踏腳石。」

「我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她卻說……」

阿德手忙腳亂地找著衛生紙。

「『會畫畫有什麼了不起,反正妳又沒得獎!我要和別人當好朋友,我對妳沒興趣了!笨蛋!』」菲哽咽地說。

「她如果討厭我,就不要收下我的畫,她為什麼要收下我的畫?她把我的畫藏到哪裡去了?我好後悔認識她,我好後悔把畫送給她,她騙我!」

「怎麼這麼可惡!那個小鬼在哪裡?我去找她!」店員聽說有這種死小孩也抓狂了。

「我不知道她在哪裡,我只想要找回我的畫,愈快愈好。」菲堅強地用手背擦乾眼淚。

「我要拿回我的東西,我的信任是屬於我自己的,我不想留在說謊者身邊。」

「那妳知道她的名字嗎?」

「她是『公主』。」

阿德囧了。

菲放下陶杯,靈巧地滑下高腳椅轉身對阿德說:「快點幫我找回來!時間不夠了,我會再來!」

小女孩跑得很快,轉眼消失在門外了。

阿德捧心扭身。沒辦法他就是這麼心軟,想說口頭先哄下來再慢慢套話不遲,誰曉得菲會就這樣溜掉?這樣他要怎麼交待?

等等,這個小女孩真的是人類嗎?

「燈先生~」

古典立燈彎了彎它那花瓣琉璃燈罩道:「你可以去問店長怎麼處理,店長經驗豐富。」

阿德拚命搖頭,去問哥布林絕不是好主意,幸運點只是被罵而已,萬一不好就……

「店長那麼忙不會理我啦!」阿德只有對哥布林店長會忽然產生猛爆型社交恐懼症合併歇斯底里。

「阿德,你應該實際去做才能確定一件事情到底是不是你想得那樣。」燈先生優雅好聽的聲音飄揚在空氣中。

「我們並非人類,店長做了那麼久的生意,如果連實習店員都能看穿他的反應,他就不會是唯一的幻想商人了。」

「真的嗎?你能保證他不會咬我,不會吃我嗎?」

「……」燈變成藍色了。

「不要逃避,對著我說話。」阿德整個毛起來了,他抖掉雞皮疙瘩後,無奈地自言自語:「人無信就是畜生……我可以的,只不過是哥布林……天殺的他是哥布林啊!」

心理障礙不是說跨越就能跨越,又不是障礙賽跑!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搬磚砸自己腳的特性,這都是自然界的真理。

「真辛苦囉──又達成一筆好交易溜──世界到世界呀──都有我可愛的小寶貝~嗯哼哼……啦啦啦……」店長哼著顯然是自己編的小調,盪著尾巴從門口走了進來,阿德感覺體溫立刻下降三度。

「阿德,哪個客人來過了?」眼尖的哥布林店長立刻瞄到吧檯上還沒洗的茶杯。

「……人類的小孩子。」應該。

店長跳到菲曾坐過的位置上,伸手碰向陶杯。

阿德覺得他在感應客人的資訊,說起來店長的特異功能有很多,他當初面試的時候,也是舔一口就知道阿德還是「那個」。

「那個」是什麼就不要問了啦!

「噢,原來是這麼回事。」店長不陰不陽的結論一出,阿德雙腿跟著軟了。
「店長──我正要告訴你,那個小女孩根本就沒說她的信任在誰身上,我們店裡也沒有她想換的商品,而且她又一直哭,我沒辦法……」阿德正要就地尋找掩蔽,想想還是早死早超生。

「我答應她會幫她找想要交易的東西。」店員眼一閉心一橫說出實話。

「這是什麼飲料,蠻好喝的,我也要一杯。」店長說。

他不幹了!耍很大,耍不用錢的啊!阿德羞憤地咬著牙,最後還是很沒尊嚴地沖了同樣的皇家奶茶給店長喝。

電視裡甩圍裙出走的瀟灑畫面大概永遠都沒辦法發生在人類小店員身上。

「你過來蹲下。」一手拿著馬克杯的哥布林店長,用他尖尖的長指甲指著身前地毯。

阿德滿頭霧水照做,反正他不聽話也不行,現在兩人差不多高,視線一平視就更恐怖了。

店長忽然舉起空著的右手,彎曲三爪朝阿德天靈蓋摸去。

那分明是九陰白骨爪的手勢──阿德張大嘴巴,驚恐卻動彈不得,為何媽媽生給他一副害怕就會全身僵硬的體質!通常這時候不都會分泌腎上腺素嗎?

大爪子刺入阿德的髮叢,輕輕搭在頭皮上,冰冷如石。

「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雖然不知道要去哪裡找,我會努力找到完成交易……」

阿德語無倫次的保證。

「嗯,就去找吧,這是我雇用你的目的,我可沒那閒工夫為人類的交易奔波。反正人類的土特產能換就給我換點回來,我再來決定價值。」店長說。

他沒聽錯吧?

阿德深呼吸,店長轉性了?

「也是有這種情況,客人指定的是沒辦法透過仲介人和擁有者交換的東西,我們可以想辦法弄到手再和客人交易,總是要先付出點代價才能收穫。」哥布林店長見店員還是呆頭呆腦,厭煩的解釋道。

店長走進內室,過了好一會兒才出來,握著手心來到燈先生面前,燈先生亦從善如流彎下燈罩讓店長能打開它,店長將神祕粉末灑在燈裡,燈光頓時變成豔麗的紫色。

「你和燈去把那個啥信任找回來,不要讓我等太久。」店長喝著奶茶命令。

「可是我們都不在這邊怎麼營業?」阿德小心翼翼地問。

「我是店長,一個起碼抵你們一萬個,不要想說沒有客人就可以給我窩在店裡躲懶!」小綠人冷著語氣說。

「是,謝謝老闆。」阿德連忙溜出店外,燈先生邁著細長的燈腳,跟在他後面。

「燈先生你也可以離開店裡嗎?」阿德關門後才問它。

「可以,而且這裡的世界對人類比較危險。」燈先生回答完,阿德才發現,看起來很普通的街景,不遠處居然就整個暗掉了,像是詭異的黑暗插畫。

感覺似乎哪裡怪怪的。

「這裡是現實嗎?」

「不是。」燈先生阿莎力的解答。

「我就知道。」阿德欲哭無淚。

根據燈先生的解說,他們正走在夢境和夢境間的狹縫,如果阿德的精神回不去的話,他就會變成植物人。

「你想店長會把我的身體放回床上嗎?」難怪穿過門的時候他覺得好像掉了什麼。

「你不用說我知道答案。」

在燈先生打算誠實回答前,阿德捂住耳朵。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