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清腸 第三章 (中)

清腸 第三章 (中)

原本以為選在鐵板燒店過於開放不適合談事情的葉慈生,直到看見燕臨所謂的朋友,他決定修正自己的預想。


到哪裡都會受人矚目。

長髮不梳不綁,兩撇小鬍子,儼然印度教苦行僧並穿著略顯邋遢的發皺襯衫加牛仔褲,足踩一雙懶人鞋的傢伙走進店門時,葉慈生便福至心靈地想,就是這個人了。

「唷,四年不見。」

在燕臨面前坐下,那人翻起菜單,打起招呼就像昨天才偶遇過。

服務生來了又去,趁著這空檔提起來意,免不了被盤問原由,葉慈生已經習慣於對生人整理出一套足以應付卻又不提及太多內情的簡略說法,那人搔搔人中,有點為難地開口:「你們想知道的消息,我是有自己的情報管道,原本打算保密,既然牽扯到人命關天也不好隱瞞,說來有趣,一樣都是找人,只是一邊找的是男人一邊找的是女人。」


燕臨冷瞪了對方一眼,他視若無睹地淺笑。

「我是說自己也是受託調查某個同事下落,才會認識知道奧爾菲這件事的朋友,哎呀呀,這個島一天到晚都在鬧失蹤,真不曉得人都躲哪去了?這件事就先跳過,直奔主題好了。」

「有位新人作家想做臥底取材,題目就是奧爾菲活動情況,加上她的家境出身本來就有機會接觸到這個俱樂部,所以等於是出賣自身優勢秘密來換取一砲而紅的機會,並且成功可能性很大,畢竟這是人人熱中窺伺上流社會的時代。」

「所以奧爾菲真的存在?」葉慈生忍不住探向前追問。

鬍子男抱胸點頭,繼續對著兩人說。

「不過我要修正之前告訴你的情報,但是那位朋友──姑且稱她為Z小姐好了,那時只是轉述她兒時聽來的傳聞而已,在那之後她已經打入奧爾菲成員交際圈中,結果倒是與期待有出入。」

「原本老闆打算針對這個企劃出一本大書,甚至還要我這個沒什麼建樹的老人去幫忙她,講好聽點是取材指導,其實根本是打雜和編輯活都得幹,畢竟那位小姐文筆不忍卒賭,野心倒是滿滿。上頭雖然沒說得很白,但大家心裡有數,萬一查到什麼能賣錢的就幫她整理出一本文稿來,白話點就是代筆之類。這樣一來你們可以理解為何我知道來龍去脈,解釋這麼多都是因為燕臨總疑心我會騙他呢!」

男人慵懶地以指腹滑著玻璃杯口。

「我這邊事情都忙不完了。」

「奧爾菲情況到底如何?」燕臨避過服務生耳目,等第一道菜上桌後咄咄追問。

「聽了你會哭笑不得,其實就是一群有錢闊太太輪流在自家別墅招待同好,展現戰利品的惡趣味,活動內容從名牌包到最新的抗老技術,找猛男跳舞到帶秘密情人集體約會都有,後者倒是有扒糞價值,可那也都是不惑以上成員居多,估計版面不太養眼。Z小姐就是其中一個核心成員乾女兒。」

「沒想到是這樣。」總算發現燕臨也有預測失誤時,葉慈生吁氣又問:

「那這樣算是失敗了嗎?」

「哪的話,凡事不能看表面,『裡面的表面』也是同樣道理,否則雖然不是很清楚來龍去脈,你們會在這問我奧爾菲情報,表示事情並不如口語這麼單純囉?」

「對了,還未請教大名……」就算燕臨有言在先,葉慈生不會問才有鬼,儘管眼前這個長髮怪人態度看似磊落大方,但那招就和自己在打破顧客心防,不讓對方有機會問出麻煩問題誠乃異曲同工之妙。

