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逃夜 第二章 (中)

逃夜 第二章 (中)

電梯靜止於目的樓層,段玉梅便領著他們往內走,燕臨默默數著經過的門,他明明不想印證段玉梅家是否就是那戶,卻不能自己地推敲著。


大門口,五雙鞋子稍嫌凌亂地排著,散發某種使人莞爾一笑的溫馨感。燕臨在進入玄關後,聽見人聲鼎沸,心情放鬆不少,他默默跟著前方兩人走入客廳,一見已有三個人正看著電視,其中一個是中年婦人,看上去還在念小學的女童,以及段玉梅的同學。

對婦人稍事介紹後,她便起身去廚房忙活,將客廳留給四個年輕人,段玉梅則趁這時候對尚不明白的兩個男生介紹她的家庭成員。

剛剛看見的是她媽媽,小女孩則是目前就讀小五的玉蕊,據她說除了父親還在工作,爺爺去朋友家喝茶外,奶奶在房間裡休息,還有個哥哥玉龍在台北讀博士班,和她一樣周末回來。

除了三代同堂這點頗壯觀外,段家倒是平常到令燕臨難以置信。

那麼段玉梅的煩惱原因到底從何而來?

這會兒看來又好好的了。

身為外人或許只能看見皮毛,他專心地聽他們計畫著行程,一下子說要去花蓮,一會兒又說綠島比較好玩,偶爾應個幾句,燕臨其實並不想配合這次旅行,在場除了他自己,其他都是去過聯誼的熟人,哪怕她們不介意,燕臨自己也了無玩興。

最大原因就是,燕臨見程紹元已經很起勁地想將他和玉梅的好友……叫做惠真嗎──搭配成對,偏偏他對她卻半點感覺都沒有,更讓燕臨覺得程紹元只是胡亂指個對象,一頭熱地湊熱鬧,他可不想和他們玩雙約會的把戲。

「你朋友很害羞呀,都不說話。」

段玉梅興許是在地為主的情況下,態度穩重大方,甚至能在對談時插入幾個小玩笑。

燕臨按著頭側,歉笑自己熬夜讀書有點頭疼。

「叫他燕子就好,他在我們這邊可是很厲害的,不但英語強,教授也誇他思路敏捷。」

程紹元沒有心機地誇著人,燕臨真想要他閉嘴,然而要不是因這點單純,兩人也不會保持這麼久的交情。

「這樣你當初怎麼不找他討論功課,要麻煩我們區區大學生的玉梅?」惠真抓住了機會虧他,私底下這些女生都健談多了。

「唉唷,他貴人事忙,再說我做的報告主題和玉梅的興趣比較搭,當然是這樣討論起來較能激發新思維,玉梅,那次我們聊得很開心吧?」程紹元連忙轉頭詢問女友。

「嗯,我沒想道紹元對象徵主義有興趣呢!」

段玉梅看著程紹元露出微笑,輕淺地說道。

「了解象徵主義對批判後現代的創作物也有許多好處的,不管從文學或藝術的立場介入,一開始象徵主義雖然表示對內在的追求,但就現代社會來說,表現行為卻出現過多自我曝露乃至象徵作假的文字遊戲,程紹元就專門對現代──後現代這塊曖昧區塊有自己的研究。」燕臨突然插嘴道。

「燕子你呢?你喜歡哪個區塊。」段玉梅接著問下去。

「對嘛!應該說說你自己的事。」惠真愣了下後隨即幫腔。

「我沒有特別喜歡的部分,也許對歷史文本的各種淵源感興趣吧?」燕臨草草搪塞過去。

「對了,我們還是先決定暑假去哪玩,免得前面談了半天都忘了。」

程紹元連忙幫提振氣氛,這時段媽媽端出了一盤點心,眾人露出笑容取用,紛紛讚美好吃。

然而現於種種現實問題,行程始終沒有定案,只好依預算排出第一第二方案,回家各自計量。

「你搞什麼,忽然冒出啥後現代的?」

趁穿鞋時程紹元輕輕譴責他:

