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清腸 第二章 (中)

清腸 第二章 (中)

兩人進入許琳房子後,葉慈生大失所望,那裡早就成了許強的巢穴,到處堆積著衣物和垃圾,以及某種說不出口的酸嗆味。

「不好意思,葉先生吩咐我盡量不要動任何東西保持現狀,我住這裡兩年了,一時間也不敢整理。」

格局不大二房一廳罷了,許琳失蹤之前是單身,之後被不務正業的弟弟據了她的住處,此處多已看不出女性居住過的痕跡。

「沒關係,我們還是要看看。」

按照指示進入臥室後,發現角落放著型號落後的桌上電腦,其他地方和客廳一樣髒亂。

「我們自己行動,不介意吧?」

「當然,歡迎歡迎,姊姊留下的東西沒什麼用,如果你們需要拿走也沒關係。」許強探著脖子陪笑。「姊姊以前認識你們?還是有東西落在這沒還?」

李強的笑容實在猥瑣,葉慈生臉色微沉。

「不關你的事。」

他正要將許強喝退,燕臨走到許強面前,居高臨下的氣勢讓他臉露懼色。

「有沒有其他陌生人也來找過你。」

少年眼睛轉了幾圈,像是疑惑這個問題,然後搖搖頭否定。

「我姊姊應該沒做什麼犯法的事吧?」

「她沒有,你的話自己心裡清楚。」燕臨抓住許強肩頭衣物提起,將他推出門,砰地反鎖。

「那男的有在吸毒?看樣子許琳的東西能賣的都被他賣光了。」

果然想期待這次也有大收穫果然過於天真了嗎?

葉慈生後悔沒帶手套來翻找許琳的舊臥室,床鋪隱約散發異味,不難想像許強生活習慣。

燕臨以指腹擦過窗框桌面,指下所及全累積了厚厚灰塵,想來那名弟弟也無殷勤打掃,反而是製造髒亂覆蓋,他又打開PC,主機嘎嘎作響一陣後進入Windows XP桌面,沒設密碼也欠缺網路設備。

硬碟裡乾乾淨淨,看來是重灌過了,D槽也沒留下多少東西,略為調查一下記錄,都顯示這台電腦很少被使用,燕臨點入光碟槽檔案,螢幕上立刻出現男女交歡畫面,他看了幾秒後無甚異狀皺眉將之關閉。

「嘿,燕臨,幫我把床抬起來。」葉慈生正想看看床底死角是否藏物,喚人不應,卻見他扶著桌腳蹲下,正伸手去探桌子與牆面間窄縫,被他掏出不少垃圾。

燕臨拿起薄薄剩下數張的便利貼,撕下最上面一張,仰頭對著天光細看,而後從口袋拿出鉛筆快速於上塗抹,葉慈生見他有新發現也趨近旁觀,紙面上赫然浮現淡白筆痕,看起來像是英文數字組合。

「這什麼?」

見燕臨將之放入袋中,葉慈生明知沒答案還是想問看看。

燕臨環顧四周,此外看不出什麼端倪。

「這台電腦也可送去雙擎讓那裡工程師檢查,或許有其他玄機。」

燕臨不可置否地應允,剩下詢問許強的工作了,但也如預期般幾無可用消息,許氏姊弟並不親近,說來這些失蹤者另一個共通就是獨自生活,也因此失蹤前近況難以知悉。

「今天到此為止,太晚了,你不用睡覺嗎?」葉慈生看著手錶時刻已過午夜,燕臨眼睛充滿紅絲,但卻無任何倦意。
「我已經找了一年,本不冀望幾天內就能有結果,萬一體力不夠應付接下來的行程才傷腦筋,還有再讓我駕駛下去咱們就先出車禍了。」

見燕臨悶聲開始挪著背包,不知為何猜到他打算睡車上的葉慈生趕緊又道:

「既然是在台北,不愁沒地方過夜,有個地方我想很適合,不,我要求你到那裡去。」

「哪裡?」

「我和秋繁的家。」葉慈生張大眼睛看著他。

「她的房間和私人物品全保持在失蹤時的狀態,還有一點我希望你知道,我委託你,雙擎不計物力在背後支援的目的,不在於解謎,而是找出秋繁下落。你要把她當成優先在乎對象,而不只是那些失蹤者之一而已,在調查失蹤現象背後因素時,我希望你牢記這些。」

燕臨接二連三的行為,讓葉慈生決定先下手為強警告他。

「我知道你想利用雙擎,若能互蒙其利我也不在乎彼此利用,只是如果你的心態和我的目的偏離過遠,雙擎也不是好惹的。」

語調一轉,他握著方向盤愉快地說:

「明早我們就去長谷川的店,你也是這麼打算吧?」

「何秋繁真是倍受寵愛,普通經歷到這種情況早就放棄,把命運交給上天安排了。」

燕臨抽出葉慈生交給自己的目標照片,豎在手上凝視著,那個長髮如墨流帶著濃厚書卷氣味的優雅女性,不自覺勾起一絲厭惡聯想。

不能讓私人感情涉入行動,他更加凝神看著照片,彷彿那張平面女人能說開口話,告訴他一切神秘的解答。

種種跡象看似巧合,但世間真有如此詭異巧合?燕臨不信。他將之解釋為,機會,讓他找到那個男人還有復仇的機會。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公平,你知我知。既然比別人拿到更多好牌,不盡量使用不是愧對自己的努力?」葉慈生輕笑。

「我討厭失去,別看我這樣,其實我這人性子就像野狗一樣,總是死咬自己搶到的肉不鬆口,感情和成就都是。」

到了內湖某個社區,葉慈生將他領上一處幽靜的三樓透天豪宅,稍微介紹屋中佈局後便打算先行洗去一身風塵,事先告訴燕臨倘若他還有精力,可基於調查需要自由檢視屋內一切,惟獨未婚妻的私密衣物需由自己陪同檢查,領到燕臨的白眼,葉慈生總算滿意地暫離,早就想報復這個愛使喚人的傢伙了。

洗完澡帶著清爽出來,見燕臨仍在敲打自己那台筆記型電腦,想起一整天沒吃到什麼,將咖哩調理包丟進微波爐後,葉慈生走到他身後,發現螢幕上跑過密密麻麻中文,全是和歷史有關的文字。

「你還沒看完調查結果?」那是累積一年的份量所以不意外,葉慈生趨近,發現內容不太相同。

「何秋繁部分研究資料拷貝,你不知道?」

「我對歷史興趣一般般,你說我才想起來。」

知道燕臨總算認真認識起要找的對象,葉慈生也跟著看了幾段,但覺太過艱澀無味。

「她還有台筆記型電腦,平常多用它在整理資料,也跟著失蹤了,這部份Data是以前秋繁讓人替她蒐集資料時的備分,大都是集中在清朝民初和日據時代歷史,種類很散亂,從通俗文學到人口調查都有。」

「她也像楊教授那樣,想透過蒐集文本資料來反證超自然存在的可能性,不過這種東西我看不出所以然,只覺頭痛。」

畢竟葉慈生非屬文科出身,他主要還是對楊教授口述的怪奇事件感到興致盎然才有了那段際遇。

「如何?你看出端倪了沒?」

「尚未。」雖有這些紀錄,但距離他們此刻目的不啻海底撈針。

「站在委託人的立場,你這樣賣力是很好,不過我累了,明天要出門再叫我。」葉慈生搬來一疊相簿放到燕臨腳邊供他參考,比比客房方向逕自上樓休息。

雙擎集團千金,作為一個研究東亞民間傳說的年輕歷史學者忽然行蹤不明,而目前已知和她有關的失蹤女性已多達兩名,而失蹤時的特殊跡象又勾起了他潛藏心底的記憶。

會是『他』犯的案?但這種規模的連續犯罪,燕臨不覺得那個名字有能力做到,除非他在這幾年間已有自己的勢力。那道纏繞不去的惡靈陰影,再次以殘像在燕臨刺痛閉起的眼簾中甦醒。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