「我姓江,刀兵點水工。這樣稱呼我就行了。」

「我是葉慈生,你好。」本想順便握個手,但那人已經很高興地吃起食物來。

「還有別的情報嗎?」人都是貪心的,順風而上時葉慈生更是如此。

「你們不進點正餐?這裡店長兼主廚是我朋友,他的手藝好選料也實在,而且燕臨工作習慣我是清楚的,那個老毛病還沒改嗎?」

「不用你雞婆。」燕臨冷哼一聲,桌前卻無端多出碗筷來。

「主廚推薦,我點的,反正今天麻煩我的人得請客。」江露出白牙笑嘻嘻地以筯尖指著燕臨。

葉慈生嚐了一口料理,低頭在心中悶笑,不知燕臨被江拿住了何處弱點,竟未反抗默默地用餐?原本葉慈生就有點感覺出來了,這個男人比當事者的他還要自我折磨,說燕臨同情心氾濫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倘若葉慈生屬於那種到緊要關頭還會保留兩分實力的人,燕臨就是把動力催到最大,也不顧忌能支撐多久,彷彿追求自我毀滅同時毀滅敵手的恐怖份子。

他會節制自己的悲傷,假使這份悲傷妨害達成實際目的;如果被當成廢物,葉慈生現在就不能利用雙擎的力量,也無法就近旁觀燕臨追查線索手法。

但是否因這份保留害自己始終與線索差了段距離?無論如何,他不屬於燕臨那種Type,燕臨才能找出自己的盲點,以合作來說這是有利的。

「如果只挖到桃色新聞,恐怕這個企劃也到此為止,到底奧爾菲那些名女人背後也有各自家族撐腰,出版社斷不想惹這種腥蟺上身。但Z小姐不肯放棄,倒還真讓她查到不尋常跡象,不能小看女人的執念。」

江摸摸口袋,拿出一密封夾鏈袋放在桌邊,包裝物是裝有液體卻無任何標誌的小玻璃瓶。

Z小姐在奧爾菲俱樂部時,聽聞她的乾媽與丈夫經營的進口藥品公司,取得國外研究室秘密開發的某種藉由改變體質,來達到像高僧般辟穀卻無害健康的減肥仙丹,雖然聽起來完全無法置信,人怎能不吃東西就活下來?

但她的乾媽指證歷歷,並有一票已在使用的成員證明成效確實神奇,不只是會瘦下來,以前還得和戒除美食的精神痛苦抵抗,現在則是心情平靜,完全不殘留任何口腹之慾,整個人更是神清氣爽。

她千方百計央來了她們稱為『仙藥』的未知液體,並發下種種毒誓絕不外洩這個秘密,卻轉身就求助於江這個幫手,她將秘密告知江,但也不怕江出賣自己,因為出版社充分的保證和自己都有能力封殺這個默默無名的作家。

「結果這是什麼?真的是某種毒品嗎?」

「啊,這就是整件事最有趣的地方,請在大學工作的熟人檢查成分,只是普通海水。」

江的答案讓一時間都權充聽眾的兩人不約而同停下動作。

「海水是種很複雜的有機物水溶液,但檢查結果沒發現異常,都是無毒化學成分,經過殺菌處理還有些微量營養物質,不過拿來當作長生藉口也太牽強了,喝下去是沒關係,但也不會有什麼幫助,頂多鬧肚子吧?」

「那又是怎麼回事?」葉慈生一時聽得入迷,這幾日接觸的人一個個都帶來了無法解釋的謎團,當中這件事古怪尤其吸引他的注意,若非秋繁更要緊,只怕他也會想深入江的事蹟,果然這些人會保持聯繫不是沒有理由,物以類聚。

「歇斯底里?」燕臨猛然蹦出探問。

「阻斷食慾的感知障礙?從故事裡聽來挺像那麼回事,但不能確認那些仙藥使用者有無偷吃食物,斷食一週還說得過去,兩個月?由於Z小姐非要查出背後有犯罪活動的證據不可,她的目的可不是寫一群老女人的幻想和緋聞,因此就算沒有也要查到有為止。」江聳聳肩。