「嚇死我了,還以為你要長篇大論咧!」

「我是幫你製造一點好印象,另外,我不想花錢去一點都不有趣的旅行,暑假我想回高雄好好休息,這學期累死了。」

燕臨快速地回了一串話,並搶先站直身,對段媽媽以及還打算留下來的惠真告別,使程紹元抓不住空隙插話,只得訕訕跟他先出了門。

「我送你們到樓下。」段玉梅笑容可掬道。

「妳家看起來很好。」這話出自於燕臨,他稍嫌突兀地說話。

段玉梅將這句話視作讚美,又是笑了一下,兩個男生皆留意到她右頰有處笑渦。

「歡迎你們再來玩。」她說這句話時,語氣顯得相當真誠。

燕臨只感到某處說不上來的古怪,他若有所思地走著,連程紹元在耳邊大把潑灑著出門旅行的好處也充耳不聞。

「我不想去。」燕臨被逼急了衝口而出。

「小娘子鬧彆扭了。」程紹元不正經地用手摸著燕臨的臉,讓他惡狠狠地打掉。

「老子沒心情開玩笑!這事剛剛只是順著你們談,另外找人去吧!看阿留還KY都好,。」

住在那棟公寓真的給他累積不少壓力,燕臨寧可回到鄉下,看著那些稻田在涼蓆上睡覺。夜晚聽著蛙叫蟋蟀聲還愜意舒適些,他想,就算要交女朋友,也不是非得在北部的學校聯誼中挑。

只要感覺對了,哪怕是一個眼神或笑容,燕臨都準備好要投入新的心情,反之,只要他覺得不對,就算七八匹馬都拉不動他的牛脾氣。

感覺,多麼飄渺的一個字眼,當初女友用這個字拒絕他,現在他也用這個字拒絕輕易再談感情,燕臨拿起安全帽又重重頓在座墊上。

「燕子,你很不對勁。」

「我只答應陪你來這次,可沒說要和你們一起出去玩,剛剛配合好了,現在你自己想辦法。」

「那你乾脆事先說清楚啊!不約就不約。」

程紹元也動了氣。

「我只是想讓玉梅到處走走開心點,你以前不也很愛到處玩?」

「以前是以前,平常是平常,你戀愛了就去戀愛,少拖別人下水,我要找伴會自己找。」

「是,你燕少偉大又厲害,我這兄弟只有求你的份,不可能幫上你什麼忙!我錯了,都是我不好!」

「你再酸啊,程紹元,一定要把事情講成這樣,我燕臨沒對不起你的地方,也不用你多管閒事,你專心弄好自己的問題,我有我的做法!」

燕臨不理他戴好安全帽就要催動油門,發覺機車屁股被人拖住。

「那你為何這陣子有時陰陽怪氣?我看得出來你不太喜歡玉梅,因為這樣嗎?」

「到底誰更陰陽怪氣?」燕臨索性放下兩腳支撐地面,背對著後方的人反問。

「再說,我要真喜歡段玉梅你才該糟糕了,你開口要我幫你追妹,在下哪次沒兩肋插刀?可是,我討厭別人插手我的感情問題,你想順便就把我和誰挟去配?」

「呃……那個只是……」果不其然有人心虛地尋找解釋。

「我怕……你覺得我沒義氣……」

「拜託,如果我找到合意的對象,誰要理你這臭蟑螂?上學期兩個揚言要當你的老師都讓你溜過了,你別讓讓那些人再來煩我就好。」燕臨嘆了口氣。

「我靠!原來你更重色輕友!」程少元叫道。

「人我也看過應該是OK,你的眼光沒錯,安心去交往,本來這種事最終都要靠自己,我這陣子真的很累,想回老家住得習慣點。」燕臨忽略那點不對勁,既然程紹元好不容易要迎接幸福,身為老朋友也不該潑他冷水。

「齁,說到這個我也還沒回家過,改天再約一起回去好了。」

程紹元似乎也被燕臨的語調激起了鄉愁,他的五臟廟真是好久沒被老媽的廚藝祭拜過了。

「如果你不用重修再約,省得在路上聽你哀哀叫,不過我看很難。」燕臨吐槽道。

「去你的!」程紹元一個不留神,就讓燕臨的機車給溜脫了手,氣得他牙癢癢地在原地叫罵。

但是,燕臨終究過度輕忽自己的直覺,以至於隨後發生的悲劇,他毫無挽回餘地。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