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雅崑崙 次站 逃夜 第一章 (中)

逃夜 第一章 (中)

調低角度,將鏡頭對準約相隔兩百公尺外的對面大樓,燕臨有點緊張,他小心地以窗簾遮掩好動作,心想自己也是第一次幹偷窺這事兒。


留意那戶位於四樓的人家有點久了,雖然沒有多上心,常常看著窗戶外,不自覺就留下了些許難以言喻的在意,他同樣不知那裡住了什麼人,買了望遠鏡後是第一次試圖窺探。

那面鐵窗從來不曾晾出什麼,從這裡就算用望遠鏡也未必能看出端倪,畢竟還隔著陽台和紗門之類的東西,燕臨真不知自己做這種變態行為有何意義?

但他就是難以克制自己的衝動,當真要等到裡面的人偶爾出門讓他看見一般。

回憶自己打哪時留意對面四樓,燕臨說不出個準兒,等到對面電燈猛然暗下,心頭的疑惑也瞬間被打散,他『啊』了聲腳底不穩跌坐在地上,右手用力拍了下地板。

謎底解開了,不,該說他看見新的謎攤在眼前,使他不得不在意。

不知從何時開始,燕臨發現對面四樓每周六晚上總會全家出門,或許這是他自己憑感覺編出的故事,因為那戶人家早早六七點就熄了燈,然而到了十一點左右,又會亮起來,然後鬧個通宵的樣子。現代人壓力大,周末就成了玩鬧的好時光,燕臨並未覺得很奇怪,反正對面再怎麼鬧也不會吵到他這邊。

一開始並未發現這種規律,但是身體似乎反應得比較快,使燕臨每到周末總是覺得心情有點不對勁,如果在家他必會拉上窗簾,也許燕臨也不喜歡對方像他一樣留意自己的可能性。

現在他總算明白自己哪裡奇怪了,如果晚上出門又會回來,一般人通常會把電燈開著,並非浪費能源,而是基於一種安全心理,像是有人在家不容易被宵小盯上的感覺,而回來時燈亮著也較安心,對面四樓卻是切暗了,然後又任憑它亮通宵。

此外,這種不分刮風下雨都要出門的規律,到底是去做什麼?燕臨完全猜不出來。

他看了看鏡窗,這時對面又要通宵不睡了,他看到隱約有幾條影子活動的畫面,狐疑地從望遠鏡前退開,這樣打探,結果心情不爽的還是自己。

又到了週一,課表早上空白,燕臨不想待在屋子裡,還是未屆中午就到了學校,去研究生宿舍找程紹元,上個禮拜心情不佳回拒了聯誼,第二天看老同學口頭報告零零落落被老師虧了幾句還幫潑冷水,當時覺得有趣,現在想想他倒是做得有點過份了,畢竟當初人家找自己也是好意,真要不願意誰也不能逼他請客。

想了一回,燕臨拎著食物和啤酒,打算去看看那個很有可能睡到中午的程紹元,順便問問他聯誼心得,這小子在星期五那天一反大嘴巴個性悶聲不吭,燕臨還以為是報告加上睡眠不足壓力太大才造成他不說話反常。

「噢,你來了。」

人果然還賴在床上,兩眼滿是血絲,一看就知是瘋玩遊戲的下場,此刻用虛弱的聲音回應。

「起來吃飯了,少爺。」

燕臨用鞋跟踢著下舖邊,這間寢室沒其他人,大約都出門了。

「好賢淑的小娘子,買什麼好料給你家少爺吃?」

「幹。」

燕臨直接隔著棉被踹在程紹元腰骨上,這才出了口怨氣自動往書桌前一坐,後者哼哼唉唉地扶著腰爬起來,看他沒掛意上周的事,燕臨也隨之將來意拋諸腦後,看著遊戲視窗還開著順手登入自己的舊帳號。

「你閒著也是閒著,虎姑婆說我要補報告,幫人家翻譯嘛!」

回過頭看見含著牙膏泡沫口齒不清的人,燕臨打了聲呵欠,鐵面無私地拒絕。

他自已也沒睡好,不知哪出了問題。

「閒你個鬼!我修了十學分。」

「靠么,夠猛。」程紹元衝回浴室粗率盥洗一番,精神抖擻地準備食用貢品。

「老實說,這比敲木魚還要悲慘,都下學期了你這樣兄弟也看不下去,再幫你辦一攤,去不去?」

程紹元勾著燕臨肩膀,看他正開著等級較低的分身清城邊怪。

「免了,你上次玩得怎樣?」

「唉,施主,謠言不可盡信,只能兵來將『躺』,水來『我』淹,媽呀!比三娘教子還恐怖!」程紹元摸摸脖子餘悸尚存。

「哈哈,有那麼熱情沒有?憑你程少的魅力還擋不了。」

良心話,程紹元是個不可多得的甘草人物,瘋玩起來也不會因女孩子外表高下而有所偏頗,總是哄得人人開心,

「哼,擋是一定擋得了,只是不想擋。」程紹元翹著鼻子道。

「還不是老招數。」

真才實學差了點,但是插科打諢一流,總激得女孩子出問題然後耍賴跳過,百試百靈,不管真會假會,將對方個個都捧成才女。

「你識破不打緊,這也不是人人都有的才能。」敢情這人還不夠自戀?