「你問得時機太巧,我才剛拿到檢驗結果還沒告訴她。」

「說得太多了,不像你的作風,江,你有什麼目的?」

燕臨口氣一寒,直直地瞪視慢條斯里擦著嘴巴的男人。

「我不是說過自己也在找人嗎?」

「沒聽說過!」燕臨除非交換情報上的必要,甚至連透過手機聽見這個人的聲音都嫌多餘,但六年前兩人已養成這種默契,期間像今日這樣面對面也只有一次。

「那是最近的事情,雖然興趣不大,但關係到我下本書簽約,老闆說要是辦成,無條件幫我多出幾本書也沒問題,不做就炒魷魚,總之我也是很為難。」

「找誰!」

「周啟,我們公司裡一個主編,做過七年前就銷聲匿跡的當紅作家海德一本書,就是那個寫驚悚懸疑小說一炮而紅還拍成電影那個,」見兩人也曾聽說,江點點頭,又伸手去摸鬍鬚。

「有人說他江郎才盡,也有說他被瘋狂書迷殺害,還有人發誓他用版稅跑去國外變性過著富裕生活,總之這個人不寫了也沒有出版社知道他去哪裡,由於他後期合約非常不好拿到手,唯一簽下他出道時某本小說,小賺一筆的編輯就是周啟,順帶一提他是出版社老闆妻舅,後來做的書連連慘賠,他常常拿海德那本代表自己也有觀文巨眼,把錯都怪給大環境。」

周啟將希望寄託在海德身上,想再度找到這個人並得到他的作品,但現在卻換成他行蹤不明,出版社裡許多早看不順眼周啟靠關係留在職位上的人紛紛戲說,他不知去哪處祕境去尋找那個瘋狂小說家,想得到他還未問世的新作。

「他把人生都賭在找到那個救星上,別說失蹤了,就算自殺也不奇怪。」

「你們順道幫我留意周啟,我就幫你們找你們想找的人。」

「你自己答應的事自己解決!」原來是這種想搭便車的動機,燕臨臉色頓時很難看。

「沒頭沒腦的,要我去哪裡找人?你看不出來老闆只是找個替死鬼來轉移河東獅吼?別說沒財力、門路去找個當年也轟動台灣的知名人物再透過他找到周啟,就說我這兩條腿兒也沒你們勤快,如果有這能力扭轉乾坤就沒必要被剝削了。」江嘿嘿冷笑。

「所以我稍微賣力點協助Z小姐,上頭壓力也會輕微些,大概那鐵公雞以為作家和其他作家編輯之間都有小道消息和特殊交情,可以靠這些聯繫找線索,所以連徵信社費用都想扣下來,異想天開程度可以去寫小說了。」

「但是之前我在等待結果時,奧爾菲的事情給了我靈感,針對海德第一部作品研究某個他化名代稱的城市是否真實存在?如果真的存在,有可能海德或周啟就去了那裡。」

「是《死之城》吧?那個小鎮的人都成了活屍彼此啖食的恐怖電影!」葉慈生語調興奮地指出。

「但這件事不可能發生在台灣,這裡就巴掌大的地方。」

「那是再改編過的劇本,小說中暗示地方在台灣,並且是真實事件。」江搖搖頭,像是調侃燕臨沒管好他這個好奇心重的助手。

「時間不多,談得太遠可不好,我要說的是仙藥給我的聯想,食慾異常、不死和液體,疾病或毒物的散播通常都是透過水污染最常發生,關於周啟我不熟沒話好說,也許他深信美麗的海市蜃樓正在深山裡遊蕩,這樣的人我可沒輒。」
但他忽然停下語氣,氣氛瞬間像是凝固般。

「但萬一周啟與海德相信的事情屬實,也許你們調查的大規模女性失蹤事件會涵蓋這個案子,海德曾寫出台灣存在著由外國扶植,負責湮滅證據和持續研究的特務機關這件事,不想說得太陰謀論,關鍵人物也是接二連三行蹤不明也夠詭異了,但我沒有插手相關謎題的興趣和必要,所以以目前所知的所有情報做為代價,我希望你們基於參考在行動中幫我留意這個人,目前你們將注意力聚焦在女性身上找到奧菲爾和我確實是了不起的機動性──」

但這全部可能因為你們的短視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說出這一句話後,江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包長壽推給燕臨。

「這裡面是我隨身攜帶以防不測的資料備份,或許對你們想找的目標有幫助,既然是老相識了,燕臨,我再奉送一個機會吧……」

他露出一個燕臨與葉慈生見了都感到涼意竄起的微笑。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