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清腸 第三章 (上)

清腸 第三章 (上)

Orphians,希臘時代自東方傳入的神秘教派,崇拜酒神Dionysius,流傳至後世也成了基督教中惡魔崇拜的源頭,葉慈生從燕臨口中問出簡短解釋,崇拜戴奧尼索斯和獵巫風潮的歷史淵源他稍有在課堂上讀過,但沒想到燕臨連這種細節都能隨口提示,不愧是楊教授的助理。


「不是偶然,或許現在還有奧爾菲教,但並非宗教團體,這是一個私人俱樂部代號。」燕臨突然冒出的說詞讓葉慈生差點沒錯踩油門闖過紅燈,他停在斑馬線前驚訝地望著同伴。

「類似美國兄弟會的作法,有無看過電影《聖堂風雲》?雖然沒那麼誇張,但據說也成立幾十年的祕密結社,成員主要由台灣和香港出身的華僑組成,他們在國外留學時吸收成員,然後有的歸國後也在台灣發展據點,但大致上不能說是幫派,成員圈子也很小,是上流社會富豪以娛樂為主爭奇鬥艷的展示會。」
燕臨不以為然地說。

「但這只是穿鑿附會的低級傳說而已,我從朋友那聽來,到底存不存在也是未知數。」

「噢,我從沒聽說過。」葉慈生搔搔鬢角。

「也許需要請教爸爸,但假使連秋繁也不知奧爾菲的存在,那問不出結果的很有可能。」

「華人也算在有色人種內,就算有些資產過著優越自足生活,和猶太商人一樣反成了嫉妒對象,一般談到種族對立總是會聯想到黑人,其實就心理層面上排華在世界各地也是某種風氣,將自身缺點用種族主義美化是共同人性。即使你說都市傳說,我倒是覺得有幾分可信度。」

「但這種祕密結社常常伴隨嚴苛的入會儀式,連家人都不能告知,以及各種規章,一旦違反必遭報復,根本不是警察能處理的對象。」

葉慈生自言自語一陣,感到自己像在模仿燕臨說話頓時覺得好笑。

「奧爾菲的情報暫時對外保密,我要再確認。」燕臨語氣嚴肅地強調。

「你擔心雙擎龍頭也是成員之一?那不太可能,秋繁和爸爸都是在台灣受教育也不太愛奢侈應酬。反正你又要說我的話不夠精確,就當參考好了。」葉慈生聳聳肩。

「對了,是不是我的錯覺?後面那輛黑色Mazda跟我們過好幾個十字路口。」

「前面右轉,挑小路走。」

「敵人嗎?」

「是那種浪漫的關係倒好,隨便你開,將那台車引到沒人的地方。」燕臨又叼回冷笑,自後照鏡監視著車影。

「你想幹什麼?」葉慈生瞥見燕臨將手伸到坐墊下,從預留縫口中抽出一把槍,退出彈匣檢查。

「看樣子車上頂多兩個人,我要找的突破點自己送上門來了。」

「燕臨,你不會是認真的吧?」葉慈生冒出冷汗。

「事到如今有什麼好顧忌的,對方可是連殺人分屍都敢,要找到失蹤目標,遵守餐桌禮儀來得及嗎?葉少爺。」

約行駛二十分鐘後,那台Mazda仍跟著不放,豐田繞到一條廠房與樹林相夾的無人單行道路,葉慈生開始覺得心跳加速,方向盤也讓他握得濕熱。

「差不多了,擋下他們。」燕臨臉上飄過嗜血的笑意。

「不必非開鎗不可,如果對方沒帶武器,靠拳腳就夠了。」

想起未婚妻的遭遇,葉慈生一咬牙轉動方向盤同時踩下煞車,將車橫在道路上,使得直線路徑上毫無遮蔽的後車順勢減速停在離他們不遠處。

燕臨將槍藏在腰後,開了車門朝那輛跟蹤他們的車主走去,不放心讓他一個人對付,葉慈生趕緊摸了把瑞士刀放在口袋追上。

但兩人尚未走近看見駕駛長相,Mazda忽然向樹林倒車,撞壞鐵絲網後硬是在單行道上迴轉加速逃逸了。雖然記下車牌,但馬上透過網路查到那是輛贓車,燕臨踢飛路上石子。

「沒種的混蛋!」

這是葉慈生第一次聽見燕臨小聲咒罵,可見他真的很想逮人逼問。

「這樣一來至少確定我們讓人盯上了。」

「不是我們,是你,雙擎先前大動作搜尋是因為方向錯誤,所以對方認為無須主動曝露行動,假設那個犯罪集團實力在雙擎之上,更糟糕的情況是你們之前調查的人之中有部分被買通或全遭到監視也不奇怪。」

「如果對方真這麼神通廣大,為何不乾脆抹銷所有證據就好了?」葉慈生疑惑地問。

「你怎知他們沒打算這麼做?只是消除得太過火反而啟人疑竇。剛遇到的人只是監視,八成也是顧忌你的身分。」燕臨回到車上,拿出手機輸入一個號碼,然後看也不看放在擋風玻璃後任其撥號,對於他的怪異行為葉慈生已經懶得多加置喙。

「現在要做什麼?」

「去見一個朋友。」燕臨仍陰鷙地盯著前方。

「就這樣?你沒說去哪裡找人?」

「等我聯絡上對方。」

「你剛剛不是播了個號碼……」葉慈生看著那被反置的手機,忽然意會到燕臨的朋友應該也不會是普通人物。

「那傢伙絕不會接電話,如果吵得醒他,有回Call才算聯絡上。」

「該不會就是那個人告訴你奧爾菲俱樂部消息?」

燕臨沒出聲算是默認。

「他是什麼來歷?居然連那種消息都知道?」葉慈生比較好奇什麼人可以和這個燕臨交朋友。

「我不能洩漏他的個人資料,你也沒必要知道。」

「你打算把我們的調查告訴他嗎?」

「假使他沒問起。」

「哦,看來你很信任那個不明人物,好!詳細情況我就不問了,倘若運氣好就能見到本人對吧?」葉慈生聳聳肩。

「那聯絡上以前我們就在這裡枯等嗎?」

兩個小時後,葉慈生得到答案,他肯定燕臨的朋友絕非正常人,退一步想,即使人不在家,響這麼久的電話鈴聲也足夠讓鄰居破門而入或報警,堅持等下去的燕臨腦子應該也有病。

突然間他接起手機了,葉慈生總算擺脫想飲彈自盡的枯燥等待。

「有事找你。」

燕臨靠著車尾,手機對話並未刻意偷偷摸摸,葉慈生豎起耳朵聽他如何提出要求。

「上次你說的奧爾菲,我想知道更多。」開門見山。

「隨便,只要是你知道的。」

「不,沒進展,我在忙別件工作。」

「楊教授在台中……」

只能聽見燕臨單方面聲音,葉慈生有點擔心。

「因為某個原因,我要帶一個人去見你。」又是一陣沉默。

「別說那些廢話了,約個地點,這個人的故事會讓你滿意的。」

收線後燕臨坐回副駕駛席,馬上吐出兩句風馬牛不相及的內容。

「混帳東西。去復興南路叫『曉』」的鐵板燒小吃館。」

「下次別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至少你斷句久一點。」葉慈生嘆了口氣,這回會是怎生三頭六臂的人物?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