「說真的,燕子,我這次認識一個女生,你給我拿拿主意。」原本咧著的嘴角消下來,燕臨竟見到程紹元百年難見的扭怩不安。

有趣,別怪他落井下石,從高中同學又是鄰居起,印象中就是個不識羞赧,告白被甩或成功都是大剌剌的的人,如今卻一副嬌羞模樣,燕臨是不知該笑還正經好。

「哦?怎麼樣的女孩子?」

「咳咳,先說好,你可不許劫鏢。」

燕臨見他拿眼色使喚自己,佯怒冷笑。

「我燕某要出手,也得天香國色,哪是區區小鏢能入俺法眼。」

「正是正是,燕少這回要靠你了,我……那個MP稍嫌不足。」程紹元抓頭乾笑。

「那你要人拿主意的就快說吧!」

「她只比我們小一歲,好像是身體不好的關係,晚點念大學,不過可能是在家自修的關係,所以一聽談吐就不是大二程度,而且你能想像這年代還有人沒MSN即時通也不懂BBS嗎?興趣是看書,還是第一次參加聯誼。」
談到心儀的女孩子,程紹元立刻口沫橫飛。

「名字呢?」

「好像叫段……什麼的,她聲音很小,又是比較後面才到,當時錢櫃很吵我聽不清楚。」

「連名字都不知道就想追,你這樣也太扯了。」燕臨嗤笑。

「你不懂,人家是被硬拉出來的,如果我馬上問她們系上的人,害她被起鬨豈不是連個接近機會都沒了,你如果有來參加就知道了,她完全沒被我的話逗笑,我努力了半天都沒用!」看來某人是被惱怒當成孩子氣的類型看待了。

「不過我知道她的英文名字是Deirdre,怎麼拼我不確定,好像很少見到,你知道意思嗎?」

乍聽之下,燕臨也無法回答,但應允會幫他調查。

「你不是一向都說林黛玉型的女生難伺候嗎?何時轉性了?」

「她不一樣。」程紹元一口咬定。

「人家那個叫氣質,況且她只是喜歡看書而已,人是害羞也沒擺什麼架子,我唱『你的眼』時她還看著我笑呢!」

「兄弟,恭喜你沒救了,看是要扛去埋還是直接火化通知一下。」

燕臨拍拍他的肩膀,將人推到床邊坐下,玩味地盯著他看。

「好,兄弟,用你的心眼告訴我,Deirdre會不會喜歡我這一型?」

程紹元彷彿人就在眼前,正經地撥撥頭髮故做靦腆,燕臨已經快要笑出來了。

「誰曉得,我又不是女的。」

燕臨隨即補上,免得程紹元翻臉。

「不過你要說什麼型不型就錯了,女人嘴巴上說她喜歡某某型,其實總是期待自己找到的對象獨一無二,特別是那種有書卷味的女生,性格必定是很倔強的,如果你假裝符合她的嗜好被發現,絕對是出局!」

「哇塞,還說你不是女的,都被你說完了,精闢呀兄弟!」

在揍了程紹元一拳後,燕臨斜睨著他。

「我看你之前大學女性主義都修到屁股去了,動不懂什麼叫活學活用?」

「我真要懂才女的心思就不必靠你了。」就算樂觀一點倆人再見面,總也得要有話題吧?想到此處程紹元就愁眉苦臉。

「她很少說話,比起那些翻兩本書就愛現的傢伙要有深度多了,就算我的話她覺得很無聊也會聽下去,問題我不愛這樣呀!我想了解她的想法。」

「看來你這次不全力以赴就會死的樣子。」

「還沒開始我就想死了!」程紹元吼道。

「好吧,本少爺就指點你一條明路。當初Deirdre會來聯誼,一定是某個女生邀她來,這個女生和她的交情應該較特殊,就算不是總召那天你也有印象吧?畢竟一個大活人總不可能整晚都不說話。」燕臨冷靜地分析給他聽。

「嗯嗯,人我知道。」他點頭如搗蒜。

「很好,你就請那個人當使者,說你藝批的報告資料想請外文專業的她幫忙,然後額外準備些比較有趣的資料,記住一定要事先讀過,接著就賭你的第一印象了,順利的話連報告都可以解決,一石二鳥。」

「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好方法!」程紹元歡天喜地雀躍了一陣,立刻又垂下眉頭緊抓著燕臨不放。

「什麼是有趣的資料?」

「我不管!我已經做好那門課作業了!」

燕臨沒料到獻計變成自掘墳墓,想要奪門而出已經太晚。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