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逃夜 第二章 (上)

逃夜 第二章 (上)

自那之後,程紹元情況略有好轉,燕臨自己反倒頻頻出狀況,無論他多努力想將驅逐那種感覺,眼神還是無所不侵地擾亂燕臨感官。


他不相信自己引以為傲的理智會破功。

不過是個女人,朋友的馬子而已,怎能和他心中的女子相提並論。

學過藝術理論,燕臨當然清楚他的懷想本體是什麼,倘若他有創作才能,他或許便能將夢中女人稱為繆斯,又或是他的靈感與熱情,但除了這點知識外別無長處,對他來說,她只是他狂暴不安的潛意識投射。

他不會將『她』和段玉梅弄混,並不存在需要需要刻意撇清的地方。

燕臨這樣告訴自己,因此當程紹元歡天喜地地告訴他,段玉梅邀他們去她家作客時,燕臨吸了口氣,冷冷地表示:
「他們?怎麼不是你一個人去就好?」

「唉,她家教嚴,只帶一個男生回去家裡作何感想?邀多一點人還可說是朋友,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燕臨沒戳破他怕單獨面對家長的壓力心理。

「那你隨便找別人去不就成了?少爺沒空。」

燕臨不想進一步和段玉梅有牽扯,完全沒見過面,彷彿就能保持某種安全距離,這回程紹元希望他也去,燕臨卻感到不悅感逐漸累積。

對他來說,插手別人的感情事只有壞處,好時人家自己去甜蜜,壞時卻怪到你頭上,要不就成了心情垃圾桶,他在這事上盡的道義已經夠了。

「唉唷!幫個小忙又不會死!」程紹元又恢復死皮賴臉的習性,但燕臨看見他臉上又大又黑的眼袋卻掛著不退,一時間並未果斷推拒。

「那好,你要付出什麼代價?」燕臨頂頂眼鏡,笑意不帶溫度。

「你不會這樣對兄弟吧?」

在狠狠敲完竹槓後,燕臨總算答應約好時間配合。
興許是好友雪上加霜的行動,程紹元難得一點活力又萎縮不見。

「她老家在中壢,平時住宿舍,周末就一定回家,光興大廈你有聽過嗎?」

「沒印象。」燕臨雖然到了桃園近一年,但休閒消費去台北也不遠,所以他並未對這個縣市有高出過往認知的熟稔,再者,他其餘時間真可用宅來形容。

「我聽她說地址時總覺得耳熟……」程紹元抓抓頭髮,求助地望向燕臨。

「啊!我想起來了,那不就在你家附近?」

「是阿公借住我的地方。」燕臨不耐地糾正他,他可不會把現在的住處稱為『家』。

「好啦反正都差不多,既然這麼巧,說不定你們還是鄰居耶!」

「……」

不可能巧合成那樣,燕臨低頭刷刷地劃著重點,心中卻泛起些許詭譎。

他下意識將這件事和對面四樓做出連結,又搖碎了這種莫名其妙的幻想,實際情況是,燕臨不但沒去調查那戶人家,連騎車順便繞過去這種方法於他都有著莫大排斥。

但約定時間不久就到來了,他們以自己所住的公寓附近小公園為集合處,程紹元親自上門盯著燕臨,以免他臨時推說有什麼狀況不來,燕臨有點不情願地被他拉著去集合。

到了目的地,已經有個女孩子在矮樹叢後等著,兩人停好機車走過去同時,程紹元低聲在燕臨耳邊道:
「其實,我第一次照你的話問看看她家的情況,玉梅顯得很緊張,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再問下去,雖然我沒想太多啦!可是她好像誤會了,後來就問我要不要去她家作客,還說會找同學一起去討論,大家暑假看可以約去哪裡玩,喏,她就在前面,你自己看,沒有很陰沉的女生,我想都是那些不熟的人誤會了。」

「這樣當然是很好,我也沒別的意思,你知道。」燕臨只好這麼說。

「我知道你為我好,雖然講話機車了點,可是這麼好用的朋友哪裡找?改天也幫你交一個MM,這樣我們就打平了。」程紹元樂呵呵地拍拍燕臨,率先大步迎上,段玉梅見到他們來了,也斯文地邁著步子朝這邊走來。

程紹元自是搶著介紹他的鐵哥們,燕臨客氣地與對方聊了幾句,暗中觀察著段玉梅的模樣。

實際看見本人,比照片要漂亮三分,多出了平面沒有的表情生氣,但看著看著燕林又覺得眼神部份不是那麼像了,一來是憂鬱與神經質的分別,二來是他敏銳地捕捉到那雙眼有時會顯得心不在焉……甚至是呆滯,然後很快地恢復,對程紹元來說,這點微小空白完全不在他注意範圍內,但燕臨不是。

平心而論,確實不是廣告模特兒那種明豔立體型的美女,但有種久病的舒倦,感覺看待事情也較有包容性,當今少見帶著古典美的女孩,他大概知道程紹元哪裡被吸引了。

段玉梅用單車代步,據她說同學知道位置已經先去到她家,就在附近繞過幾條巷子就到了,於是兩個男生各自牽車慢慢地騎在後面讓她領路。

當段玉梅說到了同時,燕臨那股不安又更強烈了,建築物外型很明顯,他作夢也不會錯認就是自己始終在意有古怪的那戶人家所在處,看上去是深茶色的並棟大樓。

當他們隨她通過管理員的詢問入內時,燕臨感到有別於自己住處的嚴格保安氣氛,接著到過了小花園進到了電梯內,纖纖玉指按下發亮的『4』時,燕臨不自覺繃緊了全身。

背後鏡子照出段玉梅側影,與他在鏡中視線交會,燕臨卻看見她像爬蟲類般,毫無表情地瞬了瞬瞳孔。

先轉開視線的是他。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