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清腸 第二章 (下)

清腸 第二章 (下)

第二天早上不到七點燕臨就去敲葉慈生房門,出乎意料這個多少帶點驕氣的人卻是馬上來應門,儘管模樣屬剛從床上爬起,相對之下燕臨已經整裝待發。


看來兩人都不能說是充分休息的樣子。

「要是吃安眠藥我會很難醒。」葉慈生用指腹按著眼眶,帶著點鼻音道。

「真是折騰人,等等換你開車,別說沒駕照啊。」

但他很快後悔轉移駕駛權的舉動,燕臨開車風格就和他的舉止一樣殺氣騰騰,路上不知喂給葉慈生多少張紅單。

經營料理店的長谷川家先前已有接觸過,雙擎應允協尋惠美時早已取得許多情報,只需問候一聲即可進去調查二樓居住處情況,女孩父親長谷川康雄用有點生硬的國語招呼他們後,索性不做生意,拉下鐵門坐在桌邊悶悶地喝酒。

請日本大使館要求巴黎當地警察尋找惠美消息,仍是音訊全無,人目前居住於台灣,又聽聞台灣近年青壯年女性接二連三失蹤的情況,雖不知在巴黎失蹤的惠美是否也與此事有關,但有企業前來表示願意協助之後聯絡事宜,這個父親自然表示歡迎。

一度槁木死灰的心情,在接到那通有著惠美聲音的電話後又興起希望,女兒有可能活著並且已經回到台灣,或許再加把勁就找到人了,抱持著這種想法,他開始全心全意地等候著。

能說的已經說完了,但葉慈生表示只要讓他帶這位偵探(自己順口胡扯的稱呼)上去參觀一下是否有遺漏的線索即可,長谷川康雄也省下一次睹物思人的刺激。

進入少女閨房時兩個大男人已無暇感到不自在,由於惠美兩個多月前出發遊學,房間收拾得相當整齊,擺放著玩偶和各類小裝飾品,鋪著粉色圖案桌巾的書桌上也放有一台電腦。

「這裡看起來藏不了什麼,要找也都徹底搜過了,因為她是最近才失蹤的被害人,雙擎投資最多時間在長谷川惠美身上,可除了回溯秋繁常去的飾品店錄影帶見過一次她和秋繁接近交談的畫面,這裡也找不出任何她認識秋繁的證據。」

「硬碟呢?」燕臨問。

「確認沒有關於秋繁的資料就送回來了。」

「愚蠢!萬一她們利用網路聯絡,或許還查得到線索!」燕臨忍不住罵了聲,揮開葉慈生逕自開機後坐在電腦椅上,後者不明白他忽然動怒的理由。

「你憑什麼說『徹底搜過』,將這裡當成現場進行各類型證物鑑識了嗎?就算何秋繁或任何可疑人物到過這裡,被那些人摸索移動後,就算留下證據也都破壞光了。」

被燕臨充滿火藥味地一激,葉慈生先是啞口無言,接著又不滿起來。

「放著不管會比較好?」

「你們請的那些人造成的信息損失多過建樹,許琳住處能有些收穫純粹是僥倖,看完那些調查報告只是更確認這一點,雖然我本來就不抱太多期待。」

「那又怎樣?你要我像小說那樣請個名偵探來推敲兇手嗎?還是你要扮演這個角色?快點解答啊,我頭腦沒好到能夠推理呢!」葉慈生握拳一敲床墊。

「你以為我不急嗎?沒錯,現在你就是算接個爛攤子也得繼續辦下去。」

「長谷川惠美的例子凝聚了最多神秘失蹤關鍵信息,首先她連接上連續失蹤和何秋繁的關聯性,失蹤時間不長相對印象訪問還記得本人的機率較大,失蹤地點在國外,年紀稍低於那些失蹤女性,學生,加上是日裔和那通電話,在在和其他例子不同,但為何她會出現在失蹤之列?」

燕臨一邊打開視窗同時滔滔不絕地說。

「只需找到更多她和許琳或何秋繁的交集,一定能……」

點開我的最愛所有網址,各大入口網站和學校郵件,一個個試了起來,螢幕上大剌剌貼著信箱密碼,登入以後燕臨以極快速度過濾郵件,除此之外,最愛中條列的網頁也是密密麻麻。

這個男人完全不會對侵犯隱私有任何罪惡感,葉慈生不禁覺得他冷血地像是機器。

「這些全都要查完嗎?你找到的那張紙莫非是登入帳密?」

「女高中生除非擁有特殊專長,一般使用電腦的方式都差不多,循著長谷川惠美上網習慣找或許會出現突破點。」燕臨眨動著眼瞼,目不轉睛道。

「但連那到底是不是帳密都不一定,搞不好是某種暗號還某人代號!而且要說也是許琳在用的吧?你到底在找什麼?」

「希望。」

「具體一點,靠,我想罵髒話了。」

燕臨不是客戶,葉慈生也根本不想對他賣弄風度,爬梳過前髮,跟著盯起螢幕不讓燕臨專美於前,但映入眼底不少還是日文,立刻讓他眼花瞭亂。

「信箱、討論區、Blog、遊戲、日記、聊天室或聊天軟體……任何可能透過網路交換訊息的平台。」

「這是大海撈針。」

見燕臨已經散發長期抗戰的專注,葉慈生還是咬牙投入讓他頭皮發麻的各種內容,才剛開始他已經產生高中女生和外星人差不多的感慨。

「何秋繁懂日文嗎?」燕臨忽然冒出問題。

「她精通四種外語,日文自然算在內。」

雖不懂燕臨用意,葉慈生仍下意識回答對方,但他很快反應過來。「你是說秋繁可能選擇她熟悉的國家停留?」

「目前尚欠缺她遭外力脅迫證據,所以才說是失蹤而非綁架。」

「但可能存在不明犯罪集團的推測也是你說的。」

「那是針對演藝界或相關環境的連續失蹤推論,直觀談何秋繁的行蹤不明,是她有意為之可能更大。」燕臨在紙上畫了三個不等距圓圈。

「用圓比喻,失蹤者和不明犯罪集團存在相對關係,」他先是連上兩個圈。

「何秋繁和失蹤者也有相對關係。」燕臨又劃上一筆,紙面上浮現了將要連成三角的雛型,他卻在此時放下筆,葉慈生感到那道缺口很刺眼。

「然後呢?」

「何秋繁未必不能和另外一個圓有看不見的關係。」燕臨沉聲道。

葉慈生搶過紙筆連上那條邊並將三角形塗滿線條,一掌拍在上頭。

「你的意思是秋繁可能和犯罪集團有關?甭用雙重否定,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退一萬步縱使你說的成真也無妨,我只問答案就在這裡面嗎?」他緊接著質問。

燕臨倏然從葉慈生手中抽回筆,在被對方拍皺的紙上大力一圈,標上Unknown字眼。

「你會找上楊教授,除了你的三角定位還未建立,難道不是你有這種懷疑?我會以我的知識和經驗作為判斷依據,所以一開始就說過了,我不需要價值觀不同的人來扯後腿。」

「人類想知道自身能力和智慧以上的答案,必定要付出代價,付出代價之後是否又能得到收穫,毫無保證。以上,不再跟你浪費時間。」

燕臨持續一次次徒勞無功的嘗試,時間分秒流逝,長谷川康雄也感到擔心上來詢問,耗費時間比預期要多,他主動做了膳食犒賞兩人,豈料燕臨卻說要暫離出去買東西,讓葉慈生看著物品並從歷史紀錄部分繼續徹查,找出長谷川惠美平常逛些什麼網站後就從房間中離去了。

不一會兒他又回來了,葉慈生指著以蓋封起仍溫熱的飯菜要他食用,卻得到已經吃過的回答,到底在戒備什麼也不清楚,讓人不想多說的神經質傢伙。

工作到兩眼茫茫,葉慈生在惠美房間內走了幾圈讓視覺恢復正常,站在燕臨身後怪道:

「如果是怕被人看到的網址,會放在使用者能直接找到的地方嗎?惠美在我的最愛和歷史紀錄裏留下這麼多網址會不會只會是障眼法?其實她用別的方式連結?」

「網址欄的鍵入紀錄都找過了。」燕臨忽然沉默,然後哼笑一聲。

「原來如此,藏葉於林嗎?雖然是小孩子的思考方式,但普通卻不會去留意。」

「什麼意思?」

「她隱藏的不是路徑,而是秘密對人的意義,即使被注意也不會發現,只有自己能提取特殊意涵的作法。搜索引擎!」

「只是這樣?」葉慈生看燕臨用那種看似想都不想的快速篩選,找到一個看來相當熱門的電子部落格寵物站,不奇怪又是日文網。

那些在螢幕上飄來飄去的奇怪生物讓葉慈生看得眼睛都不舒服起來,燕臨卻神奇地找到那些隱藏在各角落的連結按鈕,用一種葉慈生無法不讚嘆的明快速度開始瀏覽起來,若非他抵死不相信燕臨會對這種小女生玩意感興趣,甚至會懷疑起他的癖好。

「登入。」試了幾次還是不成功。

「所以我說就算再湊巧也不可能這樣就碰對了──」

葉慈生卻見到燕臨將那排英文數字全鍵入帳號欄。

「這樣一來不就沒有密碼了?」

「給我何秋繁生日。」燕臨近乎命令強硬地說。

葉慈生拉過鍵盤打入一串數字直接發送,螢幕上還是出現錯誤回應。

「等等,她實際生日比戶口上要早六天,這點只有爸爸和我知道,因為秋繁只喜歡和親近的人慶祝真正生日。」葉慈生不等燕臨吩咐飛快又試了次,喇叭發出悅耳音樂,居然進了管理區。

「真的假的?這樣亂搞都被你猜到?」葉慈生一時高興忘形,抓著燕臨肩膀猛搖。

「雖然說運氣也是關鍵,但推測何秋繁個性,她應該會選擇某種簡單但又安全的作法。」

燕臨冷靜地繼續操作,果然發現葉慈生高興得太早,裡面資料幾乎都被刪除了。

「還是慢了一步。」

「怎麼會……誰刪的?」

「出自何秋繁可能性不低,為了保護裡面資料或其他聯絡人而選擇清除,但也可能是長谷川惠美,她們用同一組帳號在加密發表區中互相連絡,至於內容不明。」

「可惡!」

那隻貓眼蛇尾的奇怪寵物彷彿嘲笑人地張大嘴巴,葉慈生卻有砸爛螢幕的衝動。

「為什麼?她和許琳及長谷川惠美到底暗中計畫什麼?」他徒勞無功地問著空氣。「該死的我為何不早點注意,這樣她就不會一個人…一個人……」

「已經發生的事情後悔也沒用。」燕臨冷酷地說。

「如果你不能專注現況就滾吧!我要獨自查下去,現在才是開始──那隻電子寵物還在,看樣子養它的是最近才消失的長谷川惠美。」

「你要叫它說話嗎?」葉慈生諷刺,未婚妻失蹤的人不是他,燕臨要說多少風涼話都可以。

「它的名字叫奧爾菲。」燕臨唸出掛在寵物頭上的片假名,然後豁然站起來收拾行李,看樣子無意繼續在長谷川家的調查。

這是他找到的答案?

葉慈生完全不懂其涵義為何。

五天之內就查到這樣已是夠讓人咋舌的效率,但燕臨還不滿足,男人像飢餓的狼般渴望更多未知訊息。

這副模樣的燕臨再度讓葉慈生肯定,他的遭遇肯定不尋常,燕臨眼中執著的目標超乎自己想像之外。

駕御這匹狼往葉慈生目的前進,或是換成自己被拖入火坑,葉慈生不自覺握緊手指。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